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当代贵州客户端下载我要投稿用户登录 返回首页 省领导活动报道集 贵州省人民政府常务会议直播贵州省人民政府访谈 贵阳市人民政府访谈
当代先锋网 > 文化 > 正文

“王者”归来!时隔40年 贵州再次繁育华南虎幼崽

作者:冉景丞 编辑:袁燕 来源:贵州省林业厅 发布时间:2018-02-11 11:14:10

文| 冉景丞


  2018年2月10日,对于贵州森林野生动物园来说是一个大喜的日子,对致力于贵州野生动物保护的人们来说也是一个值得欢庆的日子。间隔了近40年,华南虎,这一森林之王,在贵州又产生了新的生命。这是继贵州提出华南虎种群复壮与野生放生设想三年来的最大进展,也是这一计划的强心剂,让为此努力的人们看到了一线曙光。虽然初生的小华南虎体质还很弱,且虎妈妈不会带孩子,但在我们给她擦洗和喂食时,感觉到了小生命那股活下去的那股渴望劲,也许她也感觉到了我们对她的希望,也感觉到了虎妈妈的爱恋,即使待在育婴箱里,还不时与隔壁的虎妈妈遥相呼应。


微信图片_20180211105913.jpg

图为贵州森林野生动物园工作人员正在照料华南虎幼崽。


  贵州的生物多样性非常丰富,而我却对华南虎情有独钟,因为它是中国的特有虎种,是国家意志的代表,同时也是森林之王,贵州是它在野外最后消失的地方。华南虎,曾经广泛游走于贵州大地,与贵州人民结下了不解之缘。贵州民间称老虎为“老猫”、“大猫”,有些地方直接就简称为“猫”,所以在贵州各地都有“猫冲”、“老猫井”、“猫猫山”、“老猫营”、“猫跳河”等地名,至少说明当年那些地方经常有老虎出没。明、清时期的《贵州通志》、《镇远府志》、《安顺府志》、《南龙府志》(安龙)、《大定府志》(大方)和《平越府志》(福泉)等地方志书均有记载有大量关于华南虎活动的情况。那时不仅山区猛虎较多,老虎甚至还闯入县城,袭击人畜。清睛隆二十年(1755年)一只猛虎闯入桐梓县城,“衔千总某妻去”。连今天位于贵阳市中心的黔灵山,当年也有老虎出没,现在留在九曲径石壁上“虎”字,据说就是当年发现虎的地方。


  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华南虎的数量仍然很多,特别是江西、湖南、贵州等省是老虎最多的省份。那时候衡量华南虎的多少,不是通过资源调查,而是用土畜产公司收到的虎皮多少来计算。据资料记载,全中国每年能收购到400多张华南虎皮,仅在贵州收购虎皮达到100多张。


  但是,随着用更现代的军用枪支狩猎,加上森林大面积采伐,毁林开荒,不仅破坏了虎的生境,同时破坏了华南虎主要食物的栖息环境。森林被分割成块状,华南虎种群之间不能联系,自然繁殖受到影响,使之更易被猎杀。并且,在小种群内近亲交配,使种群衰退。为了生存,华南虎在食物短缺后,开始冒险下山捕猎牲畜及伤害行人,这更加让人们视之为害兽,“打虎除害”和奖励“打虎英雄”应运而生。当时在贵州省有30多个县都发现和捕到过华南虎,沿河、石阡、绥阳、桐梓、习水、威宁、雷山、三都、惠水、毕节、铜仁、黄平、荔波等县数量较多,甚至连省城贵阳近郊的水田、羊昌、百宜和龙里等处,都有虎的活动。据外贸部门统计,到1959年,贵州省收购到虎皮92张。到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前期的1960—1964年,贵州境内的华南虎数量已经严重下降,但平均每年可收购虎皮58.6张。贵阳、贵定、福泉、开阳、罗甸、织金、印江、松桃和安龙等地都还有虎伤人畜的消息。打虎除害更加理所当然,不仅在本地培养了一批“打虎英雄”,还从湖南、河南等省引入一批批的狩猎队。他们拥有更加精良的武器,总能满载而归。因此,六十年代中期以后,贵州的华南虎的数量急剧下降,1965-1969年平均每年收购虎皮仅14张。也就是在这一时期,分布于思南、石阡、威宁、雷山、三都、荔波等县的华南虎绝迹了。到七十年代,除个别年份能收到1—2张虎皮以外,省内的华南虎已为数不多。七十年代末期,华南虎在贵州的分布仅限于江口、印江、松桃三县交界地带的梵净山区;石阡至开阳一带的河谷地区;绥阳宽阔水至正安、桐梓一带的大娄山区;金沙冷水河至青池与四川交界处一带;习水县与赤水及四川交界一带。每处大约仅有3两三只。直到九十年代,还在赤习水地区时而传出发现老虎的消息。但是,到了二十一世纪,全国都已经不再有野外发现华南虎的证据。当然,不包括“周老虎”那样的闹剧。


  再来看看动物园里的华南虎吧,其实也没有真正受到重视。有条件的就搞一搞,不会有人去太多的注意。1957至1963年,黔灵山公园先后从铜仁、威宁、毕节、修文、清镇、长顺等地共收购野生华南虎12只,建立起了全国首座华南虎人工繁育种群基地。1958年从清镇采集到的野生公虎,清镇公虎于1963年分别与1958年从长顺、1959年从威宁捕获来的两只母虎交配。当年毕节母虎产下一只雌仔,长顺母虎产下一雄一雌两只仔。黔灵山公园留养了二只雌仔,大的叫“胃病虎”、小的叫“二母虎”。1964年出生的“大公虎”,与“胃病虎”系“同父异母”兄妹,与“二母虎”为“同胞兄妹”。按道理应该交换到个面去组成繁殖配对,但由于公园缺乏资金引进其他公虎,也无钱送母虎出去交配。为维系老虎种群,于是将“大公虎”分别与两只近亲母虎交配,“胃病虎”和“二母虎”在三年内共生了11个仔。


微信图片_20180211105910.jpg

图为贵州森林野生动物园工作人员正在照料华南虎幼崽。


  从1963年至1979年,黔灵山公园动物园内,华南虎共繁殖了24胎,产仔61只,存活30多只。除园方留养外,提供了33只(其中6只野生虎)到北京、上海、重庆、合肥、郑州、哈尔滨、苏州、宁波、洛阳、宜昌、佳木斯、鞍山、大连、遵义等14个省市及朝鲜、苏丹等国的动物园饲养。目前,国内大多数圈养的华南虎都是由6只野生华南虎(2雄4雌)繁衍而来的,其中5只种虎是1958年至1962年在贵州省捕获,另1只种虎是1970年在福建捕获的。因此,圈养华南虎大多祖籍贵州这一说法是有史料依据的。


  从七十年代后期开始,贵州的动物园竟然没有再成功繁殖一只老虎,野生华南虎的消息也逐渐消失。可喜的是,贵州省林业厅已经将华南虎种群复壮与重引入野化列入了重要议事日程,华南虎在贵州大地的发展壮大成了大家的期盼。此次华南虎幼崽在贵州省森林野生动物园顺利产崽,已经标志着贵州可以开展华南虎种群复壮与野化,现在的关键是怎么重引入,怎么将基础种群发展壮大。这不应该只是扎佐野生动物园的事情,而应该贵州省的林业厅、贵州省野生动物和森林植物管理站、扎佐森林野生动物园以及相关的科研院校共同的责任。


  (作者系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委员、贵州省野生动物和森林植物管理站站长。)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