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先锋网 > 观点 > 正文

先锋时评|产业革命:深度挖掘农业比较优势

作者:岳振 编辑:闵捷 来源:当代先锋网 发布时间:2018-03-07 11:40:34


文/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 岳振


  正在贵州大地迅猛推进的农村产业革命,重在以农业产业结构调整为抓手,立足地方要素禀赋,优化种养结构,提升土地资源的利用效率,深度挖掘农业比较优势,达到农村产业兴旺、农民增收致富的目的。

  农村产业革命是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时代需要。缩减低效玉米等作物、调高调优经济作物种植,扩大蔬菜、食用菌、中药材等绿色农产品规模,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用好产业基金,开拓市场渠道等,都契合了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高质量发展要求。不管是从改变贵州农村产业现状和推进脱贫攻坚战略考虑,还是从缩小地区差距、实现赶超进位的发展目标而言,推动农村产业革命,都是紧迫之举。

  经济实现长期健康可持续发展,必须不断进行产业结构优化调整。依据地区资源要素优势培育的产业形态,构成了区域经济发展的长足动能。在农业产业内部,结构缺陷导致的增长不足,成为“三农”进步的一大障碍,贵州现在面临的情况是,不少地方的农业产业结构,长期与要素禀赋决定的比较优势出现一定程度的背离,种养效率不高,对脱贫攻坚的推动作用发挥不够。因此,调整产业结构,就成为推动农村三次产业融合发展、促进产业兴旺的头等大事。

  从资源配置的角度看,农村产业革命是以土地资源要素的合理利用为基础,把较为分散的山地和农村劳动力进行重新规划利用,结合当地交通信息环境、生态资源等优势条件,导入生产效率更高、附加值更大的经济作物、畜牧产业,让土地、农作物、劳动力等要素形成效率更高的市场组合,更好满足消费升级带来的高品质生活需求,让作为供给方的农民在产业利益链条和定价机制上更具话语权。

  进入农产品品质竞争时代,满足口粮自给需求的种养习惯必须改变,否则农村不会美、农业不会强、农民不会富。比如很多地方种植玉米,在整体市场存量压迫下,并不具备参与市场竞争的品质优势和渠道优势,很有可能成为种植成本高企的廉价农产品,而自我消化不仅存在较长的变现周期,且原本微薄的利润还会被变现成本二次冲销。这样的低效种植与生产,实则是土地资源的低效利用甚至是浪费。

  贵州不少山区的百姓长期贫困,一个重要原因是土地资源没有得到高效、充分利用,粗放投入、低效产出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耕作惯性和思维定势。由于区位条件、交通状况等客观条件的限制,区域要素资源的比较优势难以有效发挥,人们满足于一亩三分地上机械而自给自足地春播秋收,缺乏产业化引导,很大程度上导致贫困痼疾难除。

  更大范围而言,农村产业粗放导致的另一个更严重后果,是扩大了区域经济发展差距。农业农村发展的动力根源,一定是内生于区域资源要素优势的产业活力。这种产业活力,蕴藏在丰富的劳动力资源、绿色生态的山水土地等自然资源当中,其挖掘过程需要多方参与,比如企业主体的建立和“资本下乡”带来的金融支持,特别是政府引导力量的介入,能够唤醒农民的产业意识,从而激发他们参与市场化生产。让大家“从山脚爬上山顶看世界”,才是更好体会、观察发展差距的最好视角,才能最大限度激发赶超潜能。

  如今的交通状况、信息环境、技术条件都已发生了巨大变化,进行农村产业革命已不存在客观障碍,关键是思想解放是否到位。从决策执行者层面讲,领导干部应该有思想大解放的决心,把市场化思维切实立起来,下大力气引导农民优化种养结构,推动山地高效农业打开新局面。哪怕是在低效种植根基较深的地区,都没有不想致富的农民!只要引导得当,农民“经营自主权”势必会随着时代进步和市场需求结构变化的方向变动。

  农业产业结构优化的立足点,是需求结构的深刻变化。根据需求变动调整种养结构,高效利用有限的土地资源,除能够直接带来农民增收,还能产生一些重要的、更可持续的新变化,比如随着替代种植的推进,农民的生产技能和学习能力会逐渐提高,同时,伴随市场渠道的纵深开拓,农民的开放意识和服务理念会得到培养与增强,这些都是乡村振兴所必须培育的内生力量。(见《当代贵州》2018年第9期 )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