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先锋网>>健康>>正文

即将消失的“割漆匠”

作者: 编辑:周梓颜 来源:西安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7-12 10:25:50
 



  孙明旺手握漆刀开始割漆。陈碧生/摄影

  人民网重庆7月11日电早上6点多,天微微亮,孙明旺就背着竹篓、手握漆刀,来到自家的漆树林,开始一天的工作。72岁的孙明旺,是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钟坨村村民,也是一位割漆老人。

  “生漆这东西,很多人见了都害怕,因为有些人的皮肤接触之后,会产生过敏反应,浑身上下会长满了‘漆疙瘩’。” 但孙明旺不怕,割漆30年,他一直坚守着这门古老而传统的手艺。孙明旺说,在漆树上进行绑道、刨皮,为开漆口放水,等上5天后就开始正式割漆,让漆树液滴落到漆瓢中,等上3个小时,就开始收漆。

  “以前碰到好的年份,一年能割到150斤左右的生漆,割的生漆不愁销路。现在生漆的价格已经涨到了500元一斤,但是漆树少了,割漆的人也很少了。”说这话时,孙明旺微微叹了口气。(王嫚陈碧生)



  早上6点多,天微微亮,孙明旺就背着竹篓,开始一天的工作。陈碧生/摄影

  人民网重庆7月11日电早上6点多,天微微亮,孙明旺就背着竹篓、手握漆刀,来到自家的漆树林,开始一天的工作。72岁的孙明旺,是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钟坨村村民,也是一位割漆老人。

  “生漆这东西,很多人见了都害怕,因为有些人的皮肤接触之后,会产生过敏反应,浑身上下会长满了‘漆疙瘩’。” 但孙明旺不怕,割漆30年,他一直坚守着这门古老而传统的手艺。孙明旺说,在漆树上进行绑道、刨皮,为开漆口放水,等上5天后就开始正式割漆,让漆树液滴落到漆瓢中,等上3个小时,就开始收漆。

  “以前碰到好的年份,一年能割到150斤左右的生漆,割的生漆不愁销路。现在生漆的价格已经涨到了500元一斤,但是漆树少了,割漆的人也很少了。”说这话时,孙明旺微微叹了口气。(王嫚陈碧生)



  割漆30年 实拍即将消失的“割漆匠”【3】

  人民网重庆7月11日电早上6点多,天微微亮,孙明旺就背着竹篓、手握漆刀,来到自家的漆树林,开始一天的工作。72岁的孙明旺,是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钟坨村村民,也是一位割漆老人。

  “生漆这东西,很多人见了都害怕,因为有些人的皮肤接触之后,会产生过敏反应,浑身上下会长满了‘漆疙瘩’。” 但孙明旺不怕,割漆30年,他一直坚守着这门古老而传统的手艺。孙明旺说,在漆树上进行绑道、刨皮,为开漆口放水,等上5天后就开始正式割漆,让漆树液滴落到漆瓢中,等上3个小时,就开始收漆。

  “以前碰到好的年份,一年能割到150斤左右的生漆,割的生漆不愁销路。现在生漆的价格已经涨到了500元一斤,但是漆树少了,割漆的人也很少了。”说这话时,孙明旺微微叹了口气。(王嫚陈碧生)



  割漆30年 实拍即将消失的“割漆匠”【4】

  人民网重庆7月11日电早上6点多,天微微亮,孙明旺就背着竹篓、手握漆刀,来到自家的漆树林,开始一天的工作。72岁的孙明旺,是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钟坨村村民,也是一位割漆老人。

  “生漆这东西,很多人见了都害怕,因为有些人的皮肤接触之后,会产生过敏反应,浑身上下会长满了‘漆疙瘩’。” 但孙明旺不怕,割漆30年,他一直坚守着这门古老而传统的手艺。孙明旺说,在漆树上进行绑道、刨皮,为开漆口放水,等上5天后就开始正式割漆,让漆树液滴落到漆瓢中,等上3个小时,就开始收漆。

  “以前碰到好的年份,一年能割到150斤左右的生漆,割的生漆不愁销路。现在生漆的价格已经涨到了500元一斤,但是漆树少了,割漆的人也很少了。”说这话时,孙明旺微微叹了口气。(王嫚陈碧生)



  孙明旺手握漆刀开始割漆。陈碧生/摄影

  人民网重庆7月11日电早上6点多,天微微亮,孙明旺就背着竹篓、手握漆刀,来到自家的漆树林,开始一天的工作。72岁的孙明旺,是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钟坨村村民,也是一位割漆老人。

  “生漆这东西,很多人见了都害怕,因为有些人的皮肤接触之后,会产生过敏反应,浑身上下会长满了‘漆疙瘩’。” 但孙明旺不怕,割漆30年,他一直坚守着这门古老而传统的手艺。孙明旺说,在漆树上进行绑道、刨皮,为开漆口放水,等上5天后就开始正式割漆,让漆树液滴落到漆瓢中,等上3个小时,就开始收漆。

  “以前碰到好的年份,一年能割到150斤左右的生漆,割的生漆不愁销路。现在生漆的价格已经涨到了500元一斤,但是漆树少了,割漆的人也很少了。”说这话时,孙明旺微微叹了口气。(王嫚陈碧生)



  孙明旺手握漆刀开始割漆。陈碧生/摄影

  人民网重庆7月11日电早上6点多,天微微亮,孙明旺就背着竹篓、手握漆刀,来到自家的漆树林,开始一天的工作。72岁的孙明旺,是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钟坨村村民,也是一位割漆老人。

  “生漆这东西,很多人见了都害怕,因为有些人的皮肤接触之后,会产生过敏反应,浑身上下会长满了‘漆疙瘩’。” 但孙明旺不怕,割漆30年,他一直坚守着这门古老而传统的手艺。孙明旺说,在漆树上进行绑道、刨皮,为开漆口放水,等上5天后就开始正式割漆,让漆树液滴落到漆瓢中,等上3个小时,就开始收漆。

  “以前碰到好的年份,一年能割到150斤左右的生漆,割的生漆不愁销路。现在生漆的价格已经涨到了500元一斤,但是漆树少了,割漆的人也很少了。”说这话时,孙明旺微微叹了口气。(王嫚陈碧生)



  割漆30年 实拍即将消失的“割漆匠”【7】

  人民网重庆7月11日电早上6点多,天微微亮,孙明旺就背着竹篓、手握漆刀,来到自家的漆树林,开始一天的工作。72岁的孙明旺,是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钟坨村村民,也是一位割漆老人。

  “生漆这东西,很多人见了都害怕,因为有些人的皮肤接触之后,会产生过敏反应,浑身上下会长满了‘漆疙瘩’。” 但孙明旺不怕,割漆30年,他一直坚守着这门古老而传统的手艺。孙明旺说,在漆树上进行绑道、刨皮,为开漆口放水,等上5天后就开始正式割漆,让漆树液滴落到漆瓢中,等上3个小时,就开始收漆。

  “以前碰到好的年份,一年能割到150斤左右的生漆,割的生漆不愁销路。现在生漆的价格已经涨到了500元一斤,但是漆树少了,割漆的人也很少了。”说这话时,孙明旺微微叹了口气。(王嫚陈碧生)



  孙明旺手握漆刀开始割漆。陈碧生/摄影

  人民网重庆7月11日电早上6点多,天微微亮,孙明旺就背着竹篓、手握漆刀,来到自家的漆树林,开始一天的工作。72岁的孙明旺,是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钟坨村村民,也是一位割漆老人。

  “生漆这东西,很多人见了都害怕,因为有些人的皮肤接触之后,会产生过敏反应,浑身上下会长满了‘漆疙瘩’。” 但孙明旺不怕,割漆30年,他一直坚守着这门古老而传统的手艺。孙明旺说,在漆树上进行绑道、刨皮,为开漆口放水,等上5天后就开始正式割漆,让漆树液滴落到漆瓢中,等上3个小时,就开始收漆。

  “以前碰到好的年份,一年能割到150斤左右的生漆,割的生漆不愁销路。现在生漆的价格已经涨到了500元一斤,但是漆树少了,割漆的人也很少了。”说这话时,孙明旺微微叹了口气。(王嫚陈碧生)



  生漆就这样慢慢流到漆瓢当中。陈碧生/摄影

  人民网重庆7月11日电早上6点多,天微微亮,孙明旺就背着竹篓、手握漆刀,来到自家的漆树林,开始一天的工作。72岁的孙明旺,是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钟坨村村民,也是一位割漆老人。

  “生漆这东西,很多人见了都害怕,因为有些人的皮肤接触之后,会产生过敏反应,浑身上下会长满了‘漆疙瘩’。” 但孙明旺不怕,割漆30年,他一直坚守着这门古老而传统的手艺。孙明旺说,在漆树上进行绑道、刨皮,为开漆口放水,等上5天后就开始正式割漆,让漆树液滴落到漆瓢中,等上3个小时,就开始收漆。

  “以前碰到好的年份,一年能割到150斤左右的生漆,割的生漆不愁销路。现在生漆的价格已经涨到了500元一斤,但是漆树少了,割漆的人也很少了。”说这话时,孙明旺微微叹了口气。(王嫚陈碧生)



  割漆30年 实拍即将消失的“割漆匠”【10】

  人民网重庆7月11日电早上6点多,天微微亮,孙明旺就背着竹篓、手握漆刀,来到自家的漆树林,开始一天的工作。72岁的孙明旺,是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钟坨村村民,也是一位割漆老人。

  “生漆这东西,很多人见了都害怕,因为有些人的皮肤接触之后,会产生过敏反应,浑身上下会长满了‘漆疙瘩’。” 但孙明旺不怕,割漆30年,他一直坚守着这门古老而传统的手艺。孙明旺说,在漆树上进行绑道、刨皮,为开漆口放水,等上5天后就开始正式割漆,让漆树液滴落到漆瓢中,等上3个小时,就开始收漆。

  “以前碰到好的年份,一年能割到150斤左右的生漆,割的生漆不愁销路。现在生漆的价格已经涨到了500元一斤,但是漆树少了,割漆的人也很少了。”说这话时,孙明旺微微叹了口气。(王嫚陈碧生)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09号 贵州省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闻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黔ICP备13004279号-4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10001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当代先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贵州省委当代贵州杂志社主管主办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90960 中国互联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 www.123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