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先锋网 > 市州县新闻 > 正文

德江男子谢松失联两年 家中年迈父母终日以泪洗面盼儿回家

作者:陈刚 编辑:韦一茜 来源:当代先锋网 发布时间:2018-03-13 22:25:21

  文/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 陈 刚


  “我儿子叫谢松,1996年3月2日生,今年22岁,身高约166厘米,身材偏瘦,身份证号码是:522227199603024411,家住贵州省铜仁市德江县复兴镇七八三村洞子头组,希望能微信朋友圈、网友接力,给他带句话:儿子,爸妈老了,还想再看你一眼,还想听你喊我一声爸,叫我一声妈。”今年已是60多岁谢松父母 ,每每说起儿子,老两口总是泪流满面。


5269E6B565B0F6C5750616EEB27F27E4_副本.jpg

谢松近照


  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不管你长多大,始终是父母的牵挂。看着村寨里别人家热热闹闹团圆过大年,今年的谢应和家,与去年一样,依然是冷灶冷锅,只因失联2年的儿子没有回家,过年也就成了别人家的新年,每当过年思子之情更深、更苦。


  父亲眼中的儿子

  很乖 很懂事


  本该是含饴弄孙年纪的谢应和,早些年,夫妻俩靠着一亩三分地,勤俭节约,含辛茹苦把一双儿女拉扯大,大女远嫁成家,小儿乖巧懂事,尽管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一家人感觉很幸福。


  2015年,初中毕业的谢松,见父母为了家日夜操劳,母亲久病不愈,父亲也因常年负重劳动,右脚患上了关节炎,尽管如此,父母还是在强撑着劳动,日子过得异常艰难。


  懂事的谢松,不忍父母再受苦受累,主动提出放弃学业外出打工,为父母减轻负担。2015年过完大年,谢松随姐姐、姐夫远到广东省中山市横栏镇打工,在姐夫的帮助下,谢松很快找到一家工厂上班。上班后的谢松,因是农村孩子,肯吃苦,不但能自己挣钱养活自己,还往家里寄了钱,父亲谢应和逢人便夸儿子懂事。


  但好景不长,2016年1月,谢松来到姐姐家,向姐夫说:“自己在网上,通过QQ认识了个女朋友,一段时间的网聊,双方谈得来,女朋友要他去广州市见面。”


  一听此事,姐姐、姐夫一家人一致反对,苦口婆心劝说:一是远去广州太远,人生地不熟,有个大三小事没有人照顾;二是网络交友要谨慎,网上交友遭骗常有发生。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谢松,根本听不进去姐姐、姐夫的苦心劝说,执意去了广州会女朋友。“这一去,没有想到弟弟就失联两年多了,至今无音信。”谢松姐夫说,家里就他一个儿子,出门之前,父母再三交代要照顾好他,自己随时都了解他的动向,怕他混坏了,之前哥弟俩每隔三两日就要通一次电话,只从他去了广州会女朋友那天起,就再以没有联系上。


  最先联系不上弟弟,姐姐、姐夫还以为弟弟是因为劝他不要去见女朋友一事而赌气不联系,但随着时间一长,一打听,家里亲朋好友都与弟弟联系不上。


  预感出事的谢松姐夫,第一时间前往中山市横栏镇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则告知应去广州报案。谢松姐夫随即前往广州市白云区公安局,经民警查询,谢松在广州有过一晚的身份证开房记录,随后再以不见谢松身份证使用信息。同时,民警告知,根据家属的情况反映,谢松极有可能是被人拉入传销组织,但已不排除其他可能。


8B887CEE343331599B7F5BD865CD45A7_副本.jpg

谢松近照


  父母最大的心愿

  爸妈老了,盼儿子早日回家


  谢应和与儿子失联的2年多时间里,因自己年迈体衰,一直让女婿四处寻找,但历尽艰辛,至今仍然没有找到儿子,哪怕是一点点音讯和线索。


  谢松姐夫多次前往广州市白云区、中山市等地寻找下落,但都毫无结果。报警、登报、寻人启事、发朋友圈……谢松姐姐、姐夫一家倾其所有,耽误了务工挣钱,辗转各地打探,他们相信,只要能找回弟弟,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会一直找下去。


  “只要能看上儿子一眼、只要儿子能回来,再苦再累,我们老两口都不怕。”谢应和说,儿子,想家了吗?爸爸妈妈天天都在想你,我们老了,等不起你,盼你早日回家。


  如今的谢应和一家,寄希望公安机关立案,尽快寻找谢松下落,一家人早日团聚。同时,如果好心人您知道谢松的下落,请告知必重谢,联系人:谢松姐夫,电话:13726000199(微信同号)。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