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先锋网>>美食>>正文

这个春天最好吃的野菜,都在这里了!

作者: 编辑: 来源:海广网 发布时间:2018-04-16 11:27:15
 

  寒冬漫长,但终究已去。

  鸟儿鸣啼,东风吹过,

  草色就在田间地头

  密密地泛了起来。

  这一波绿意,

  是倒春寒怎么也挡不住的。

  经过一场细雨的浸润,

  或三三两两,或一簇簇一丛丛,

  野菜破土而出。

  无限的生机带来了绿意,

  更是人们春日里

  不可多得的美食。

  古往今来,劳动人民广尝春味以调剂生活。

  野菜更是有着“三月新韭胜似肉”的美名。

  在物资匮乏的年代,

  苦春头刚过,只待春风一起,

  无需四处搜罗,

  便能在野外寻到美味的野菜。

  这种时令性的踏青采野,

  也成为了许多人珍贵的童年记忆。

  荠菜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谷风》

  荠菜又名“报春菜”,

  因其在野菜中窜头最早而得名。

  荠菜色泽嫩绿、味道甘美,

  与各类面食荤腥搭配皆有风味,

  说是野菜中的“扛把子”也不为过。

  新鲜的荠菜洗净焯水,

  悉心剁碎,与肉糜拌成馅料,

  只需用薄薄的面皮一拢,

  就是经典的荠菜馄饨。

  而要说匠匠的最爱,

  莫过于这道荠菜年糕梭子蟹了。

  荠菜年糕本身就已鲜极,

  再加上生猛海味,

  只需少许盐糖点缀,

  就已鲜到眉头掉下来。

  香椿

  “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椿树象征着长寿,

  无论经过了多少年月,

  每年春到时它都会迸发出嫩芽,

  带来奇异的芬芳。

  香气十足的香椿头,

  沸水烫过切碎,淋上香油,

  配上白生生的豆腐,

  只消一小撮盐,

  就成了汪曾祺

  “一箸入口,三春不忘。”的上上品。

  相比之下,香椿炒鸡蛋就更为接地气,

  蛋液和椿芽拌匀,下油锅,

  在热油的激发下,变得金黄蓬松。

  这种春意盎然,入口、也入心。

  马兰头

  “欲识黎民攀恋意,村童争献马拦头。”——《随园诗话补遗》

  马兰头鲜嫩多汁,

  总是会吸引贪吃的马儿

  驻足大快朵颐而不肯挪步,

  因此得了“马拦头”的名。

  清明前后,

  马兰头的清润口感会达到顶峰。

  开水略略焯过,

  带走苦涩气味,

  剁碎与麻油、豆腐干拌匀,

  就是经典的香干马兰头。

  虽然马兰头还可以与鸡蛋、春笋

  搭配成多种热菜,

  但在匠匠心里,

  香干马兰头带来的满口清脆鲜香,

  才是独属于春季的私家记忆。

  苜蓿菜

  不起眼的小身材,却有大美味。

  苜蓿菜,又名草头。

  困难的年代,

  它因为对火候和油水的要求较高,

  而被广泛当作猪牛饲料。

  如今物质相对丰沛,

  草头便又因其特别的风味

  占领了老饕们的餐桌。

  一盘酒香草头,

  要的是短平快的旺火夹击,

  讲究的是熟而未老、尚有汁水。

  若是要更为邻家一些的做法,

  可以将草头腌渍沥干

  与糯米粉一同做成面饼,

  菜籽油煎至两面金黄,

  一口咬下,咸甜四溢。

  蕨菜

  “老翁愈老欲安归,归卧稽山饱蕨薇。”——陆游

  蕨菜之美味贯穿古今,

  从千年间文人的溢美之辞中

  便可窥见一斑。

  《诗经》中有云: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

  不难想象,我们的祖先

  是如何在向阳的山坡之上,

  采集那修长挺拔的蕨菜的。

  将蕨菜根部洗涤、捣碎、过滤、晒干后

  就得到了蕨根粉最为原始的状态。

  食欲不振时,

  以青红椒、葱姜蒜

  和生抽香醋为调味汁,

  拌一碗酸辣爽滑的蕨根粉,

  开胃又营养。

  以贵州为典型的西南地区,

  还有一种以蕨菜为主调的美食

  ——蕨粑。

  蕨粑可塑性强,

  甜可做成《舌尖》中介绍的甜糯糍粑,

  咸可与腊味青蒜爆炒,咸香柔滑。

  榆钱

  “春天到,榆钱香,摘满筐,背弯腰,带回家,度春荒。”

  在60后和70后的童年记忆中,

  一定有榆钱儿的一席之地。

  那一串串缀满枝头的绿色圆片,

  是在粮食匮乏时,

  最好最香的充饥之物。

  小时在课本上看见刘绍棠的《榆钱饭》,

  口水都流了一课桌,

  后来实际操作后才发现,

  榆钱饭不比传统意义上的饭,

  但那玉米面的清香与榆钱的甜嫩,

  却别有一番滋味。

  现在的榆钱地位飙升,

  从寻常人家走上了大饭店的筵席,

  价格也因此水涨船高

  却挡不住人们对它的热情。

  榆钱馒头、包子、窝窝头…

  无一不是绝佳的口味调剂。

  豌豆苗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

  豌豆苗的生长是按茬算的。

  单棵豆苗的茎叶纤细蜿蜒,

  微风吹来都颤颤巍巍。

  一茬茬集聚在一起,

  反而增加了气势。

  要想吃到最佳口感的豆苗,

  择菜的功夫可不能省。

  去掉过老的藤蔓和根茎,

  留下的幼嫩部分

  只要简单的处理,

  就是最朴实的甜润清香。

  豌豆苗味道相对柔和,

  作为餐桌主角和配角同样出色。

  在火锅店吃腻了大鱼大肉,

  不妨来些新鲜的豆苗,

  清口又清心。

  野小蒜

  “三月小蒜,香死老汉。”

  许多人吃了一辈子野小蒜都不知道,

  它其实是葱类植物。

  清明前后的野小蒜格外清香,

  伴着春风野蛮生长

  只待人来发掘。

  野小蒜虽是野菜中较为不常见的品种,

  却和一般食材的相性程度不相上下。

  无论是炒鸡蛋还是腊肉

  煎饼或是包饺子,

  都是极其鲜香的无上美味。

  匠匠认为最能调出野小蒜本味的,

  还要数野小蒜辣子了。

  将它剁碎,拌上辣椒、花生米,

  再淋一勺热油,

  那种香辣可口的滋味,

  真的是打嘴都不放。

  海子说过:

  “野菜是第一阵春天的颤抖。”

  阳春三月转瞬即逝,

  珍惜餐桌上的清香野菜吧,

  这将会是一年中,

  身心与自然最亲密无间的接触。

  - END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须知

  转载时后台回复“转载”二字,

  版权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09号 贵州省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闻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黔ICP备13004279号-4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10001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当代先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贵州省委当代贵州杂志社主管主办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90960 中国互联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 www.123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