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先锋网>>国学>>正文

《红楼梦西洋名物考》:透过西洋名物看红楼

作者:林颐 编辑:张玲玲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布时间:2018-09-13 09:54:21
 


方 豪著  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jpg


  红学界人才济济。若说方豪(1910-1980)是专家,倒也未必,他只是偶涉其间。方豪精专拉丁文及欧西语言,以中国天主教人物治史,擅长明清中西交通史,因及红楼梦西洋物品考。若说方豪非专家,亦是谬然,方豪史家考证的精到工夫,给红学界又开了一扇小窗。


  说红楼考之前,先说说《中西交通史》。“交通”即交流、关系。这部80万字的作品初版于20世纪中叶,暨先秦至晚清,囊括“科学之交流,艺术之影响,著述之翻译,商货之贸易,生物之移殖,海陆空之特殊旅行,和平之维系(使节之往还、条约之缔结等),和平之破坏(纠纷、争执与大小规模之战斗等)”,以其完整、系统、细致,嘉惠士林。


  《中西交通史》下卷辟出第四编,专写明清之际中西文化交流史。这部分,方豪三次论及红楼。第一次是讲述“清初自动机器与钟表之修造”,谈到《红楼梦》记钟表之处颇多。第六回记刘姥姥被自鸣钟“吓得不住的展眼儿”;七十二回记贾府有一宝贵自鸣钟竟售银五百六十两;四十五回记宝玉有核桃大的金表;九十二回记小童按时拿牌的自鸣钟;此外,第十四、十九、五十一、五十八回,亦述及钟表。第二次是讲到贾府众人探亲常携西洋货,例如五十七回的金西洋自行船,六十七回薛蟠带来一箱的洋布锦绫,并有机械的自行人。第三次是说及雍、乾二朝,西教士以画得帝宠,怡红院门首也有大幅西洋女僮画。


  如此看来,方豪确实是在中西交通史研究之时就萌发了红楼西洋名物考的兴趣。我读了《中西交通史》之后,深为他的大作折服,对这部《红楼梦西洋名物考》当然要找来细读。


  方豪详究红楼文本,经一番考证,搜罗集中书中的西洋名物,涉及布类、钟表、工艺品、玻璃品、西洋机件、美术、食品、药品、动物等。这类统计本身就是有价值的,可供相关研究者参考。方豪并在其后分析这些西洋物品的可能来源,推断为外国进贡、臣民进上、洋货买卖、田庄奉养以及与教士交往之馈赠。这些西洋物品在当时必属稀罕,非尊贵豪奢大家族不可得。“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眼花缭乱之余,慨叹世事浮沉。


  方豪并据史料记载推断曹雪芹先人可能接触的西人,在红学界引入了“中西交流”的探讨,且延展为雍、乾朝王室贵族与西人、洋货接触的历史研究。红楼梦的故事背景放置在中西交通时局,这种历史视野小中见大,宏阔而又细密,是很难得的。


  方豪在版本互校时发现“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许多原抄的字句,和其他若干“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相通,然后又加以涂改,可证它比那几个本子要晚。他据此推翻林语堂认为这是曹雪芹在乾隆己卯年亲自修订的底稿的说法。不过,后四十回到底何人续作,方豪也未做肯定判断,只谈及高鹗有校改。


  不久前,北京青年报刊文《新版〈红楼梦〉为何变成无名氏》,红学专家张庆善等人对《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做了修订,改“高鹗”续作为“无名氏”。因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把高鹗作为整理者而非作者,更加合乎情理。这并不等于否认之前研究者的功绩,而是说明了这个领域仍有许多可讨论的余地。


  近些年来,名物考方兴未艾。扬之水、孟晖女史皆因之扬名。孙机先生的《中国古代物质文化》以翔实平易广受欢迎,美国汉学家薛爱华的《撒马尔罕的金桃》等作品得到重新打捞。然而,方豪似乎仍然是一个被冷落的名字。想到方先生为中西交通史领域所做的诸般开拓,实不忍见斯人斯文依旧飘零,聆闻《红楼梦西洋名物考》推出,新曙乍现,满心欢喜,切切盼望,这一线机会可致光芒翻涌。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09号 贵州省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闻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黔ICP备13004279号-4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10001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当代先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贵州省委当代贵州杂志社主管主办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90960 中国互联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 www.123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