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正文

积跬步,大跨越丨匠心打造易地扶贫搬迁的“贵州样板”

  背靠峭壁、房搭在河谷或山腰、出行过溜索、土地破碎且贫瘠,仅能种些包谷洋芋维持温饱,孩子上学需要爬3个小时的山路,这是威宁自治县牛栏江沿岸群众的生活写照。赶上易地扶贫搬迁政策,绝大多数人做出选择:搬!



  威宁海拉镇大石头村民组拍摄村民“溜索过江”的照片。“溜索村”的搬迁,是全省各地贫困群众奔向新生活的生动缩影。2019年全省经济工作会议宣布,“十三五”时期188万易地扶贫搬迁任务全面完成。截至2019年11月底,全省共建设易地扶贫搬迁安置项目946个,累计建成住房45.39万套。


  2019年,我省继续把易地扶贫搬迁作为脱贫攻坚“当头炮”强力推进,全省上下紧扣目标任务,层层签订责任状,成为全国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排头兵”,被国务院予以表扬激励。


  精准施策三部曲

  全省92.5%的面积为山地和丘陵,73%的面积为喀斯特岩溶地貌,贵州是全国唯一无平原支撑的省份,有3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搬迁任务占全国总量的六分之一。


  大山,是孕育生命的摇篮,但也牵绊了人们前进的步伐。面对“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历史难题,何以破题?


  2015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大后首次视察贵州,就给出了方子——易地扶贫搬迁。同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向全国发出了易地扶贫搬迁动员令。


  抢抓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贵州率先在全国打响易地扶贫搬迁“当头炮”,并立下军令状:在“十三五”时期完成易地扶贫搬迁规划实施总规模188万人。


  摸着石头过河,贵州创造性地探索出“六个坚持”搬迁路径,踏实做足易地扶贫搬迁“前半篇文章”,即坚持省级统贷统还,坚持以自然村寨整体搬迁为主,坚持城镇化集中安置,坚持以县为单位集中建设,坚持不让贫困户因搬迁而举债,坚持以产定搬、以岗定搬。


  搬得出,如何稳得住?搬迁后续问题接踵而至。省委省政府从实际出发,精准施策,制定“五个三”策略,为搬迁群众的生计和后续发展保驾护航,即盘活“三块土地”,统筹“三大问题”,衔接“三类保障”,建设“三个场所”,探索“三个机制”。


  稳得住,怎样能致富?于是,基本公共服务、培训和就业服务、文化服务、社区治理、基层党建“五个体系”建设孕育而出,这是继“六个坚持”“五个三”政策的再丰富、再升华、再发展。


  精准施策三部曲,虽各有侧重,但又一脉相承,构成了贵州易地扶贫搬迁系统工程的完整政策体系,走出了贵州特色搬迁路。



  5月20日下午,贵州财经大学党委书记刘雷、校长赵普做客台江县南宫镇交宫村农村电商服务站的抖音直播间,为当地贫困户生产的青钱柳茶、果蔬脆、柴火腊品、交宫大米、糟辣椒、稻田鱼、蜂蜜等农特产品进行“直播带货”。


  引路干部三接力


  从乡村到城市,从农民到市民,这是一个急剧变化的过程。有这样一群引路人,在动员搬迁时耐心讲解打消群众顾虑,在社区管理上帮助群众改变习惯融入新生活,在后续发展中协助群众自力更生拔穷根,为搬迁群众的幸福生活接力奋斗。


  担任威宁自治县海拉镇花果村村委副主任的刘述参,今年32岁,自小在花果村大石头组长大,成为当地第一个中专生的他,也不禁感慨:“小时候以为生活就这样了,有能力走出大山的人太少。”


  沟壑交错,山崖险峻,土地贫瘠,属于典型的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为了动员搬迁,刘述参白天开群众会,夜晚入户走访,深夜过溜索是常有的事。党群连心,鱼水之情, 3个月的时间,大石头组全部完成搬迁。


  出山!向贫困道别!


  在惠水县濛江街道新民社区,一个励志的故事在这里上演。搬迁户罗应和凭借多年部队生活和在外创业经历,迅速适应新环境后,当选新民社区党支部书记。如何带领群众脱贫不返贫,他绞尽脑汁,为群众奔波探路。


  “基层工作开展不易,基层干部更是尝尽酸甜苦辣。”罗应和常常以牛自喻。开办技能培训班、引进公司提供就业……这头“牛”的苦心经营得到了回音:新民社区自2016年搬迁入住以来,2810人找到了工作岗位、户均实现2人以上就业、有580人买上了小汽车,搬迁群众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扎根!为后续打算!


  为把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工作水平迈上新台阶,黔西南州把开展主题教育与决战脱贫攻坚紧密结合起来,组建1200余人的公共服务队伍、1280余人的就业指导员队伍、790余人的文化服务员队伍、870余人的社会治理员队伍、550余人的党建指导员队伍的“五员队伍”,为搬迁群众提供全方位服务,谱写好易地扶贫搬迁“后半篇文章”。


  荔波小七孔镇村民就近就业幸福生活三级跳


  挪穷窝、迁新居、拔穷根。


  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


  美好蓝图早已绘制,幸福生活正在贵州大地铺展开来。


  11岁女孩朱余从小有个舞蹈梦,可惜老家赫章县双坪乡五里村,没有舞蹈老师,没有舞蹈培训班,甚至每天上学往返都要花3个小时,她的舞蹈梦迟迟没有发芽。


  自从搬迁到赫章县银山社区后,朱余报名加入了四点半学校,老师们知晓她的梦想后,专门联系了舞蹈培训机构为其进行免费培训。如今,朱余便成了赫章县的舞蹈小明星,还经常参与送文化下乡等公益活动,舞蹈之梦开了花。


  家庭的希望在孩子,孩子的希望在教育。易地扶贫搬迁点正在孕育无数个来自大山的梦想,用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递。


  易地搬迁决不能一搬了之,也并非一搬就行。劳动技能不足,没有合适的岗位,找不到工作怎么生存下来?这让威宁自治县五里岗易地扶贫搬迁户刘高敏担心起来。


  社区工作人员主动上门动员刘高敏参加社区举办的就业培训,刘高敏夫妻俩就在小区农贸市场内开了间包子店,如今电铺生意越来越好,一年有10万多的收入,还买了一辆新车。


  热腾腾的蒸汽后,隐现着刘高敏的笑容。靠双手打拼出来的幸福生活,让不少搬迁户接了地气,拔了穷根。


  截至2019年年底,贵州共有213个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数量位居全国第一。苗绣、蜡染、竹编……一间间富含民族特色的文化扶贫车间在易地扶贫搬迁点兴起,许多从小练就“指尖技艺”的留守妇女在车间内大放光彩,在家门口就业,远销国内外的民族工艺品让她们提升了自我价值感。


  “告别三宝搬进城,我们都是新市民;党的政策真正好,一步变成城头人。”在黔西南州晴隆县三宝乡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阿妹戚托小镇,几乎每天夜晚都会响起这样的民谣,大伙围在一起唱歌跳舞,欢度着今天的美好生活。


  精准施策三部曲、引路干部三接力、幸福生活三级跳。在开展易地扶贫搬迁工作中,贵州在用向上的力量,完成进阶的征程,开启了群众幸福生活的新篇章,正朝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阔步向前。

  文/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刘蓝婴

 责任编辑/赵飞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