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先锋网 > 观点 > 正文

郭博说酒| 酒都仁怀有十万人专职卖酒,有一人专业研究酒?

作者:郭旭 编辑:田旻佳 来源:当代先锋网 发布时间:2018-04-12 16:21:06

  “在酒都仁怀,有10万人专职卖酒;但有且只有一人,专业研究酒文化。”


  这句话,出自仁怀本地酒文化研究者周山荣之口。若非了解一二,恐会觉得“这厮”(周自我指称之语)托大。但从某种程度上说,确是实情。


  周山荣之所以如此说,在于其对酒文化确有相当的研究。


  有“中国酒都”之称的仁怀,以酒为生者不知凡几。仅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2.4万余人的员工数量(据公司2017年度报告),就足以让人讶异。而仁怀的酒企并非只有贵州茅台一家,数百家生产厂商,数千家酒业公司,加上酒业上下游从业人员,构成一个极为庞大的群体。


  仁怀酿酒产业发展的蓬勃向上,决定了仁怀人对酒天生敏感,并有着旁人所难企及的了解。但也存在着如下一种情形:仁怀的经济发展水平,在贵州同级区域中,可谓先进。但文化发展水平,却与经济发展水平尚难称得上平衡。即便是在本该拥有极大发言权和解释权的酒文化领域,与相邻的四川相比,客观说来,差距也是很大。


  因着茅台酒的关系,仁怀的酒文化,可以说是以茅台为典型代表的酱香酒文化。茅台酒的光环,往往让其他酒品牌的文化显得黯然失色。在关于仁怀酒文化和酱香酒文化的研究成果中,仍是以茅台为天然的核心和焦点。这自然有茅台的光环效应所在,但也有研究者主动意识不够,茅台酒主动介入较多等原因。若要了解仁怀酒文化,茅台酒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突破点。从茅台酒文化渐及于酱香酒文化,山荣对酒文化的研究,走的便是这一路径。


timg.jpg

茅台镇(图片来源网络)


  早在2006年,山荣便编纂出版了《贵州商业古镇茅台》一书,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是书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展现了茅台从一个赤水河边不知名的小镇,经由商业发展而成为世界名镇的历程。通过此书,读者大致能够了解到“茅台”不只是一种酒的名称,而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和繁华商业的古镇之名。


  其后,山荣在酒文化领域深耕。2009年出版的《茅台酒文化笔记》一书,便汇集了山荣对茅台酒历史文化的观察与思考。虽然,关于茅台酒历史文化的研究作品较多。如著名历史学家范同寿先生的《独步酒林:茅台酒历史正义》,清晰流畅,甚为可读。《笔记》虽是山荣的早期作品,非特切合了茅台官方“做好酒的文章,走出酒的天地”的定位,还是其成长经历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到2016年,山荣推出了《人文茅台》一书。写作视角上,山荣的《人文茅台》将茅台酒文化与区域文化有机的融为一体,很好的解释了茅台酒文化的独特之处及其所由来。在写作态度上,山荣是严肃认真的,在很多有争议的问题上不是人云亦云,这在当今的酒文化书写中是较为少见的。写作的内容上,《人文茅台》有着更为广阔的内容空间,对茅台酒文化的书写深入且全面。从结构上说,各篇章内容紧凑,篇幅不长,图片精美,适宜阅读。

537ae95fNf994a83f.jpg

《贵州商业古镇茅台》


  在通读《人文茅台》之后,我对此书的定位是“区域酒文化写作的成功尝试”。说其写作属于“区域酒文化”,乃因其就茅台乃至仁怀的文化与酒文化为写作对象。我们经常说“中国酒文化”如何,实则是忽略了“中国”不但地域广袤,具体时空情境下的所指也不太同一。区域酒文化的写作,或可为“中国酒文化”提供更好的解释路径。说其成功,是基于上述写作视角、态度、内容和结构所言。说其是“尝试”,是期待着中国酒文化研究领域出现更多带有区域文化色彩的作品。


  周山荣之所以如此说,在于其对仁怀酒业发展及其逻辑有着深刻的了解。


  在山荣看来,老家一带乡人的酿酒情形,构成了其早期经历的重要图景。从某种意义上可说是一种“隐喻”,暗指其成长之后,所从事的职业与酒有着不解之缘。作为一个80后,山荣与同时代人相比,其成长之路颇显独特。早年勤工俭学,后得怀庄酒业陈果先生的资助。大专肆业到怀庄酒业工作,“做酒”所需的每一个环节,山荣都曾亲历,并曾任怀庄酒业的办公室主任。


  再后来,山荣通过考试进入公务员系统。从乡镇基层公务员做起,因文笔出众,好学且爱思考,不几年便升任正科级职务。这在讲究文凭与出身的公务员系统中,是很少见的,其时山荣年仅而立。在不同岗位工作之余,山荣对酒文化的研究与思考,对仁怀乃至中国酒业发展的观察,从未停止过。前面述及的几本书,都是其在工作之余潜心研究的成果。


  在山荣所经历的职务中,尚有仁怀市人民政府经济研究室主任一职。如众所知,仁怀市无论是从业人员,还是GDP比重等方面,酒业都占据绝对重要的位置。经济研究室所关注的,也多聚焦于酒业及其相关产业的发展。在为《华夏酒报》等报纸所撰写的系列文章中,山荣从一个曾经的从业者、一个研究者、一个政府管理者的眼光,发掘仁怀酒业发展的潜力及其存在的问题。


  在一篇关于仁怀市白酒产业发展情况的报告中,山荣认为,仁怀酒业发展具有如下特点:产能产量不断扩大,但产业规模仍然较小;企业发展较快,但整体实力偏弱;产业集中度较高,但距产业集群差距较大;产品市场总体看好,但结构性矛盾突出;骨干企业稳定增长,但利润空间普遍被压缩;实际投产总体稳定,但企业信贷需求旺盛。也面临着一些亟须解决的问题:如行业深度调整仍在持续,影响企业投产达产;企业融资困难,持续发展能力不足;人才资源不足,市场开拓乏力;标准体系缺失,市场监管有待加强;品牌散小杂乱,区域品牌影响力低;基础设施滞后,要素保障亟待提升等。并从行业、企业和政府各个层面,提出了应对之策。虽很难说山荣关于仁怀白酒产业发展的研究,多大程度上影响或者说成为了地方政府的决策。但在仁怀酒界的影响力,却持续扩大。同时因其对仁怀酒业的剖析客观公正,逐渐得到酒业“大佬”们的认同。这也奠定了其从文化研究向探寻产业发展逻辑转向的基础。


  无论是对酒文化、茅台酒文化的研究与书写,还是对仁怀酒业发展状况及其逻辑的思考,都是山荣介入、传播酒文化的重要基础。在网络上,山荣有“山荣说酒”“山荣酒话”等不同栏目,为读者提供关于酒文化尤其是酱香酒文化的不同内容。“说”也好,“话”也罢,体现的都是山荣对酒业和酒文化的思考。其实,运用不同媒介传播酒文化,山荣早就有所尝试。传统的报纸、杂志、书籍、电视纪录片,新兴的网络、自媒体、客户端,都有涉足。前面说及的《人文茅台》一书,其底稿便是山荣为仁怀电视台拍摄的同名纪录片撰写的解说词。


  尤其值得一说的,是山荣心念所及的“酒业通讯社”微信公众号和“山荣说酒”线下互动活动。“酒业通讯社”的账号主体是个人,标榜“中国白酒业的‘思想搬运工’”,致力于“把靠谱和不靠谱的白酒行业资讯、观点、思想都告诉你!”实质上,“酒业通讯社”所刊布的原创文章,大多都是关于仁怀酒业和酱香型白酒的。其近期推出的《你见过凌晨四点的茅台吗?我见过》《你有过在32℃高温中挥汗如雨的酸爽吗?我有过”》等文章,标题虽有着新媒体的典型特征,内容却是写实的,站在酒业从业人员的角度,为读者提供了全新的视角。


  如果说新媒体上的传播,尚缺乏现场感的话,那么“山荣说酒”线下活动,则可说是仁怀的一大创举了。在今年的3月29日,山荣举行了一场名为“茅台镇中小酒厂的生存逻辑”的互动活动,在对报名资格有所限定且门票不菲的情形下,仍吸引了约150人参与,其中不乏仁怀本地知名的酒业家。在仁怀这样的小县城,能吸引如此规模和级别的人参与,可见山荣的声名及其所关注问题的重要了。


  自2012年中国白酒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以来,仁怀市的酱香型白酒产业,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形势。大面积的停产,并不是某些酒厂的特例。虽则贵州茅台酒2017年度实现了582亿元的营收,但仁怀市其他中小酒业,普遍面临着投产不足、市场开拓乏力、品牌建设欠缺、定位模糊等严重问题。我想这就是山荣的线下活动有如此吸引力的原因。


  对酒文化的钻研和对仁怀酒业多年的观察,使山荣对问题的看法,有着一般人所不及的地方。近年来,酒业职业经理人开始出现。此前的酒业企业家,多数是从企业内部成长起来的经营管理人才。与中国酒业蓬勃发展相适应,酒业咨询行业也开始出现。但就目前的情形看来,较多咨询机构或咨询师,对于理论体系或诠释框架的了解或者较为系统和深入。但其对具体行业的把握和了解,或恐难言深入。山荣既拥有酿酒行业从业经历,又对酒文化有着相当的研究,还在政府相关部门从事研究和管理工作,而且还服务于酒业行业协会,种种资源的汇集,加上自身的努力思索,对仁怀酒业的研判和透视,自要深入贴切得多。


  在山荣的朋友圈中,贴出了下一次线下活动的主要日程。在5月19日,活动主题为“酒老板:你的焦虑、未来与机会”。我想,这也正是仁怀本地的酒老板所关心的问题。酱香酒的昨天,伴随着阵阵痛感高歌前进。当下的仁怀酱香型业,面临着如何再定位和如何继续发展等问题。期待着山荣的解答,对仁怀酱香酒业的发展提供更多助力!


  作者简介:郭旭,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人,贵州商学院副教授,博士毕业于江南大学,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博士后工作站博士后研究人员,长期从事酒文化写作和酒业发展研究。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