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先锋网>>情感>>正文

不是所有的对不起,都可以没关系

作者:天湖小舟 编辑: 来源:天湖小舟 发布时间:2019-05-05 10:08:10
 

1

十年前,我和张三四是好友,他小我三四岁。三四说,舟哥,我没有哥,今后你就是我的亲哥了。我说,只要你不嫌弃我就行。

那时,三四正在家人的催促下不断相亲。他时常带着新女友让我把关,我就看他的脸色随机行事。我们常去附近一家皮鞋店,店内有一间小茶室,我们就在那里喝茶,聊些无足轻重的话题。

有天,三四对我说,舟哥,我和朋友合伙经营这家鞋店,该进货了,手头有点紧,能借你两万块钱不?最多用十天,你也看到了,鞋店的生意还不错,到时候进账了就马上还你。 

那时候,我生活拮据,并无存款,但想着兄弟有困难,能帮就帮,于是对三四说,没问题,兄弟! 

两天后,我拿着从朋友手里借来的两万块钱给了张三四。十天后,张三四见我也不说还钱的事,一个月后仍然连个电话都没有,但我借朋友的钱是必须要还的,于是东拼西凑先还了钱。 

我给三四打电话,他总是说,舟哥,这周之内一定还你。可是,我等了一周又一周,再后来打电话、发短信他就不接不回了。后来,我去鞋店找他,老板说,他根本就不是合伙人。原来,他骗了我。 

之后,他便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不是我联系不上他了,而是不愿再联系他了。当然,他也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说好的十天呢,现在都已经十年了。 

去年春节,张三四给我发了新年祝福短信。内容应该是复制的,不过后面多了一句话,“舟哥,对不起。”我没有回复,因为我知道,不是所有的对不起,都可以没关系。 

我考上大学那一年,父母为我的学费发愁,母亲四处借钱,父亲在农忙之余早起晚睡捡废品。父亲身体不好,连个话也说不囫囵,村里很多人都瞧不起他。 

那年夏天,村头几棵大梧桐树下,一群人在下棋。父亲就站在一边,眼睛巡视着那些手里有矿泉水瓶的人,有人喝完了,瓶子一扔,他就去捡起来,然后装在他的大编织袋里。 

真的难以想象,我的学费里有多少是父亲一个弯腰一个弯腰捡瓶子换来的。 

父亲的举动被李五六看见了。他朝我父亲叫道,你捡一个瓶子能卖多少钱?父亲回答,五分吧。这个人跟父亲说:这样吧,我给你五块钱,你给我爬到这棵树上,怎么样?父亲怯怯地问:真的? 

李五六从兜里掏出五块钱放在棋盘上,大笑着说,当然了,钱就在这,这么多人作证,只要你爬上去,就可以把这五块钱拿走。 

父亲看着那五块钱,一直犹豫不决,他知道李五六侮辱他,但是他更希望能得到这五块钱。旁边有人起哄,爬吧,爬吧,比捡瓶子强多了。 

父亲终于放下了手里的编织袋,他脱掉了鞋子,然后双手环抱着树干,开始手脚并用,一起发力往上爬。 

母亲得到消息后飞奔过去,父亲已经爬到了树顶处。母亲站在大树下一边哭一边骂,李五六,哪有你这样欺负人的!李五六赶紧给我母亲道歉。 

母亲是个要强的女人,她怒吼道,李五六,我告诉你,你这是看不起人,是侮辱人,你以为你说了句对不起,我就能原谅你,就以为没关系了,想都不用想!树,我们是爬了,但你的钱,我们不稀罕。 

3

 这件事,是我参加工作后母亲才告诉我的。母亲说,以前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你,是想着你年轻,害怕你心中生恨,影响你的学业。这件事也已经过去很多年了,现在告诉你,是想让你知道,其实我已经在心里原谅了他。 

我流着泪听完母亲的讲述,深切地体会到她和父亲的伟大。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总有一些人,他们用欺骗或是侮辱或是其他不善的方式来敲打着我们的生活,在我们的生命里打下了一个个难以忘却的烙印。 

母亲说得对,不是所有的对不起,都可以没关系。这个没关系,不是不原谅,而是不能忘。 

我们要记住这些人,有时甚至是要感谢这些人,是他们磨砺了我们的心智,提升了我们的心量,让我们不断成长,也让我们在岁月的长河里最终学会了原谅。


点击下载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09号 贵州省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闻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黔ICP备13004279号-4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10001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当代先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贵州省委当代贵州杂志社主管主办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90960 中国互联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 www.123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