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先锋网>>国学>>正文

苏轼这六首词,写尽一个人一生各种滋味,值得反复品味

作者:京博国学 编辑:张玲玲 来源:腾讯儒家 发布时间:2018-11-07 14:38:28
 

  苏轼的这六首词,写尽人生各种滋味,值得一生反复品味。

苏轼.jpg

  一、看破人生路,万事转头空


《西江月·平山堂》

苏轼

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

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赏评:这首词是苏轼为缅怀恩师欧阳修所作的,但并非全篇都是缅人。此词的上阕是苏轼在平山堂看到恩师的词作手迹而心生感慨,其中“半生弹指声中”道尽了时光荏苒,岁月蹉跎。苏轼写这首词时已经历尽官场上的坎坷,而这些坎坷全都写进了弹指声中。


  下阕将此词的思想又拔高了一个层次。“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这句已经带上了佛家的色空观念。都说万事转头空,但你又怎么确定未转头时看到的不是梦呢?或许这句话看起来有些悲观,但其实不然。苏轼这样一个面对官场的诸多挫折都能乐观面对的人怎么会劝人消极呢?这句词中的“空”和“梦”其实都在教我们看破和看淡,坦然面对挫折,笑看自己的人生。


  二、直面人生风雨,一蓑烟雨任平生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赏评:这首词也带有典型的苏轼风格。此词作于苏轼因“乌台诗案”而被贬黄州的第三个春天,小序中写道苏轼与朋友们出游,忽然天降大雨,朋友们都十分狼狈,而苏轼却浑然不觉。此诗看似是在写生活中的出游琐事,但其中蕴含了深刻的人生哲理。


  上阕中的“莫听”、“何妨”、“谁怕”和“任”都表达了苏轼对于人生中的风雨和“穿林打叶声”的旷达乐观。“一蓑烟雨任平生”也表达了他现在虽然身无长物但仍然有对自己理想的渴望。下阕写的是雨停之时的景象,同时也向我们表达了词人心中的希望。春风吹酒醒、斜照却相迎和最后的“也无风雨也无晴”都是作者对以后生活的乐观旷达的表现。


  三、人生如逆旅,你我皆行人


《临江仙·送钱穆父》

苏轼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尊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赏评:此词是为友人钱穆父辞行而作,钱穆父作为苏轼的挚友,虽不经常见面,但情谊深长。上阕写与穆父久别重逢的欣喜和对于友人高风亮节的欣赏。同时“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这也是苏轼自己一生的写照,也是我们最应该学习的。


  下阕写送别友人的场景,但不像其他送别诗中贯彻悲情,苏轼在此词中的“尊前不用翠眉颦”借离宴中的舞女将送别的悲伤一扫而空。“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一句更是展望未来,把人生比作旅行,颇有浪漫主义色彩。


  四、婉转深沉皆浮云,人间有味是清欢


《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

苏轼

元丰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从泗州刘倩叔游南山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赏评:此词是苏轼离开被贬的黄州迁往汝州所作的,小小的迁地代表着苏轼在官场的回暖,所以此词有春天浓厚的生命活力。上阕写沿途的景观,通过浅烟和疏柳将河滩的媚表现得淋漓尽致,为下阕的野餐抒情做铺垫。


  下阕写苏轼游览饮餐的情趣,与上阕一样,苏轼抓住了特别有特色的事物来表现。旅途中的香茶和盘中的蓼茸蒿笋,将浓郁的野餐情趣铺展在我们面前。苏轼总是能从生活琐事中表现广厚的人生哲理,最后一句“人间有味是清欢”,清欢不仅仅是表达对于此次出游中浅烟疏柳、香茶春蔬的喜爱,更是对人间淡然诸事的喜爱。


  五、此身飘摇无处寻,此心安处是吾乡


《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苏轼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赏评:此词是为赞赏寓娘所作,寓娘是苏轼的好友王巩的随身歌妓,王巩被贬时寓娘依然随行。此词上阕的写寓娘的外貌,苏轼可以说把世间最好的词句都用来夸赞寓娘,甚至还有寓娘的清歌可以让炎暑之地变清凉这样的夸张手法。其实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苏轼写词时已经被寓娘的品行深深折服了。


  下阕的“此心安处是吾乡”是全诗之魂,也是苏轼写这首诗的原因。作为现代人的我们,虽然交通已然便利,但是回到故乡之后却总感觉故乡已经失去了以前的感觉,或者因为各种原因难以回到故乡,这样的心境该如何排解?寓娘早早的便告诉了我们答案:此心安处是吾乡。


  六、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赏评:此词是苏轼悼念亡妻所作,当时作者作成此词时,其妻已死了十年之久,整首词都透露着浓浓的凄凉。开头便是沉重的生死两隔,不思量和自难忘看起来有些矛盾,但正是因为相思之苦才不敢思量。


  下阕梦实交汇,在梦中苏轼得以与床边的妻子相见,但是却“相顾无言唯有流千行”,让人读罢悲从心起。最后词句又回到现实,明月夜短松冈,对比梦中的小轩窗便更加的孤苦凄凉。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09号 贵州省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闻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黔ICP备13004279号-4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10001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当代先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贵州省委当代贵州杂志社主管主办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90960 中国互联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 www.123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