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先锋网>>生态>>正文

世界遗产 我们共同守护

作者:赵向往 王江江 编辑:瞿浩然 来源:中国林业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1-23 15:49:31
 

  

  联合国第七任秘 书长科菲·安南曾说,《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是我们为分享共同未来而制定的最具远见的协议之一。截至2017年,已有193个缔约国加入公约,共同守护世界遗产之美,同心协力保护世界范围内具有突出普遍价值的自然和文化遗产。

  金秋时节的吉林长白山寒意袭人,秋风浸染的白桦林一片金黄。9月14日,一场关于世界遗产保护与发展新机遇的峰会在这里召开。来自中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10多位专家深入探讨世界遗产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为世界遗产保护、发展建言献策,并达成了《长白山共识》。

  世界遗产保护与发展新机遇峰会上,中外专家共话世界遗产保护与发展。 牟宇昊摄

  世界遗产大国的荣光

  世界遗产作为全世界人类共同的财富,受到各个缔约国的重视。截至目前,世界遗产总数达1092处,分布在世界167个国家。

  正如《长白山共识》所说,世界遗产承载着大自然的宝贵精华,延续着文明的精神血脉,具有丰富的自然和文化多样性。世界遗产这一平台,让文明交流互鉴,是增进各国人民友谊的桥梁、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动力、维护世界和平的纽带。

  我国自1985年加入《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以来,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快遗产保护发展。目前,我国拥有53项世界遗产,总量位居世界第二。其中,自然遗产13项,自然文化双遗产4项,数量均位居世界第一。这些世界遗产有效保护了国家最优美的自然景观、最典型的地质遗迹、社会公众关注的热点地区,我国成了名副其实的“世界遗产大国”。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是世界遗产申报和监督的权威机构。据IUCN《2017世界遗产展望报告》显示,2014年至2017年间,228个世界遗产地的平均管理有效性从54%降为48%。而中国的管理有效性一直都是88%,几乎是全球平均水平的2倍。从遗产质量、治理能力和管理方案等综合来看,中国丹霞、三清山、黄山、澄江化石地、四川峨眉山—乐山大佛5处遗产地处于良好状态。

  IUCN绿色名录全球总监詹姆斯·哈德卡斯尔这样评价:中国是世界遗产保护的典范。过去30多年,中国在世界遗产保护中成果显著,对世界作出了应有贡献。

  世界遗产的全球意义

  不同文明背景下,国家遗产有何全球意义?会上,中外专家就文明多元、生物多样、共同繁荣等话题,分享各自国家推进世界遗产保护与发展的先进理念和做法。

  澳大利亚莫道克大学教授大卫·纽萨姆说,澳大利亚境内的世界自然遗产分布广泛,自然风光旖旎,生物多样性丰富。当地颁布了不同的法律法规促进遗产保护,包括1999年通过的《环境与生物多样性保护法》。这些法律法规增强了当地的管理能力,更好地保护了世界遗产。

  英国伦敦大学帝国理工学院生态学教授卡洛斯·加西亚·萨伊兹则讲述了墨西哥世界遗产的情况。他说,虽然墨西哥幅员并不辽阔,却有非常多样的文化和动植物资源,尤以世界文化遗产居多。墨西哥自1984年加入《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后,严格履行公约,并受益于公约,在传播知识、促进人文交流和可持续发展方面作出了努力和贡献。

  在韩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高级项目主管金志贤看来,社区的参与和支持,对世界遗产的保护至关重要。世界文化遗产安东河回村完好保存了韩国传统生活文化和建筑。当地通过将遗产地40%的门票收入捐给社区居民,强化了居民对世界遗产的价值认同,实现了遗产保护与社区发展的相融相生。

  因保护良好,贝宁有两处世界遗产被列入IUCN绿色名录。贝宁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绿色名录专家哈布贾·马里亚诺·洪贝吉表示,通过IUCN绿色名录,我们不仅获得了国际认可,还加强了与国际组织的合作。一个好的教育成果是,世界遗产有效提升了年轻人的生态保护意识。他们通过参与遗产保护,自觉成为野生动植物的关爱者和守护者。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邓辉则认为,世界遗产有助于展示地域文明,提升民族意识和文化认知。比如,专家们关注的泰山、黄山成为世界遗产后,大大提高了人们对于中国名山大川的认知,名山大川里藏着的深厚文化底蕴备受关注。

  世界遗产守护与传承

  保护和管理世界遗产是一项光荣和极具使命感的工作。随着世界遗产申报和保护发展的深入,我国也面临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如仍需建立完善世界遗产法律法规体系、顶层规划、系统监测,提升遗产地的基础设施建设等。

  同时,专家也纷纷表示,这次机构改革将世界遗产、国家公园、风景名胜区等自然保护地归口到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统一管理,是新机遇,也是新起点。如何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世界遗产保护发展之路值得期待。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世界遗产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刘嘉麒说,遗产保护和研究应有效结合。对于遗产的科学、文化内涵,既要保护也要传承。

  “合理利用世界自然遗产地的各种生态产品,这是人类应该享有的福祉。”IUCN绿色名录中国委员会副 主席、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院长雷光春则认为,世界自然遗产地乃至整个自然保护地体系,有些区域需要严格保护,但有些区域适度的利用和干预更有利于生物多样性的演替和发展。

  作为世界自然遗产的主管部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自然保护地管理司司长杨超表示,我国将从提升遗产保护与申报管理水平,强化遗产监管,加强支撑保障能力建设,深入开展国际交流合作等方面,全面加强世界自然遗产保护管理,使严格保护、永续传承的世界遗产理念落地生根,让中国成为全球生态建设的重要贡献者。

  中国丹霞、南方喀斯特、贵州梵净山……这些分布在我国的世界自然遗产地,往往也是自然景观最优美、最有代表性的旅游目的地。如何展示好世界遗产地的突出普遍价值(OUV),讲好遗产故事,也是专家普遍关注的话题。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副教授宋峰说,世界遗产是非常重要的资源资产,也是有价值的展示地,既要保护好,更要传承好。目前我国世界遗产已由追求“量”转变为追求“质”,应更多考虑综合和人文之间的关系。如何更好挖掘遗产潜在价值、建立文化自信,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我们未来要面对的重要话题。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世界遗产专家委员会副秘 书长、贵州师范大学副教授肖时珍建议,从遗产地导游培训、标识标牌完善等方面入手,充分凸显遗产地的OUV价值,实现负责任的旅游。

  中山大学旅游学院教授张朝枝从事遗产旅游已有20余年。他通过观察研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越是品牌知名度高的地方,大众游客越多,旅游需求越大。价值高、名气大的世界遗产地往往也是热门的一线旅游目的地。

  “我们不能因为遗产地价值很高,就禁止人们进入,完全封闭起来,这也不符合世界遗产发展的初衷。很大程度上,世界遗产也得承担起自然教育、休闲游憩、提升生活质量的社会功能。”在张朝枝看来,管理良好的生态旅游本身就是自然遗产保护的一种方式,而保护良好的自然遗产则是开展生态旅游的重要空间。

  如何更好地处理遗产保护与生态旅游的关系?张朝枝建议,对自然遗产的旅游活动进行有效管理,控制在遗产地可接受改变的极限范围内。同时,不必过多追求大投资、大开发的旅游项目,要重视对旅游活动形式与游客行为方式的引导和管理,促进遗产地旅游有序发展。

  黄山云海 凌齐武摄

  中国世界自然遗产(含双遗产)名录

  世界自然遗产13项

  湖南武陵源(1992年)

  四川九寨沟(1992年)

  四川黄龙(1992年)

  云南三江并流(2003年)

  四川大熊猫栖息地(2006年)

  中国南方喀斯特(包括2007年第一期列入的云南石林、贵州荔波、重庆武隆,2014年第二期列入的广西桂林、贵州施秉、重庆金佛山和广西环江7地的喀斯特地貌)

  江西三清山(2008年)

  中国丹霞(包括贵州赤水、福建泰宁、湖南崀山、广东丹霞山、江西龙虎山-龟峰、浙江江郎山6个著名的丹霞地貌,2010年)

  云南澄江化石地(2012年)

  新疆天山(2013年)

  湖北神农架(2016年)

  青海可可西里(2017年)

  贵州梵净山(2018年)

  世界自然与文化双遗产4项

  山东泰山(1987年)

  安徽黄山(1990年)

  四川峨眉山-乐山大佛(1996年)

  福建武夷山(1999年)

  

  

点击下载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09号 贵州省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闻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黔ICP备13004279号-4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10001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当代先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贵州省委当代贵州杂志社主管主办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90960 中国互联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 www.123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