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先锋网>>教育>>正文

欧美青少年曾是“派对狂魔”,现在互联网已经把他们改变了

作者: 编辑:胡蓉 来源:一点资讯 发布时间:2018-01-12 11:16:57
 

  编者按:互联网日益重塑着人们的交往方式。尘埃落定之前,一切都难以定夺。本文作者Jean M. Twenge在“Why Teens Aren’t Partying Anymore”一文讲述了他的发现。在他看来,网络的兴起影响了青少年的关系建构和自我调节。

  我和凯文正坐在圣地亚哥北部一所高中第三节课的两张桌子面前。凯文17岁,亚裔美国人,带着时髦的眼镜、头发刺刺的、面带微笑。凯文家中有三个孩子,他最大,几个月他又要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直到最近,这家人还租住在公寓里,弟弟妹妹的吵闹声震耳欲聋。也许正是出于此,十几岁的凯文非常善解人意。

  凯文不是最有条理的学生。有一次,他忘记让父亲在许可上面签字。当我课后跟他交流时,他忘了之前我提的问题。但是当我问他认为这一代人有什么不同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觉得我们不像之前那样热衷于聚会了。相反,人们经常呆在家里。我们这代人失去了与人交往的兴趣,不进行线下聚会,只有通过短信相联系,总是呆在家里。”

  凯文说到了问题的关键。有数据显示,那些1995年之后出生的一代人比上一代花费更少的时间在聚会上,他们的成长伴随着手机的兴起,几乎每个人在上高中之前就有Instagram账号。而当采访到大学生,他们在高中阶段每周花多少时间在聚会上时,答案是相似的。在2016年,他们说大约一周两小时,而这仅仅是1987年年轻一代时间的三分之一。聚会时间的缩减不能在归咎于这代人学习任务的繁重,实际上学习任务程度基本没变甚至更低。这一变化也与移民或种族成分无关,白人青少年的数据也一致。

  普里亚是一名高一新生,她说自己没有参加过任何聚会,也不想去。“书中总是描写,高中总有足球比赛和聚会。但是当你真正升入高中时就会发现并没有人做这些。没有人对此感兴趣,包括我在内。”在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的一项针对大学生的研究数据发现,他们在高中时参加的聚会一般是大人组织的,并不是约翰·休斯电影中表现的那样,孩子们喝得酊酩大醉甚至把父母卧室弄的一团糟。18岁的尼克说道:“在高中时期我唯一参加过的聚会是生日聚会,在聚会上必然有一个家长参加或是监督着。”

  为什么聚会不再受欢迎?凯文给出了他的解释:“人们参加聚会是因为他们非常无聊,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而现在我们有了Netflix,有无数视频供我们可看。网上实在有太多事情可干了。”凯文可能是对的,一旦在家里就有很多娱乐活动,为什么要参加聚会呢?青少年们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联系和交流,他们在上面花费了大量时间。也可以说,其实聚会一直没有消失,它出现在了Snapchat。


  聚会真的在网上延续吗?

  聚会在那些谨慎的、专注于事业的人群中消失了。尤其是随着人们对酒精的盲目热情已然不再,网络原住民一代只会和他们的朋友一起逛街而不在参加其他聚会。

  与朋友在一起的时间没有变吗?仅仅过了15年,那些每天和朋友呆在一起的青少年的数量就减少了一半。更不用说最近下降趋势更为明显。这可能是网络原住民一代比之前的年轻一代花费更少的时间与他们的同伴线下联系的最有力证明,不只是参加聚会的时间少了,与他们的朋友一起出去的时间也变少了。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书呆子、士兵、内向的、外向的、贫穷的、富有的、成绩差的、成绩好的、吸毒的、洁身自好的。仅仅是和朋友在一起,青少年也已经很少能做到了。

  这个面向大学生的调查对于社会互动做了更细致的研究,受访者会被问到“一周有多长时间花在网络活动上”。与上世纪80年代晚期的调查相比,每周与朋友的社交互动时间少了4小时,聚会少了3小时,在社会互动方面共计少了7个小时。这意味着,网络原住民一代人比非网络原住民和早期的千禧一代人每天与朋友的联系少了1小时。减少的1个小时意味着建立社交的时间减少、维持关系的时间减少、调节心情的时间减少。有些家长可能把这1小时看作是为学习留下空间,但是这段时间并没有被花费在家庭作业上,它被众多屏幕所抢占。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09号 贵州省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闻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黔ICP备13004279号-4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10001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当代先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贵州省委当代贵州杂志社主管主办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90960 中国互联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 www.123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