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村一园”:贵州山“花”烂漫

《当代贵州》2017年第47期

  文_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 / 杨刚


  “我是一名幼教志愿者,参加‘山村幼儿园计划’服务已5个年头。几年来,有酸、有苦、有甜,与孩子们在‘吵闹声’中结下深厚的感情,我感到非常快乐。”9月19日,在贵州举办的“奋斗2020,实现‘一村一园’——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专题研讨会”上,来自铜仁松桃自治县巴笼(音)山村的幼儿园教师龙莎作为优秀幼教志愿者分享了她的故事,她说,“孩子们一批又一批走完,我仍然站在这里,用心倾听孩子们的心声”。

  “山村幼儿园计划”是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于2009年发起的一项反贫困与儿童发展项目,目的是结合政府和社会资源向农村地区3-6岁儿童提供全覆盖的早期教育,试验“一村一园”并广泛推广,提高中西部贫困地区及偏远地区的早期教育机会公平和质量。

  截至今年8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地方政府合作,共在青海、贵州、湖南等9个省(区)的17个县(市),设立山村幼儿园近1800所,在园幼儿4.5万余人。



研讨会现场(贵州图片库供图)


  望园兴叹

  研究表明,我国农村贫困地区至少有20%的儿童还缺乏早期教育的机会,在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学前3年毛入园率普遍是在50%以下,不少贫困县入园率仅有30-40%。

  我国前两期《学前三年行动计划》主要是在县城和乡镇建园,但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入园率低,送孩子到城镇上幼儿园造成农村农民家庭较重的负担,不少农村贫困家庭可以说是“望园兴叹”。

  “学前教育不是义务教育,一些贫困地区政府对学前教育重要性认识不足,对学前教育支持力度不够,对学前教育的管理和举办的责任落实不到位,也没有把学前教育纳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划之中。”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相关负责人说,对于贫困地区而言,县级财政自给的能力本身不足,财政的缺口比较大,财政投入主要用于城镇的公办幼儿园,多数的农村幼儿园自然生存,缺基本的设施以及经费的保障。

  作为全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积最大、脱贫攻坚任务最重的省份,贵州2010年在园幼儿76.9万人,学前3年毛入园率55%,低于全国水平(56.6%)。为破解农村学前教育发展难题,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地方政府合作,在青海、贵州、湖南等9个省(区)的17个县(市)开展“山村幼儿园计划”试点,在试点地区招募符合条件的幼教志愿者,将村里闲置房舍资源布置为活动场地,志愿者经过培训后以“送教入村”方式为幼儿就近提供早期启蒙教育。贵州松桃和织金便是其中的两个试点县。



获表彰的优秀代表与嘉宾合影(贵州图片库供图)


  送教入村

  松桃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铜仁市贫困人口最多、贫困程度最深的县份。2012年3月,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支持和帮助下,松桃在蓼皋镇、世昌乡、盘石镇、黄板乡、长兴堡镇5个连片乡镇的偏僻山村利用村委会、学校闲置的教室和租用民房设置100所山村幼儿园。经过2年的实践,在松桃全县推广建设了494所。

  为强化幼教志愿者的培训和管理,松桃以乡镇为单位成立幼教专干为组长的联片教研组,教研组长定期下点听课,从教学方法、安全、卫生保健等方面进行指导性培训,同时立足县情,采取“总园+分园”“分园+村级园”的办学模式,对全县公办幼儿园和山村幼儿园实施集团化办园管理,走出了一条“资源共享、优势互补、以强带弱、共同发展”的学前教育集团化办园新路子。

  2014年,铜仁市全市推广松桃经验,建设了2005个山村幼儿园,近5万名儿童受益。

  织金县也是在2012年开展的试点。同年4月,织金设立山村幼儿园72所。2016年织金开展项目计划全覆盖工作,建设山村幼儿园389所,1.5万余名幼儿受益。

  今年9月,由孟山都基金会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合作实施的“2017山村幼儿园厨房改善项目”在织金县启动,全县23家山村幼儿园获捐赠蒸饭车、消毒柜、冰箱、操作台等一系列现代化电气厨房设备,用于改善山村幼儿园食堂基础设施,提高供餐效率,逾1400名儿童受益。



贵州印江自治县板溪镇大坪山村幼儿园活动室一角(印江教育局供图)


  一村一园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贵州学前教育事业快速发展,一所所幼儿园遍地开花,成为城市、乡村一道靓丽的风景。

  2016年6月,毕节市七星关区“山村幼儿园计划”启动实施,目前已建设了290所山村幼儿园,339个班,1.3万余儿童受益。

  今年1月,黔东南州剑河县“山村幼儿园计划”启动实施,前期建成山村幼儿园59所,目前已建成近100所。

  今年3月,石阡县“山村幼儿园计划”启动

  “贵州自2011年以来,学前教育事业累计投入资金近100亿元,建设乡镇(社区、街道办)幼儿园1840所,村级幼儿园4100所。”贵州省教育厅副厅长级督学潘建春告诉记者,截至2016年底,全省幼儿园8008所,在园幼儿145万人,教职工12万人,专任教师7万人,学前3年毛入园率达83%,较2010年增长28%,超过全国5.6个百分点。

  人生百年,立于幼学。贵州始终将教育扶贫作为整个扶贫开发、扶贫助困的治本之策。

  “我们将始终站在脱贫攻坚的战略高度,加快学前教育发展,实施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全力构建以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为主体,广覆盖、保基本、兜底线、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让更多适龄学前幼儿都有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贵州省教育厅厅长王凤友表示,贵州还将重点加快贫困地区农村幼儿园建设,进一步加大投入,新建、改扩建一大批农村幼儿园,努力实现“一村一园”;进一步加强农村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逐步配备专业化的教师;进一步对农村幼儿园营养改善计划提质升级;进一步抓好农村幼儿园内涵建设,推进集团化办园,提高办园质量。

  专家观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

  近年来,贵州的学前教育可以说取得了较快的发展。2012年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贵州省松桃自治县和织金县开展山村幼儿园的计划,贵州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要求各市县开展农村学前教育,并在全国率先向全省农村幼儿园提供营养餐,值得各地学习借鉴。

  许多国家都极为重视处境不利的儿童的学前教育,通过直接干预为这些儿童提供较好的学前教育条件和机会。如美国的“开端计划”、英国的“确保开端计划”、澳大利亚的“学前教育普及计划”和古巴的“教育你的孩子计划”等等。这些行动计划提供普惠、优质的公办学前教育,提高了处境不利儿童的学前教育普及率,缩小了城乡和区域间发展的差距。

  普及农村地区的农村学前教育,关乎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关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落实。实践证明,送教入村是解决贫困地区农村儿童学前教育的有效办法,也是消除绝对贫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有力举措。(详情参阅《当代贵州》2017年11月第47期“社会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