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当代贵州客户端下载我要投稿用户登录 返回首页 省领导活动报道集 贵州省人民政府常务会议直播贵州省人民政府访谈 贵阳市人民政府访谈
当代先锋网 > 观点 > 正文

郭博说酒|古人为何喜欢雪夜饮酒?

作者:郭旭 编辑:周文君 来源:当代先锋网 发布时间:2018-02-05 13:59:26

文/郭旭


  虽已立春,但华夏大地,近日却普降大雪。连海拔仅400米的茅台河谷,也飞起了雪花。


  关于雪,“瑞雪兆丰年”之类,是产生于农业文明的谚语,得以广泛流传开来。但在知识界,大家耳熟能详的,恐是《世说新语》中所记载的一则故事。《世说新语·言语》“咏雪”则云:“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门外雪花飞舞,守着火炉,一家人聚在一起谈论文章,是多美妙的一番场景呵!引出的这个典故中,谢安的侄子将下雪比拟为向空中撒盐,虽然形似,却难脱俗气,不够清灵。倒是其侄女儿若柳絮迎风飞舞的比喻,更加传神贴切。


  但这样的比喻,也一定是江南之人,方才得以揣摩出来。而其传神奇妙之处,若非亲到江南,恐非柳絮迎风飞舞以喻下雪,反倒得在下雪之时,去想象柳絮纷飞的情境。正若儿时背贺知章的《咏柳》诗:“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载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因生长于西南乡间,从未见过柳树。老师的教学,也没有今日常见PPT图像或视频的展示,只能去想象柳树究竟长成什么样子。清新脱俗的雪景,以及奇妙传神的譬喻,似乎只有江南人才能体会。


mp49467987_1450519679161_4_副本.jpg

古人雪夜饮酒图(来源于网络)


  同样在《世说新语》中,记载了“雪夜访戴”的故事。《世说新语·任诞》云:“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王子猷者,东晋书家王羲之之子王献之也。戴安道者,东晋琴家、艺术家戴逵也。《晋书》载其“能鼓琴,工书画,其余巧艺靡不毕综”。


  眠觉、开室、命酒、赏雪、咏诗、乘船、造门、突返、答问,这一连串的动作,将王献之潇洒自适、任诞放浪、不拘形迹的性情描摹出来。乘兴而来,兴尽而归,如此而已,何必见戴?雪夜,确实是适合饮酒、访友、兴起的。雪与酒,又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唐人白居易的诗句中,多有咏酒及雪者。如《赠元稹》有“花下鞍马游,雪中杯酒欢”之句。其《雪夜小饮赠梦得》云:“同为懒慢园林客,共对萧条雨雪天。小酌酒巡销永夜,大开口笑送残年。久将时背成遗老,多被人呼作散仙。呼作散仙应有以,曾看东海变桑田。”雪夜小饮以消永夜,想起了友人刘禹锡,题诗一首以赠之,不亦是一段佳话么?《雪夜对酒招客》云:“帐小青毡暖,杯香绿蚁新。醉怜今夜月,欢忆去年人。暗落灯花烬,闲生草座尘。殷勤报弦管,明日有嘉宾。”仍是雪夜,对着新醅之酒,招呼三五好友前来,对饮一番,又是另一番景象。“新雪对新酒,忆同倾一杯。自然须访戴,不必待延枚。”(《雪中酒熟欲携访吴监先寄此诗》)新雪,新酒,能不饮一杯,能不怀友人?


  但在白居易的酒诗和劝酒诗中,我最喜欢的还是《问刘十九》一首。诗云:“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在与友人合作的《论白居易诗歌中的酒文化内涵》(《美食研究》2016年第1 期)一文中,我们是如此解读的:“新酿初成,炉火正旺,小巧朴素的红泥火炉,正适合三两好友围坐。天色渐晚,很快便要下雪了。此情此景,不由让诗人酒兴大发,想起了他的朋友刘十九。白居易似乎是很委婉的问是否可来同饮一杯,但实际上,如此良辰美景,酒人是丝毫不忍拒绝的。古往今来,劝酒如白居易这般文雅,这般发自肺腑,这般让人难以拒绝者,颇为少见。《问刘十九》一诗,便成为了酒文化史上的绝唱,成了劝酒诗的经典之作。”记得某年在江南大学,午后大雪,晚上与水哥电话,我只说见此情景,想要念一首诗。电话的两头,我们两个酒人,同时念出了白居易的这几句劝酒诗。


  雪景,确实是适宜饮酒的。欧阳修说,“惟有酒能欺雪意。增豪气。”(《渔家傲·十二月严凝天地闭》)此是雪时饮酒之一因也。“对雪惘然怀酒伴”(《和范倅十首》),亦如白居易一般,见到雪景,不免想起了友人和酒友了。宋人舒岳祥《正仲入鄞叙怀送别二首》云:“遇事无心心自放,如今心事放尤难。酒开愁绪汤浇雪,书润枯肠火养丹。”则又另有因由。怀友也好,赏景也罢,消愁也好,雪景与饮酒,都是分不开的。


  明人吴彬在《酒政六则》中,对适合饮酒的场景,进行了概括和总结。“积雪”、“新月”,在吴彬看来,都是适宜饮酒的绝佳时刻。但吴彬并未详细解释“积雪”之时何以适合饮酒。晚明的袁宏道,在其《觞政》中,对此倒是有详细的解释。


  据个人的阅读所得,袁宏道算不上是一个海量的酒人。但无论是在酒类品评,酒人品第,酒文创作,还是饮酒场景的塑造等方面,都是绝顶高手。他所编纂的《觞政》,几百年来在酒人中享有令名。袁宏道认为,“凡醉有所宜”。他的意思,即便是开怀畅饮,也应该讲究一下,要有适宜的时间和场景。那么,哪些场景适合饮酒呢?


  在《觞政》“四之宜”中,袁宏道所列举的其中一条,就是“醉雪宜夜,消其洁也”。雪夜饮酒,可以更好领略雪之皎洁。在“五之遇”中,袁宏道将“凉风好月,快雨时雪”列为饮酒的五合之首,其余四种场景,是“花开酿熟”、“偶而欲饮”、“小饮成狂”、“初郁后畅”,在在均是值得饮酒的好情境。


  “寻僧解忧梦,乞酒缓愁肠”(杜牧《郡斋独酌》),“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作者简介:郭旭,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人,贵州商学院副教授,博士毕业于江南大学,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博士后工作站博士后研究人员,长期从事酒文化写作和酒业发展研究。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