当代先锋网>>政能量>>正文

胡继承:贵州天生丽质 成中国面积最大的茶叶基地

作者: 编辑:杨霞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8-03-18 23:27:02
 

  2017年两会期间,贵州省农委、省茶办常务副主任胡继承作客新华访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新华网“2017全国两会”特别访谈。我是主持人刘畅。截止到去年底,贵州省的茶园面积已经达到了696万亩,连续三年居全国第一。在贵州,茶产业更是成为了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重要产业。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贵州省农委、省茶办常务副主任胡继承,胡主任作客到我们的新华访谈。胡主任,跟我们的网友打个招呼吧!


  胡继承:大家好!


  主持人:今年年初,中央提出了各地要做大做强优势特色产业,我们知道贵州的茶产业已经成为了当地的特色产业。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贵州茶产业的发展历史吗?


  胡继承:贵州是茶叶的原产地,云、贵、川包括湖南的一部分是茶的原产地,基因是最好的。从历史上来说,陆羽说“黔中生思州、夷州、播州、费州”,加上另外的几个州,一共11个州。这些地方交通很不方便,偶尔得到的茶的味道非常好。在明清的时候,贵州历史上就是产茶的地方。由于交通的闭塞,贵州的茶叶一直在默默无闻之中。在抗战的时候,中国茶叶科研所搬到了贵州湄潭,浙江大学也搬到湄潭,从那个时候开始,贵州开始了大规模种茶,一直到50年代、60年代、70年代,贵州的茶叶都是以中国茶叶出口的味精茶相称。在2006年,我们开启了贵州茶叶的种植历史,每年新增种植的面积都是50万亩以上,一直到去年,全国每年新增茶叶一半的面积是在贵州实现的。经过十多年的努力,贵州已成为中国面积最大的茶叶基地,有700万亩茶园。


  主持人:贵州茶产业这样好的发展态势,您觉得得益于什么呢?


  胡继承:得益于我们天生丽质。因为要在一个地方种植,就要研究比较优势。第一,贵州是原产地的核心地带,原产地原则上我们就是最优秀的,这是世界农业史上通用的。第二,我们研究了比较优势之后,我们觉得贵州做茶叶非常有条件。这十年来,我们省委、省政府和农民群众一直大力推进这个事情。我觉得更为重要的是贵州的天生丽质,土壤、空气湿度、气候条件特别适合茶叶。高山云雾出好茶,中国所有的好茶都出在高山云雾之间。西湖龙井,虽然山不高,它也是在云雾缭绕之间的,这是贵州的基本条件。


  主持人:和地形地貌、气候都是息息相关的。今年两会上,有一个词“精准扶贫”是频频地被提到。贵州茶产业也是在当地精准扶贫方面起到助推的作用。贵州的茶园基地建设是如何与农民实现链接的呢?


  胡继承: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原则上都是以国有茶厂、公社、社队茶厂、基地茶厂为主的。在2000年以后,集体茶厂、国有茶厂不断萎缩。我们在2006年做这个事情的时候,以农民为主体,一个村庄、一个乡镇、一个县,集中打造,连绵起伏地打造所谓的专业村、专业的乡镇、专业的县。在那个时候,我们是以农民为主体来种茶、采茶的。后来,随着食品安全要求的提升,我们意识到这样一个好东西分散到千家万户对农残、对质量安全的管控、对专业化、社会化的推进、对标准化是有很大瑕疵的。所以,后来我们一大批企业,包括全国很多企业看好贵州的资源优势,进入贵州之后就以企业的规模来种茶。贵州700万亩茶园,以合作社、规模家庭农场、以企业为主体的,拥有的茶厂,茶叶面积在1/3以上,有200多万亩。在中国茶叶主体上,我们的企业数量是最多的。


  主持人:可以说贵州的茶已经覆盖到当地的家家户户。在产业发展的方向和模式上,贵州茶产业的发展模式是如何让农民获得更多的绿色红利的呢?


  胡继承:我们贵州有1500多个乡镇,有三分之一,大概将近400个乡镇是种茶的专业村庄。在400个乡镇中,上万亩的茶业以乡镇为单位的有200多个,以村为单位的有100多个,专业的村庄、专业的乡镇、专业的县是我们茶园的主力。贵州88个县,现在茶业的重点县有42个,占到一半。在这些茶叶乡镇中,最大的面积接近60万亩,快要做到中国第一了。我们知道中国比较大的安吉是60万亩,我们湄潭县很快要赶超他们。我们汇集的乡镇和村庄是非常多的。因为700万亩茶园,以农民来计算,一个农民种3亩的话,会有两、三百万人是靠种茶为生的。


  主持人:在贵州有个说法,为了让天下人喝上干净茶,贵州花了几十亿的代价。什么叫做干净茶?


  胡继承:中国现在有一个怪现象,在很多地方泡茶,都要先洗茶。


  主持人:没错。


  胡继承:按照我的观点,要洗的茶是不能喝的。为什么呢?我一直在想茶山上一定要干净,从农残到重金属到卫生,再到茶厂的清洁化、自动化,它一定不能落地的。在包装的时候,这些过程一定要按照QS,按照食品安全规范来生产。对于要洗的茶,我是深恶痛绝的。贵州为了实现这一点,我们提出让天下人喝上干净茶。第一就是要确保贵州700万亩茶山出来的茶叶,它的农残一定要符合国家标准,要符合地方的标准。因为我们地方的标准是高于国家标准的。中国禁用的农药,在贵州禁用的要多一半。大家都知道欧盟的标准,包括欧盟农残的标准有470多项,我们的目标就是实现贵州茶叶大面积的欧标,让老外和我们自己的老百姓都按照一种标准来分享贵州的山清水秀。所以,第一是干净。贵州为了实现干净茶,每年要投入50亿的代价。贵州现在禁用除草剂了,我们大概是在三年前开始禁除草剂。贵州的草和灌木,森林长得非常好,草和灌木的生长速度一定是超过茶叶的,所以我们禁止使用除草剂。在三年前下了一个文件,宁要草,不要草甘膦。700万亩茶园,人工除草的话700元一亩,就是49亿。用除草剂是不符合欧盟标准的,对人体来说也是没有好处的。所以我们一定要超越中国的标准,超越地方的标准,眼光要看向未来。每年光是禁用草甘膦,每年就要付出50亿的代价,这是非常重要的。


  要让老百姓喝上干净的茶,第一要有非常好的生态,茶园一定要林中有茶、茶中有林。因为生物的多样性,对病虫害就好,生态好了,自然生态就平衡了。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们在投入品上,一定要严禁打击那些违禁的农药,对那些可用的农药,一定要严格控制它的使用期、间歇期、丧失期。另外就是重金属。贵州在做这几百万亩茶园的时候,我们投入了大概400多万,把贵州规划的400万亩茶园进行了GPS定位,取了8000多个样本,对7种重金属元素全部用定量的标准抽样过,确保茶山上未来茶叶的重金属不会超标,是安全的。另外,我们在茶园中采用生物防控、物理防控,贵州是做得非常好的。我们想让天下人喝上干净茶,这是中国茶界的梦想,也是贵州作为后来者的梦想。


  贵州的700万亩茶园,在中国的份额是非常大的。以前大家都说绿茶,说到茶叶都知道江浙皖。但是,在中国茶叶界现在非常有名的,如果说中国以前的金三角在江浙皖的时候,现在就在贵州的武陵山区,包括湖南、湖北、重庆的一部分。你刚刚提到扶贫,武陵山的扶贫是中国扶贫的攻坚区,武陵山的主峰是中国绿茶的金三角。贵州原料的布局,未来10年、20年、30年,会使中国茶叶的业态板块会全部改变。我们作为后来者,要实现中国茶的贵州原料、贵州制造一定要确保干净。茶叶干净,喝起来才健康。第一就是农残、重金属、卫生指标要严防,第二是茶叶的元素给我们带来健康。


  主持人:胡主任刚刚给我们简单的解答了几十亿的价值是如何来的。贵州的茶叶远近闻名,不管是原料、制造,还是到后来的品牌,在业界都是位居前列的。贵州茶叶更可谓是一条龙服务。您认为茶产业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呢?


  胡继承:中国茶叶的问题是小规模、小作坊。实现中国茶叶的贵州原料,一定要打造非常优秀的原料中心。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们是中国最优秀的原料基地,我们要实现贵州制造。实现贵州制造以后要实现贵州品牌、贵州创造。茶产业的产业链非常长,我在农业系统工作这么多年,知道农工商一条龙最早的是两样事情,一个是奶牛,一个就是茶叶。因为这两样东西,奶制品和茶制品都是加工之后才能成为商品的,它不像蔬菜和水果可以不做粗加工,不做深加工,可以鲜食。茶的产业链非常长,随着市场对资源的配置,我们抓产业一定要从前端,从投入品到种子、种苗,到产业基地,到生物防控,到原料的采摘、加工的标准化、包装的标准化、宣传推介销售一定是一体的。我们刚才说的向全民推荐喝茶健康,茶文化进机关、进学校、进媒体、进军营,这些活动一定要一条龙来推荐。因为这个产业过程中如果缺乏一环,它一定会有缺失的。贵州在2014年提出了“黔茶三年行动计划”,有八大行动,囊括了茶园的安全、制造、标准、冲泡、线上线下互联网、金融、茶文化进机关等,贵州在这些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主持人:去过贵州的人都听说过茶山的故事,而且每一座茶山可以说都是一部奋进史,您能在这里给我们谈一谈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吗?


  胡继承:贵州千山万壑,交通非常不方便,贵阳那个地方说,“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就到。”马上的意思是说,我骑在马上了,但是这个话的意思是说“马上”,我在这个山头上出来,你把晚饭做好我已经在马上了,实际上这个时间是很长的,贵州望山跑死马。贵州的一个山头到一个山头之间的交通是非常不方便的,以前都是没有路的。但是,要在茶山上种茶是非常艰苦的,草比茶高。贵州700多万亩茶叶,有数万座大山,要是在山上走,要走1个小时才能把3000亩的茶山走完。贵州千山万户,有非常多的茶,我到过非常多的茶山,有中年妇女种的,有年轻学生种的,有机关干部辞职出来种的,还有挖煤的老板、房地产老板种的,更可贵的是农民兄弟打工回来种的。他们这么多年,不施除草剂,坚持用有机肥,坚持不打药,坚持自然生态平衡,坚持林中有茶、茶中有林,这个故事是非常令人感动的。我觉得,主持人可以去看看这些茶山,这些茶山非常美丽,一年四季山清水秀,有茶的地方的民居卫生非常好,老百姓的生活状态都非常好。贵州的老百姓不甘寂寞、不甘贫困,是依靠山清水秀变成金山银山的奋斗史。


  主持人:农村电商是越来越火了,中央提出需要加快建立健全适应农产品电商发展的标准体系。我想知道贵州的茶产业在这些方面有没有什么成绩呢?


  胡继承:贵州这个地方产很多好东西。但是,由于山地,很多东西没有规模。贵州这个地方,批量和标准化的推荐是有问题的。但是,现在茶叶是贵州的农产品中卖得最好的,因为它解决了规模化,我们的标准化也做得不错。贵州有4000多家茶企,有1000多家合作社,很多农民都卖茶。(去年)10月份有一个新闻,中国第300亿个快递出在什么地方,出在湄潭。为什么是贵州湄潭?就是“阳春白雪”这个地方。因为湄潭是中国茶叶第一县,它有50多万亩的茶园面积,老百姓基本上就靠它致富。浙江大学西迁的时候在湄潭这个地方,非常美丽的城市,老百姓都是非常阳光的,他们都是因茶致富、因茶摆脱贫困。第300亿个快件就落在湄潭,正好是湄潭的一个农民送出的茶叶,这是一个标志。在偶然当中一定有必然,贵州几百万老百姓的奋斗历史,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电商在茶业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茶叶这个产品是附加值相对比较高的,也是比较轻型的东西,它不像大米、水果很重,它都是半斤、二两也有人买,附加值比较高,电商上卖茶的比卖其他产品的要多。


  主持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喝茶。我偶尔也在网上买茶叶回来喝一喝,如何喝茶、喝好茶,这个概念可以讲讲吗?


  胡继承:中国现在对茶叶,看茶泡茶、看水泡水。这十年来,我在中国的很多广场,包括在北京的玉渊潭樱花节的时候,有一个“品黔茶赏樱花”活动,要坚持40天。包括在香山,我们也做了三年了。我们在中国很多地方卖过茶,我问身边很多人“喝茶吗?”他说他不喝,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不懂茶。柴米油盐酱醋茶是中国人的开门七件事,文人还有琴棋书画诗酒茶。我们小时候就学喝茶,没有人说要懂茶才喝茶的,没有那么多讲究。我觉得喝茶最重要的是茶叶一定要有检测标准,农药的残留、重金属和卫生指标一定不能超标,是一杯干净的茶。干净的茶,你应该知道茶山周围是不是工业化污染很厉害、雾霾很厉害。贵州这个地方的茶山,我们的pm2.5是非常低的,我们茶山的环境非常好。我觉得,第一就是要干净;第二喝一杯好茶很简单,好茶不一定贵。我们这个茶叶,第一要晶莹剔透,泡一杯茶,它一定是晶莹剔透。喝这杯茶的时候,它一定要不苦不涩。如果苦的味道、涩的味道重了,它就不是好茶。不苦不涩,香气好,然后有回甘,它就是氨基酸的含量。


  主持人:人们常说吃茶,茶叶是真的可以生吃吗?


  胡继承:可以。从茶青加工之后,可以吃茶。中国人说三个境界,喝茶、品茶、吃茶。最早在唐朝、宋朝的寺庙,僧人要供应自己的营养,那个时候他们很贫穷,茶叶中含有很多微量元素,他们就有吃茶的习惯。


  主持人:吃茶有什么好处呢?


  胡继承:吃茶可以把茶叶中没有泡掉的营养成分全部吃掉。


  主持人:中国茶产业的发展标准化进程中,贵州都做出了哪些努力和尝试呢?


  胡继承:我觉得,首先中国茶业要有大规模优秀的原料基地。我们经常诟病的是中国的几万家茶企比不上立顿,立顿的核心其实就是标准。中国茶叶要能屹立于世界之林,未来的竞争力一定要走向标准化。标准化首先要以原料的规模和标准有关,如果原料的规模不够大、不够集中,如果我们的主体过于分散,它肯定是不能实现中国茶、世界茶的中国原料、贵州原料。所以,我说原料一定要非常优秀。农产品只有原料优秀,它的品质才会优秀;只有原料干净,它的安全才会更干净。所以,第一我们实现了中国茶的贵州原料中心;第二我们要成为制造中心。我的想法是中国的茶叶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种茶、制茶和卖茶,很多是一条龙,它是一个主体,产业链这么长是不行的。按照标准化的路径,一定要实现社会化的分工,一定要实现专业化的分工。所以,我们的想法,种茶的要回归种茶,制茶的要回归制茶,卖茶的要回归卖茶,但这个过程的链条是比较长的。农民卖茶,他的产品怎么供给,这一定要社会化服务。采收的时候要有专业化的服务队,这些都在推进。加工茶的时候,我们有粗制、精制和拼配。大家知道七八十年代的出口是要靠拼配,好酒是要勾兑的,好茶是要拼配的。所有的标准都要数据化。我们要实现贵州制造,4000多家企业,最后有一批大企业实现精制,实现拼配,其他的几百上千家的企业要实现粗制,到大型的加工厂来精制、提香、拼配,实现标准化。一个原料中心,一个加工中心,一个标准中心,在标准上,制造上就是谁有标准谁就引领世界,这是非常重要的。贵州有十个名茶,我们做了一个标准,茶叶中的水分含量是7%,我们的标准是5.5%-6%,比国家标准高了1-2个百分点,这是很厉害的。茶叶的水分含量越低,香气就越好,保存度就越高。现在茶叶的标准18个月、24个月,它是在5%、6%、7%的水分含量上。如果我们做到4%,可以保质3年。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水浸出物的含量,这杯茶出来的时候,我们喝的是它浸出的有效物质。中国绿茶的标准是34%,茶的干物质有34%的侵出物。西湖龙井是36%,我们要求所有贵州品牌的茶水浸出物的含量在40%以上,低于40%的不能叫贵州品牌的茶。农业部最近授予了贵州绿茶地标。世界所有的农产品都是地域性的,神户牛肉为什么那么好,新西兰的奇异果,这些都是有地域性的,包括法国的波尔多、拉菲,都是有地域性的。农业部现在授予贵州绿茶地标。贵州有66个县,贵州是中国唯一的,66个县都能产这种好茶,它有九个字,叫翡翠绿、嫩栗香、浓爽味,我这个茶汤的颜色像不像翡翠。我们的茶叶的水浸出物含量在40%以上,只要学过农业的,知道生物知识的都知道,水浸出物含量高一个百分点都是非常了不起的。贵州的茶叶,平均都在38%-52%之间,所以我们把它定在40%,比国标高6个百分点,比西湖龙井高4个百分点。所以我们经常说贵州一定是中国产绿茶最优秀的地方,这是中国茶界公认的。在标准化的过程中,还有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实现茶园的标准化。


  主持人:我看胡主任手里握的杯子里泡的茶叶,晶莹剔透。这样好的品质,这样好的茶叶,离不开好的原料和好的加工。访谈的最后我想知道您主抓茶产业十年有余了,您觉得中国茶产业的发展过程中有没有哪些概念需要修正的呢?除了我们刚刚提到是否会喝茶这一点。


  胡继承:我做了十一年,我也是外行。虽然我是学农业的,我在中国的天南地北卖茶,也向很多专家、教授、企业请教。中国茶叶30年,成长太快了,成长太快会有问题。中国茶叶的这些问题在其他行业上也有一些。但是,最重要的是中国茶叶这30年没有完成标准化的进程,我们还是靠故事。比如,我们经常讲“老胡,你要做品牌,你要摆故事。”摆故事,你要有故事。比如,茶山的老百姓,他有这份奋斗历史,他有着对茶产业的这份坚守,我们可以把这个故事可以讲出来。不能说明朝哪个皇帝喝过、清朝哪个皇帝喝过,那需要有史志的记载。我觉得,中国的茶叶靠新闻的炒作是很大的误区。我也管食品安全和农产品安全,食品和保健品是不一样的。有些说一年茶、三年药、七年保,你一定听过。无论是食品的管控,还是科学的角度上来说,这个肯定是有问题的。一些茶叶出现了金融的衍生品,很多人说这个是老茶,每年不断地涨价,说越沉越好。我觉得,中国茶叶最重要的还是要回归开门的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柴米油盐酱醋到茶,之前这六个字,这些产业都实现产业化、透明化,没有像茶叶这么悬乎的。你去选择的时候,不知道这个茶叶为什么卖5千,为什么这个茶叶卖3万。我觉得第一要回归老百姓喝的茶。


  第二点,要做标准,要实现大规模的原料标准化、制造的标准化,要实现透明化。要告诉消费者,每一个产业都有社会平均利润率,每个产业都不能靠摆故事获取暴利,靠看茶泡茶。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中国茶叶的误区很多,比如我手里这个绿茶,刚刚问你的很多同事,泡这个茶要多少度,所有人都跟我讲80度、85度、70度。这个事情困扰了我十多年,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会这样?我就问他们,为什么会是80度泡绿茶?他们说第一这个茶叶如果是100度,会烫死。我就搞不清楚。机器里的杀青温度都到300多度,都没有把它烫死,怎么100度会烫死?我这个茶叶就是100度,没有把它烫死。然后他们说80度、85度要更鲜爽。我问科学家,鲜爽是什么?他说是氨基酸的含量。浓淡是什么?是儿茶素、茶多酚的含量,有一个酚氨比的问题。我们后来研究,做了大量的实验,找了一批国家级的很多专家,都来研究。泡茶很简单的,一定要100度,好茶不怕开水烫,一定要多投一点茶。我的这杯茶的这种泡法,所有的茶都不应该这么泡,应该把茶泡完以后,茶水分离,茶汤归茶汤。所谓的贵州冲泡,就是高水温、多投茶、快出汤、不洗茶。我的观点是要洗的茶叶都不能喝。厂家卖这个茶,他给你推荐的时候要洗,证明他对清洁化没有信心。我们泡茶不要靠讲故事,就是很简单的。


  第三点,我经常跟茶叶研究所的教授讲,这么简单的事情,全中国人都进入了误区,科学家要落地,不要高高在上。我们不仅要带博士、带研究生,还要对基本的怎么冲泡、怎么制茶、什么是好茶,要把简单的问题说清楚。我也到国外去看红酒,为什么人家做得好?就是因为有标准。中国的茶叶、红酒、烟叶,都是香气,它是共通的,其他的能做标准,茶叶也能做标准。不能按照传统的说是哪个山的,到那个地方,它有72峰,有神人跟你说这个茶是哪个山的。贵州千山万河,几千座大山,都在云雾缭绕之间。我觉得现在有很多不好的误区,春天来了,我最反感别人跟我说春茶贵如金。我就想不通,贵州700万亩茶园,一亩茶园产30斤茶叶,那是什么概念?春茶怎么会贵如金呢?贵州是天无三日晴,爽爽贵阳,避暑之都。夏天海拔1700米的地方,19度的温度,六盘水是“凉都”,平均气温19度,安顺平均气温20度,贵州夏天的平均温度是21度,严格意义来讲就是没有夏天的春天,一年四季,四季如春。我们不能再炒作什么春茶贵如金。我们一定要大规模的制造,实现干净茶、性价比茶大规模向老百姓供应,让天下人喝上好茶,也喝上春茶,春茶不再贵如金。中国无论从教育,无论从民间的推广方面,一流的专家教授应该集成各个方面的人来关注整个产业链,来向大众普及这些基本的知识,不能到一个地方就说一个地方好。因为拿了一点咨询费,就这样炒那样炒,当时炒铁观音,后来炒普洱茶,再后来又炒黑茶,现在又炒藏茶,现在还炒小青柑。从清朝以前,中国的茶叶都是鲜青。日本是长寿之国,一直就是喝绿茶,没有说早上喝什么茶、中午喝什么茶、晚上喝什么茶。如果是我们民间说的80度,这些都是没有科学依据的,还有早上喝什么茶、下午喝什么茶。你去问中国一流的专家,中医界一流的专家,这些都是没有科学依据的。这些没有科学依据的东西能在中国盛行,所以中国茶叶一定要回归真实,一定要回归透明。这个痛点不解决,我们讲的供应侧的结构改革,这是永远不能实现的。供应侧结构改革,第一就是要干净。我们卖给老外的产品是干净的,卖给父老乡亲的产品也是干净的。第二老百姓要喝好茶,200、300、400、500、1000、2000、3000,都是好茶,滋味是很爽口的,能给你带来愉悦和健康的,好喝是硬道理。


  中国茶叶板块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我们贵州有700万亩茶园,林中有茶、茶中有林,我们有中国茶的贵州原料、贵州制造,中国茶叶的板块一定会因为我们而改变,这需要很多人努力。我要再补充两句,我有一句心里话,中国人,无论谁,他都喜欢讨论问题。因为茶叶是太普通的事情,讨论茶叶这个问题的门槛是非常低的。无论出来任何一个人,他都可以跟你头头是道的讲出这个问题,经济学家、政府的官员、记者,还有老百姓,包括我女儿在很小的时候,她还说老爸你要做品牌,品牌一定是诚信,一定是坚持品质、坚持干净、坚持性价比、坚持透明公开。


  主持人:柴米油盐酱醋茶,常常被人们挂在嘴上,茶字不外乎和柴米油盐一样,和我们的生活休戚相关。往往也是因为这样,茶是特别容易被我们忽视的。从今天开始,我也是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关注中国的茶产业,更加尊重中国的茶文化。今天也是非常感谢胡主任作客新华访谈,这一期的访谈就是这些,我们下期再会。


点击下载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09号 贵州省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闻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黔ICP备13004279号-4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10001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当代先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贵州省委当代贵州杂志社主管主办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90960 中国互联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 www.123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