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先锋网>>女性>>正文

为什么爱越久,越不能真心?是什么阻碍我们脆弱相对

作者: 编辑:陆维刚 来源:新浪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5:34:19
 



  关注公众号“新浪微整形”,查看更多精彩原创内容!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心之助



  两小无猜

  心之助(微信:xinzhizhunvxing)

  文丨卢悦(新浪微博@卢悦_心之助)

  心悦君:

  没有感觉,就是一种感觉。

  为什么表达情绪这么难?

  世界上最难解之谜,莫过于“道理我都明白,可是我就是做不到”。

  而另一个未解之谜就是,我们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要什么,对方也不知道我们想要什么。很多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下去了。

  为什么表达自己的情绪,那么难?

  最让男人崩溃的一件事就是听到女人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怎么就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女人最崩溃的就是听到男人说: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为什么我们在情感中,那么难以表达自己的情绪?



  赌注

  注:当一个人问另一个人“敢不敢”的时候,另一个人必须说“敢”,这就是游戏的规则。小男孩于连和小女孩苏菲的相遇即开始于这样一场孩童的闹剧。

  四种父母带来四种人生

  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从另一个问题说起:表达情绪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呢?

  现在想象你是一个婴儿,当你饿了,不哭也不闹,而此时你就在冒险:你怎么知道你的妈妈知道你饿了?如果她是个马大哈,根本就忘了你的存在,那么等待你的,恐怕就是死亡。

  所以,孩子一出生,就要哭,就要闹。

  如果妈妈给你很好吃的东西,你还想吃,你需要发出什么信号呢?

  开心,咯咯乐,这样妈妈知道你很喜欢吃这个东西,你就有机会继续吃到你想吃的。

  所以婴儿就是这样活下来的,婴儿发出信号→父母接收到信号(信号包括正向喜欢的和负向不满的:并且回馈→婴儿存活。

  接下来又一个问题出现了:父母的反馈是不是都一样呢?

  当然不一样。



  认真

  注:一个精美的铁盒子就是他们游戏的见证,说脏话,扰乱课堂,在校长室小便,内衣外穿……一个游戏两人一玩十多年,他们什么都敢,除了承认彼此相爱。

  大概有4种反馈:

  1、误解反馈;2、不反馈;3、不完全反馈;4、适度反馈。

  这四种反馈决定了我们在长大以后表达情绪的能力和方式。

  1、误解反馈:

  当孩子饿的时候,父母会揍孩子一顿;或者给孩子换尿布,孩子的需求完全被误解为折腾父母或者提出无理要求;或者父母认为你不是饿,而是想喝水而已,那么这个孩子的存活成本就会很高。

  他需要把所有的能量都用于帮助父母理解自己这件事情上,他必须先理解父母,然后再帮父母理解自己,用尽所有力气,才能吃上别人家的孩子很轻松就吃到的奶。

  于是他们能成为超级共情父母的人,但却唯独不能共情自己。

  2、不反馈:

  有人跟我说,他从小就是被放在床上养大的,父母忙于工作,只有中午会回来喂他一次,有一次父母加班,中午没回来,晚上回来的时候,发现他头朝下,倒在床下,几乎窒息而死。

  这个孩子经历了怎样的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一天?

  而这样的日子如果不是偶尔,而是日日如此的话,这个孩子就必须学会隔离自己的情绪,进入精神上的假死状态。

  注:为了停止互相挑战的游戏,他们宁可藏在下水道,让水泥把他们封死在地下,因为他们害怕输,害怕露出自己的脆弱。他们被心魔控制了,只有一死才能解脱。

  3、不完全反馈:

  这就是我经常在文章中提到的“衣食父母”而非“心理父母”。

  父母会给你提供一切衣食住行的“爱”,但对你所有的精神需求,毫无回应,你说有同学欺负你了,父母充耳不闻,或者把你骂一顿;你说学习有困难,很担心达不到他们的期待,父母就说你太娇气,不体恤父母;你得到的爱永远都是“冰与火”的游戏,你很困惑,父母到底是不是爱你。

  一方面他们特别关心你的学习,你的身体;另一方面他们连你想自杀的念头都不知道,尽管你都直接和他们说了,他们也好像失去了听觉一样。

  这样的人长大以后,就会生活在矛盾之中,他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们说自己父母的时候会说,我父母对我很好,他们很爱我,但他们的表情却骗不了我——我能看到他们的悲哀。

  他们会在表达自己的情绪方面陷入悖论:只能表达被允许的,而不能表达不被允许的。

  4、适度反馈:这种父母在世界上是不存在的

  但我们都渴望这样的父母,如何形容这样的人呢?“不带诱惑的深情,不带敌意的坚决”。

  一切不能真正共情自己孩子的父母,都是因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因为无法解决自己的心魔,于是只能让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来承担。

  注:他们甚至赌蒙着眼跳火车——火车几乎要轧死苏菲的时候,她才跳开。

  错误反馈孩子的父母的心魔就是他们自己竭力想去避免的阴影。

  有的父母绝对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受到一点点儿伤害,但是有时孩子摔倒可能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他可能想和父母分享,摔在地上很好玩,但父母就像是离弦的箭一样,拖着救护车般的哭喊声冲到了孩子面前,让孩子的惊喜变为恐惧。

  有的父母如果很自卑,就会担心孩子不够坚强,于是从婴儿时期就开始“训练”孩子的“延迟满足”能力,于是这个孩子总得不到必要的抚慰,和足够的滋养,就会变得更瑟缩,更脆弱,父母就会更加不满,恶性循环由此诞生。

  有的父母如果对生存充满了焦虑,或者忙于到外面的世界寻找自己的价值感,就会忽略孩子的需求,让孩子自生自灭地长大,这个孩子就会不得不说服自己活在情感的沙漠里,让自己的所有情感都变成空气一样不可见。

  父母把自己都无法承担的脆弱放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把自己都无法承担的焦虑放在孩子身上;把自己都无法承担的恐惧放在孩子身上……

  这个孩子,就必须要承担起父母都无法承担的情绪,代价是,失去发展自己情绪的能力,他们无法区分,自己体验到的是自己的情绪还是父母的情绪。

  于是你就这样变成了情感表达困难者

  所以我们会在成人以后,遭遇这三种情感表达障碍:

  1、隔离情感:

  在做内在小孩训练营的时候,有人问我:我没有任何感觉怎么办?

  没有感觉,就是一种感觉。

  在开始心理学学习的时候,我曾经很羡慕很多女人,她们可以有那么丰富的情绪体验,有那么自然的情感表达。

  而我却什么感觉都没有,就像是一块木头。

  回看我20岁到30岁的人生,我曾经一度非常绝望:

  我似乎是两个人,一个人好像有正常的情绪,也会哭,也会笑,也会谈恋爱,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活着。

  但在另一个层面上,我觉得自己内心有一块地方,始终是在沉睡的,就像是冬眠的熊。

  这十年,我其实是“假装活着”,没有“存在感”的活着,像一个动物一样活着,我活着,但其实死了。

  因为我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么,我也不知道我适合什么,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走向何方,我没有体会到心动的感觉。

  20岁之前我生活在学习的焦虑里,20岁以后我生活在空虚之中,我不知道除了学习,还有什么值得我去活,而学习其实也不再是我奋斗的目的了。

  这是一段很漫长的自我发展的过程。



  此刻

  注:他们什么都敢,但就是不敢说出那三个字,宁可死,宁可虚度30年的青春,也不敢好好相爱一场。

  直到有一天我忽然顿悟,我忽然看到了自己的内在小孩,泪水夺眶而出——很多年都没有像一个小孩一样哭过了。

  此时我才知道,我也需要依恋,我最想做的,就是做一个可以躺在日式榻榻米上晒太阳的小孩子。

  我找到了自己,也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情感。

  所以很多男人(当然也包括女人)都和我一样,他们都是靠本能活着,为一个从未思考过的目的活着,他们的感情,都是标配,但从未真正体验过,什么叫做发自内心的情感。他们总是会说:磨磨唧唧什么啊,哪有那么多酸文假醋的情感?

  而我找到我的情感,是因为我终于可以消化乃至放下父母放在我身上的生存焦虑,我才能终于开始发展自己的情感。

  我才能开始表达自己的情感。



  分裂

  2、分裂情感

  很多焦虑型的人就处于这样的分裂状态。

  当他们爱你的时候,你会感觉到如升天堂;

  当他们作起来的时候,你会觉得如坠地狱。

  他们的人格是分裂的,可以瞬间就进入到另一种情绪状态。

  前一刻还如沐春风,下一刻就如倾盆大雨。

  冲动是魔鬼,很多人的感情都是如此,说了一切不该说的话以后,后悔了,然后挽回,却已经破镜难圆了。但是无论事后怎么打嘴,到了下一次,他们嘴上还是没把门的。

  为什么他们会有如此跳崖式的表达?

  因为他们的世界缺乏一个过渡性的空间,所以他们必须做强者,才能驱逐自己的弱小感。

  当我们面对三无世界的时候,我们最原始的处理方式就是:

  1)假装我没有处理的情绪;

  2)假装对方不是我要面对的人。

  分裂情感者就属于后者。

  他们会忘记这个人是他所爱,只记得对方是需要用机枪突突掉的坏蛋。

  一个是给自己施魔法,让自己的一部分消失;

  一个是给对方施魔法,让对方变成另外一个人。

  但这都属于孩子式解决问题的方法,在成人的世界,一定会失败。

  回避型的人会不明白:这个女人哪有那么多情感啊?是疯子吗?

  焦虑型的人也会不明白:这个男人太残忍了,我有这么多的痛苦,他却毫无知觉?

  无论是太少的情感体验和表达,还是太多的,都是因为我们的过去成长环境不允许我们真实的长大。

  于是我们才会过度地发展某个能力,成为偏科生。



  伤害

  3、冲突情感

  很多人并不是如此碎片化的,而像“皇帝的新装”一样的人,明明看到了,却假装没看到。

  在我健身的时候,教练问我:现在的训练量如何?

  我说:还好。

  教练哑然失笑:什么叫做还好?

  我说:就是还行。

  教练说:是百分之多少的还行?

  我说:是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还行。

  教练说:那就是不行,你觉得过量了,是吗?

  我说:是的。

  教练说:如果我不这么问你,我还以为你是可以承受的。

  接下来我就问自己:为什么我会在不行的时候还说“OK”?

  其实我几乎都把自己糊弄过去了,在自己完全无法承受的时候,我居然无所察觉。

  然后我看到了自己内在的流程:

  我的身体跟我说:不行了,大叔,你的身体受不了了。

  我跟我的身体说:既然教练给我安排了这个量,就说明一般人都可以达到,如果我认怂了,那多丢脸!再坚持会儿!

  身体说:大叔,你年纪不小了,不能这么闹了,接下来一周你一定会很难受。

  我说:我的面子更重要!你闭嘴!

  如果我不去觉察,我几乎都意识不到自己内心的自动化流程,这个流程一定已经执行了上亿次,所以它几乎已经自动化了,于是我就成了一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结果呢?我永远都会吃亏。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

点击下载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09号 贵州省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闻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黔ICP备13004279号-4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10001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当代先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贵州省委当代贵州杂志社主管主办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90960 中国互联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 www.123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