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先锋网>>经济>>正文

张胜林:因桥而生 因桥而胜

作者:李唯睿 编辑:吴文仙 来源:当代先锋网 发布时间:2019-01-31 17:36:02
 

  

  文|当代贵州融媒体记者 李唯睿


  提要:26年,贵州桥梁技术更新换代;26年,进京求学的小姑娘成了贵州桥梁建设集团总工程师;26年,张胜林将最美的芳华献给了惊艳世界的“贵州桥梁”。


  2018年12月15日,“2017-2018年度十大桥梁人物”颁奖仪式在深圳举行。

  在此次获奖的名单中,张胜林是十大桥梁人物评选五届以来,唯一入选的女性领军人物。“带着沉甸甸的理想上路,她用柔弱的肩沐风栉雨,担负起厚重的桥梁使命;迈开轻盈的步伐翻山越岭,她在奇山丽水之间,筑起一道道气势磅礴的壮丽飞虹。”张胜林的颁奖词这样说道。


  独立建设第一座“世界大桥”


  2018年6月30日,随着最后一节钢管吊装安装就位,世界最大跨径上承式钢管混凝土拱桥——大小井特大桥主拱顺利合龙。这座高山峡谷最大跨度钢管混凝土拱桥的建设,正是由张胜林带领团队完成的,是贵州本地企业完全自主建设的第一座世界级大桥。


  实现本地企业完全自主建设,到底有多牛?


  20多年前,贵州交通基础薄弱,技术跟不上,那个时候桥工队、路工队纷纷前往广东沿海闯市场、学经验。20多年后,因为张胜林这样的建设者,使贵州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峡谷桥梁博物馆”。


  大小井风景区上空,两山对峙,横跨南北的大小井特大桥凌空飞架,宛如一道美丽的彩虹。桥位区属构造侵蚀-剥蚀低山河谷地貌区,大小井特大桥桥台所在山坡峰顶与河底相对高差约250米,冲沟两岸地形切割强烈,较为陡峻。在“空中”修起的“天路”,将最美多彩贵州的山河妆点得分外妖娆。


  “所谓上承式就是行车道板在拱的上面,在贵州高速公路上跨越U型河谷,拱桥就是首选的桥型。”张胜林用手比划着,实际上,拱桥实施工艺更复杂,但总体的桥长会短一些。如果修建斜拉桥,总体的桥长会更长,且造价高。


  为攻克建设过程中面临的诸多难题,大小井特大桥采用了目前国际最先进的施工设备和工艺。如缆吊、扣挂系统监测及控制信息化系统,自动采集数据和生成报表,实现了实时数据的远程自动传输、存储和报警,为塔架自动纠偏及索力自平衡系统打下了技术基础。


  面对挑战,有充分的自信。中国技术专家的理性与执着,中国知识女性的柔韧与从容,在张胜林身上恰如其分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独特的魅力。


  一腔热忱许芳华


  1971年,张胜林出生在贵州省平坝县一个普通家庭。从小家教严厉,尤其是父亲对她的影响很深。回过头来,张胜林很感激家庭对于自己学业和成长的要求,历练了一个工程师坚韧务实、不惧挑战的宝贵品格。


  1993年,张胜林从北京工业大学土建系毕业,随后便参与了位于贵州省瓮安县江界河风景区,江界河大桥的建设。在当时技术条件不完备的情况下,江界河大桥的建设在贵州省甚至全国都是难度较大的项目。


  “每个放样我都要去看,模板立好以后我会去检查尺寸,混凝土的浇筑我也一定在。”那时的施工现场大多是建筑工人,技术人员少之又少,张胜林便承担了项目上测量、剂量、质检、现场管理等多项工作,每个工艺工序,张胜林都亲力亲为。


  在那2年时间里,她学会了“做一行,爱一行。”“高考报的专业是生物化学,最后调剂到交通工程。”张胜林难得露出了笑容,阴差阳错地录取,是张胜利与工程师这个职业最美缘分的开始。


  第一次去现场,为了寻找最佳的设备安装位置,她徒手爬上高梯,任务完成了,腿还在颤抖;


  重庆江津观音岩长江大桥建设,长江上游水流湍急,大吨位浮吊无法到达桥位处,几十晚不眠不休,她写下了一本密密麻麻的“技术手册”,最终,她创造的“门式浮吊拼装钢围堰施工工法”获得国家级工法奖励;


  在遵义,建设务川珍珠桥条件极端困难,她迎难而上,研究出不受地形条件限制、改善钢筋混凝土箱型拱桥成桥品质的成套施工工艺技术——负角度竖转施工工艺技术。成功的那一刻,张胜林和同事们流泪拥抱。


  “一路走来,桥梁集团很多专家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张胜林回忆,为更好的保留并提升技术,贵州桥梁在广纳人才、设立技术中心的同时还启用了“传帮带”的形式通过师傅带徒弟。在桥梁建设领域,老专家对学习永远抱有热情,对研究数据一丝不苟,这些都深深感染着她。


  去年6月,张胜林又回到大学刚毕业时参与的项目——江界河大桥,“20多年过去了,它的棱角、外型都还保持得非常好。”张胜林说,这座大桥的建设也奠定了她之后的工作态度。“规范要求是10毫米,我能不能做得更小一点呢?能不能做得更好一点呢?”张胜林一直将精益求精的态度贯穿始终。


 张胜林(右四)陪同中国土木学会领导检查平塘特大桥

  另一种榜样


  现代桥梁建造始于欧洲,如今中国一马当先。改革开放前虽有一些大桥跨越了中国的河川,但大多由外国人设计建造。十几年时间,从追赶到引领,从中国制造到贵州制造,贵州桥梁走过了高效消化、吸收、再创新之路。


  2016年,张胜林多了一个身份——贵州桥梁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工程师。在这个近乎清一色男性从业者的行业里,张胜林成了为数不多的女总工。


  “现在能够接触到国内外的同行专家,共同讨论技术的发展方向。”张胜林先后编撰的《钢筋混凝土箱型拱桥补充预算定额》《贵州省公路养护工程预算定额》等多项研究成果,为交通行业作出了突出贡献。


  贵州桥梁会更加“高精尖”吗?答案是肯定的。


  为了促进桥梁的信息化建设,桥梁集团正努力建设BIM(项目信息化管理系统)。“BIM技术可以更好地实现桥梁施工的全过程管理,能够更好地实现进度目标和成本目标。”张胜林说道。


  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这或许是每一个女工程师都会面对的问题。


  “长期呆在工地是无法避免的,因为施工方必须在现场。按一般一个项目的周期,我至少要在现场两年时间。”


  张胜林的儿子今年大四,学的电子工程专业。“专业当初是他自己选择的。”张胜林自豪于儿子的自主能力,另一面,她也愧疚,“我的父母帮我承担了很多家庭事务,别的妈妈更多的是照顾孩子,而我只是儿子的参照物。不过很欣慰,儿子很独立。”

  “想对刚毕业的自己说什么?”笔者因循而至,不禁好奇。


  热爱文学的她发来一句话: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点击下载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09号 贵州省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闻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黔ICP备13004279号-4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10001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当代先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贵州省委当代贵州杂志社主管主办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90960 中国互联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 www.123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