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当代贵州客户端下载我要投稿用户登录 返回首页 省领导活动报道集 贵州省人民政府常务会议直播贵州省人民政府访谈 贵阳市人民政府访谈
当代先锋网 > 观点 > 正文

郭博说酒|独酌又何妨?

作者:郭旭 编辑:田旻佳 来源:当代先锋网 发布时间:2018-02-07 11:48:26

  记得看到过一篇介绍如何饮酒的网文,其中有一条建议,便是秋冬季节不适合独酌。我想的问题是,莫不成春夏就适合独酌了么?


  但这也颇可见出一般人对独酌的看法。乡居时候,乡中亲友多有喜好独酌者。父亲在时,便是如此。早晨起来要喝一点,饭点要喝,晚上也要喝,一日不可无酒。见此情形,很容易将独酌和嗜酒、沉溺于酒等同起来。


  从酒的性格上来说,它是火热的。都说酒拥有水的外形、火的性格。我想这是不错的。酒从来都是喧嚣嘈杂的,都是属于群体的。但若是一个较大的群体喜好酒,却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如周以来人们眼中“商”人的嗜酒。直到汉初,还有“无故群饮,罚金四两”的律法,可说是《尚书》“群饮,汝勿佚”的汉代版本。


90445c6a9610ff28cc000f87db084782.jpg

古人独酌(来源网络)


  尚不清楚“群饮罚金”的律法,是否对后世“独酌”之风产生若何影响。但人们的独酌,恐亦与酒之发展历程相伴随。在文人的题咏中,独酌也是一个较为常见的主题。


  李白似乎是古来歌唱独酌中最为知名的诗家了。其《月下独酌其一》云:“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耳熟能详的,想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等句。但在我看来,“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才是李白歌咏独酌的真正原因。在《月下独酌其二》中,李白说“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亦是流传千古的名句。无论怎么歌咏赞叹,作为酒人的李白,孤独才是其选择独酌的真正原因。


  南北朝时候的沈炯,有《独酌谣》传世。云:“独酌谣,独酌独长谣。智者不我顾,愚夫余未要。不愚复不智,谁当余见招。所以成独酌,一酌倾一瓢。生涯本漫漫,神理暂超超。再酌矜许史,三酌傲松乔。频烦四五酌,不觉凌丹霄。倏尔厌五鼎,俄然贱九韶。鼓殇无异葬,夷跖可同朝。龙蠖非不屈,鹏鴳但逍遥。寄语号呶侣,无乃太尘嚣。”起首便是一串的“独”字,感慨再四再三,那一份孤寂,非曾亲历者难以体会一二。何以独酌独谣?盖因身边友朋,智也好愚也罢,有所谓“相识满天下,相知能几人”,连一个能一起对饮的人都没有。“一酌倾一瓢”,如牛饮,如悬瀑。饮酒之多,恰可见其惆怅几许了。


  有醇儒之称的杜甫,其独酌又多了一份揪心。在《独酌成诗》中,杜甫云:“灯花何太喜,酒绿正相亲。醉里从为客,诗成觉有神。兵戈犹在眼,儒术岂谋身。共被微官缚,低头愧野人。”总体来说,也是无所依托,兵戈在前,独善其身亦不可得,何谈澄清天下?望苍茫大地,孤独彷徨,不独酌又何为呢?在《九日五首》中,杜甫写道:“重阳独酌杯中酒,抱病起登江上台。”其背后的凄凉与孤独,亦可想见。


  唐人白居易,其饮酒颇有特色。通读《白集》,发现其有饮卯时酒的习惯。卯时为晨五点到七点,亦即刚起床之时。尤其是到了晚年,病痛增多,或因年岁增大后睡眠日少,白居易自述饮卯时酒的诗句增多。我想,大清早的起来便喝酒,恐亦只有独酌了吧。在白居易的诗句中,果有好些是描写独酌的。《池上有小舟》云:“池上有小舟,舟中有胡床。床前有新酒,独酌还独尝。”小舟、胡床、新酒,此情此景,正适合独酌。


  在《效陶潜体诗十六首》中,白居易说:“及此多雨日,正遇新熟时。开瓶泻樽中,玉液黄金脂。持玩已可悦,欢尝有余滋。一酌发好容,再酌开愁眉。连延四五酌,酣畅入四肢。”虽未明言是否独酌,但亦是新酒可品,几杯下肚,不免容光焕发,愁容消散,酣畅无匹。白居易又说:“朝亦独醉歌,暮亦独醉睡。未尽一壶酒,已成三独醉。”(《效陶潜体诗十六首》)独醉、独歌、独睡,独酌似乎确与孤独相连。


  “独酌无多兴”(《小岁日对酒吟钱湖州所寄诗》),若非迫不得已,何人会选择此“无多兴”的“独酌”?独酌,恐怕只会平白增添饮者的孤独之感了。


  宋人曹勋有《独酌谣》,略云:“我有一樽酒,来自故人家。故人久相别,十载隔天涯。相思不相见,对月开注霞。一酌延清风。清风为我开灵襟。再酌劝明月,明光徘徊冷光发。三酌望故人,明月清风颜色。”故人十载未见,今有一壶酒来,多年的相思和想念,尽在这一壶酒中。与清风明月对酌,不亦乐乎?然则,此种相思与想念,能和谁人诉说?便是有酒,恐也只有这作者与友人方能体悟其中之种种。故人既未能前来,就只有独酌了。满怀欣喜之中,恐亦透着些许孤独与凄凉。


  孤独,想是人世间最难忍受的苦楚。千百年来,月,还是那一轮月。孤独,还是那一份孤独。愁苦,还是那一般愁苦。幸好有酒,非特催发了几多让人动容的诗句,还能让人排解些许的孤寂。即便独酌,又有何妨?若不独酌,又当何为呢?


  作者简介:郭旭,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人,贵州商学院副教授,博士毕业于江南大学,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博士后工作站博士后研究人员,长期从事酒文化写作和酒业发展研究。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