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当代贵州客户端下载我要投稿用户登录 返回首页 省领导活动报道集 贵州省人民政府常务会议直播贵州省人民政府访谈 贵阳市人民政府访谈
当代先锋网 > 观点 > 正文

郭博说酒|“仿茅酒”:民国年间的“酱香”

作者:郭旭 编辑:周文君 来源:当代先锋网 发布时间:2018-02-02 16:03:26

文/郭旭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茅台酒声誉鹊起,饮用茅台酒成为了一种新的消费时尚。随着茅台酒的发展,仿造问题也越来越突出。加之其产量有限,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这给仿制茅台酒者以很大的生存空间。


  在贵阳市仁怀同乡会所办的《仁声》杂志中,曾有这样的话:“各地皆有冒充之茅酒出售,其价值反较诸茅台酒厂为少,真伪不言可知也。是类假酒,自然难以顾及对茅酒富有经验者。然初欲尝试茅酒佳味之顾客,则多上当。常有费巨资而不得良酒,反曰‘茅酒不过如此’。实在非茅酒之不良,而系顾客未得真正茅台酒也。聊以介绍,初欲尝试茅酒佳味者,可以问津焉!”(《本会介绍真正茅台酒》,《仁声》第1卷第1期,1947年1月15日出版)这是一份极为可靠的材料,它说明在当时假冒茅酒已经对人们的消费心理,产生了极为不好的影响。


  著名作家高阳说,民国时期任何产品一受欢迎,即有“西贝货”及仿制品出现,茅台酒自不例外。贵州军阀袁祖铭之父袁干臣,极为好酒,加以生意上的关系,得到当时贵州省当权者周西成的支持,在贵阳设厂酿造茅台酒。但因水质和酿酒技术不合格,做出来的酒只比土酒稍好,丝毫没有茅台酒的味道。而又偏要叫做“茅台酒”,因此得了一个雅号,叫做“袁老太爷茅台”。吴鼎昌做了贵州省政府主席之后,也曾在花溪设厂制造茅台酒,产品比“袁老太爷茅台”进步,然而和真正茅台酒的品质,相差实在太远(此处高阳误认此种仿造茅台为赖茅,他处错误叙述甚多,可见人们对茅台不甚了解)。高阳还写道,他曾听说过有一种假冒的“华茅”,外表和真的完全一样。因为小口瓷瓶上的招贴,即是在印真正华茅招贴的那一家印刷所承印,最妙的是这家印刷所即为华家的事业之一。如此宽宏大量,在现代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细细想来,恰好反映了工业社会与农业社会相反的特质。工业社会大量生产,为了保持产品销路,当然要保护自己的商标。农业社会的名产,往往供不应求,有人冒充,不但于己无损,且可借以扬名,反正真正内行,自能辨别真伪。当然,农业社会的人情敦厚,亦是能容忍冒牌的原因之一。(高阳:《古今食事》,华夏出版社2006年版,第161-162页)高阳先生在这里说到的假茅台,其实是仿造和冒牌两种。高阳虽然不是史学家,但在其自相矛盾的叙述中,还是透露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在茅台品牌的早期发展史上,假冒产品确实不少。否则贵阳市仁怀同乡会就不会专门谈及“假酒”的问题了。


微信图片_20180202153119.jpg

酿酒白描图(图片来源网络)


  根据当时文献的记载,成义、荣和的茅台酒取得成功之后,“垂涎此种厚利,羡慕此项美名,继而倡导,设厂仿造者大有人在。所谓遵义集义茅酒,川南古蔺县属之二郎滩茅酒,贵阳泰和庄、荣昌等酒,均系仿茅台酒之制法,亦称曰茅台酒。”(张肖梅:《贵州经济》第十二章“工商业调查”,上海:中国国民经济研究所,1939年版第L21页)则在20世纪三十年代就有遵义集义茅酒、四川古蔺二郎滩茅酒(即今郎酒)以及贵阳泰和庄、荣昌等酒家的仿茅酒。


  曾任贵阳市市长和贵州省建设厅厅长的何辑五言:“相继有贵州茅台酒厂(即俗称金茅)及富源酒厂(俗称丁家醇茅)在贵阳市郊酿造,越茅酒厂于平越县酿造,此数厂所出之酒,即所谓仿茅酒是也。其品质以华茅居首,赖茅及荣和烧坊茅酒次之,金茅与越茅及丁家醇茅又次之,因之价格亦各有差异。”(何辑五:《十年来贵州经济建设》,南京印书馆1947年版,第98页)四十年代又有所谓的金茅、丁家醇茅、越茅等仿茅酒。其质量自然不能与真正的茅台酒相提并论,但在市场上的影响是不可低估的。随浙江大学西迁贵州遵义的史地学家张其昀也说:“酒为贵州名产,尤以回沙茅台为最驰名,因产地而著称,茅台为旧府属仁怀县西之村落,酿造最为得法。遵义密迩仁怀,县西之鸭溪场,亦深得茅台酿造之法,产酒有‘次茅台’之称,又以‘雷泉’驰名。”(张其昀主编:《遵义新志》,杭州:国立浙江大学,1948年版,第119页)则有“次茅台”之称的鸭溪“雷泉”酒(今鸭溪窖酒),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回沙工艺,当亦是仿照茅台酒技艺酿制。


  据曾执掌“华茅”的华问渠回忆:“资本雄厚的商人,直接在茅台建立酒厂生产茅酒者有之(如恒兴),在贵阳设厂酿造名之曰贵阳茅酒者亦有之。如贵阳金姓酒厂所产之酒即称为‘金茅’。类似的不止一家。各家竞争剧烈,但购买者还是以成义茅酒为目标,购之不得,才降格转购别家。为了区别各家的‘茅酒’,一般人都称成义茅酒为‘华茅’,以别于别家,如‘赖茅’、‘王茅’以及‘金茅’之类。实际上,‘赖茅’‘王茅’,确为茅台村所制之酒,味虽逊于‘华茅’,而究竟由于制法相同,水源相同,酒的质量亦相差不甚远。至于非茅台所酿制,而动辄即冠以什么‘茅’之名者,不过是较纯的普通烧酒而已。”(华问渠口述,王萼华记录整理:《贵州成义茅酒(华茅)纪略》,见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贵州省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贵州文史资料选辑》(第4辑),贵州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229页)产于四川古蔺县二郎滩的郎酒在当时自可归于仿茅酒一类,暂置不论。我们所能了解者,尚有集义茅酒和越茅。


  在抗日战争之前,就有人迷信科学,在遵义龙坑场上办有一家“遵义集义茅酒厂”。这家酒厂由几个朋友集资兴办,参加集资的人有蒋仲怡、乔浩然、张烁之、田瑞藩、段质夫、高俊之、晋竹筠。由晋竹筠任工厂负责人。他们用起会的方式,筹集了大洋一千元起家。聘请茅台郑酒师的弟子邬某某主持酿造技术,并利用这一关系引进曲种和陈醅。陈醅在运送途中被成义酒厂发觉,遭地方民团中途拦截。遵义方面则以蒋仲怡的关系,争取到了桐梓系元老蒋丕绪的支持。蒋派武装人员去接应,才得以强制通行。该厂厂址在遵义龙坑场附近,厂房到1984年时仍在。在技术上,仍然采用回沙工艺,酿造用水就在厂房附近,是沙质页岩中渗出的地下水。包装用上釉的陶质瓶,是在马坎沙岗坡烧成,保持茅酒瓶的造型。商标比成义茅酒更为考究:系的轻磅纸,在上海彩印并上光,命名“状元红”。图案是一束美丽的花——“状元笔”,今人称为“紫玉兰”。商标上印有挂着厂名衔牌的大门,外包装采用木箱。集义茅酒先后生产五六年,能日产酒三百斤。因为其是仿造的茅台酒,几年之间就已经很有名气,远销京沪一带。1935到1936年之际,正拟扩大生产,因为资金不足,各股东之间又产生纠纷,最终倒闭,以至于停产。(晋润昌:《集义茅酒》,见《遵义文史资料》(第4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遵义市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印,1984年版,第178-179页)从这一段叙述中我们知道,这家仿造酒厂最后以倒闭停产而告终。他们能认识到茅台酒生产中水质、酒师、陈醅的重要性,是极为难得的。仿制酒的冲击,也是茅台酒早期发展中所面临的一个重要难题。


  在平越县(今贵州省福泉市),也有人酿制仿茅酒,称作“越茅”。根据越茅酒厂创始者后人的记述,为祖籍平越县刘智先(学名刘鸿周)创办。刘智先1914年生于贵阳,1938年从上海就学归黔后,在平越中学任教。在抗日战争的特殊时代背景下,刘走上了“实业救国”、发展生产以求“民富国强”的道路,遂与同宗联合从事实业开发,在平越县北门外皂角井地方创刘氏农场,种植林木、果树,引种国外烤烟,开发煤矿,建立酒坊,兴办学校。1941年起独立支撑各项业务,在原有白酒作坊的基础上创办“越茅”酒厂。1943年摸索出一套用新法培养茅酒曲菌,改革窖藏、发酵工艺流程,成功地酿制出具有贵州茅酒特色的醇、香、味均佳的商品“越茅”酒供应市场。由于“越茅新工艺生产流程科学性强,掌握制曲、发酵,湿度准确,不仅酿造周期短,且酒窖利用率约高于他厂三倍,而出酒率也约高出百分之二十,并保证了质量标准稳定不变,成本也相应降低,每一季度即可酿制一批成酒出厂,故有‘三月酒’之称。”“越茅”生产,选用高梁、荞子、稻、麦为原科,以高梁为主(50%),配料十分认真。该厂从制曲、发酵、蒸溜、窖藏至包装一系列生产过程层层把关,保证质量。在短短三年时间,不仅在黔南各县市场畅销,而且大量销至贵阳。1945年年产量达8万瓶左右。“越茅”的包装,仍按贵州茅酒传统规格,黑釉、园瓶、小口、木塞封固,每箱五十瓶包装运销各地。其商标以上为麦穗、高梁,下为红底金字“贵州越茅”加上“贵州特产(出售香港的改写‘中国特产’)、世界弛名”八个金字分列左右,“贵州平越刘氏农场出品”十字排列下行,图式美观大方。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越茅”经重庆顺长江直销上海,并在南京路设立“越茅酒厂办事处”从事推销。1946年扩销至广州、香港。由于业务发展太快,刘智先一人内外兼顾不及,以致受上海办事处负责人马某的欺骗,将货款盗汇其老家四川,致使缺乏资金,酒厂受挫。经办事处赵某电告后,刘智先赶赴各地收拾残局,结果资金损失过半,愤而抛弃“越茅”经营业务,“越茅”酒厂停办。(刘家骝、刘诚:《越茅史话》,见黔南州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印:《黔南文史资料选辑》(第3辑),出版时间不详,第112-115页)实际上,所谓的越茅酒,与茅台酒没有多大的干系。


  如果说贵阳市场上出现的仿茅酒,即便被人们误认为是茅台酒真身,也只是饮者的不自知。因在政府的课税体系和酒品分类中,便有“仿茅酒”一项。平越县生产的“越茅”,无论是从技术人员还是原料等方面,都与茅台酒迥然有别。其之所以能在数年内外销甚巨,完全是因为其“贵州越茅”这一称呼,让人误以为是真正的贵州茅酒中的一种。用今日的眼光来看,刘氏所创办的酒厂不啻是赤裸裸的仿制和假冒,而且规模巨大。幸而终于停业,否则对茅台酒的市场冲击当更大。


  作者简介:郭旭,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人,贵州商学院副教授,博士毕业于江南大学,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博士后工作站博士后研究人员,长期从事酒文化写作和酒业发展研究。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