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先锋网>>读书>>正文

《白银时代》王小波反乌托邦的世界,作家、诗人

作者: 编辑:徐微微 来源:搜狐网 发布时间:2018-09-12 11:16:34
 

  《白银时代》由《白银时代》、《未来世界》、《2015》和《2010》四部分组成。《未来世界》、 《白银时代》、 《2015》和《2010》,事件都发生在未来时代,主人公都是作家、画家(知识分子艺术家),其行动内容都是写作、画画这种抽象而静态的行为,但它们却衍生出一种根本的戏剧性——主人公想象和创作的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不允许”之间永远的冲突



  《白银时代》是《时代三部曲》之二,由一组虚拟时空的作品构成的长篇。这组作品写的是本世纪长大而活到下世纪的知识分子,在跨世纪的生存过程中,回忆他们的上辈、描述他们的上辈、描述他们自己的人生。与其说这是对未来世界的预测,不如说是现代生活的寓言,是反乌托邦故事。主人公生活的未来世界不仅不比现在更好,反而变本加厉地发展了现代生活中的荒谬。知识分子作为个体的人,被抛入日益滑稽的境地里。作者用两套叙述,在一套叙述中,他描写蹲派出所、挨鞭刑的画家、小说家,以及他们不同寻常的爱情;另一套叙述,则描写他自己作为未来的史学家,因为处世要遵循治史原则而犯下种种“错误”,最后他回到原来的生活、身份,成了没有任何欲望的“正常人”。这两套叙述时时交叉、重合。在所谓的写实与虚构的冲突里,作者创造出任由他穿插、反讽、调侃和游戏性分析的情境来。

  《白银时代》设定的时间是2020年,“我”受雇于一个写作公司,过着“写作的生活”。但实际上,“我们”并没有自己的写作,也没有自己的生活。从写作到做爱,一切都被规定。《白银时代》里一道热力学的谜语揭示了乌托邦世界的最根本的性质——“将来的世界是银子的”。这一谜语在小说中被重复了多次。在小说的第四节,“我”揭出谜底:老师说的是热寂之后。“在热寂之后整个宇宙会同此凉热,就如一个银元宝”,世界就成了一块银子,“在一块银子上,绝不会有一块地方比另一块更热”。这个答案正是乌托邦世界的一个最形象的比喻——乌托邦世界正是一个没有差别,也不允许存在差别的世界。热寂,意味着世界归于同一。换句话说,和白银时代一样,乌托邦完美的背后其实意味着大一统。而一个社会要达到这样,唯有通过极权与专制。这是王小波作为理工科出身的作家,对于现代乌托邦的统一状态的天才想象和创造性描述。



  在《未来世界》中,“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公司”是整个社会的最高权力机构之一。在上篇《我的舅舅》中,舅舅是位己经死掉的“上世纪末”的作家,“我”是个“有执照”的历史家。执照来之不易,但“我”因为写《我的舅舅》犯了“直露”的错误,历史家执照被打洞,“我”被送去学习班跟小说家、诗人、画家一起接受思想改造。在下篇《我自己》中,“我”因犯比“直露”更严重的“影射”错误,被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公司取消身分,没收一切,重新安置,并被安插女特务监视。后来“我”当了写手,工作轻松,但每月领工资时要遭受羞辱性的鞭笞。“我”终于回到了原来的生活,得回了原来的一切,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太太,但在受了鞭刑之后,“我”终于知道,“我再没有精力、也不想再犯思想错误了”。“我”回到了秩序井然的乌托邦世界,成为一名“知识工人”,但“我”却完全失去了创造力和生命欲望。



  《2015》中,叙述者所要描述的是从20 世纪末到2015年的事情。那时小舅王二是个画家,他的画谁也看不懂,因为“无照卖画”, 屡次被抓进派出所。最后舅舅被押进北京专门改造新潮艺术家的“习艺所”进行思想改造。改造的方式是用电刑机对付回答问题时犯错的人。之后小舅从习艺所逃跑被抓后被一个女警察押去渤海边上的盐碱地上刨碱进行劳改, 女警察则裸体晒日光浴,然后用手枪逼著犯人“性服务”。后来“我”因为发现用一行公式加上一台破烂电脑就能作出小舅的画而帮小舅平反,小舅被放出,与女警察结婚,成为美协会员,从此江郎才尽,一切都变得平淡无奇。

  《2010》是《2015》的前身。《2010》的叙述者“我”是画家王二。王二住在北戴河这个“新兴工业城市”,主持柴油机的设计。此时成年男子易得数盲症,一旦失去数字概念,就改当领导,漂亮女人都嫁给数盲领导,都有非数盲的情夫。而非数盲大都是改造了的艺术家(王二本来是画家)。在小说所描述的数盲统治非数盲的世界中,非数盲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举行一场party,而且专挑上班时间,动用公家财务尽情狂欢。由于狂欢过火,数盲们被激怒,party发起人王二作为“罪魁祸首”被施以鞭刑。王二在受过鞭刑后,终于意识到,这是一个随时可能爆发的、充满危险的国度。



  创作背景

  1992年,王晓波辞去教职成为自由撰稿人,在此后的五年中,他完成了“时代三部曲”,《白银时代》完成于1996年秋季



  乌托邦一词脱胎于托马斯·莫尔的同名小说,乌托邦小说是一种描述理想政治体制和生活方式的文学,指向是人类永恒的精神追求。反乌托邦是乌托邦的一个分支,是一种否定之否定购社会想象,当一部作品对未来的可怕幻想代替美好理想时,这部作品就变成了“反乌托邦”的讽刺作品,反乌托邦作家对邪恶事物的到来加以预警,希望他们的预言不要变成现实。

  王小波的《白银时代》就属于反乌托邦文学。王小波以他挑战禁忌的胆识,以他的幽默反讽才能和想象奇特,使他的文学作品独树一帜。《白银时代》里的人被无限弱化和压抑,在这部小说里王小波以反乌托邦的书写形式摧毁了乌托邦的美好,对未来的质疑焦虑不断诉诸笔端。

  王小波用他独特的书写方式构建了—个反乌托邦。人们失去自我,生活没省意义,世界让人陌生。在《白银时代》中传达给读者一个信息,要想使恶的乌托邦成为真正的美好的乌托邦,知识分子要敢于“说出真理,暴露谎言”。在王小波的精神世界他认为思维不仅是一种乐趣还是人快乐的本源,因此王小波的创作中总是提倡自由,王小波在《未来世界》序言中说:“我喜欢奥威尔和卡尔维诺,这可能因为,我在写作时,也讨厌受真实逻辑的控制,更讨厌现实生活中索然无味的一面”,想象有时比现实更重要。王小波通过自由知识分子的书写提出了要彰显人的独立精神,表达了对人类生存与发展的深切关怀,对扭曲畸形社会文化现象的警示——迷失大久的人帝要精神上的回归,人应该被关注。

  王小波的反乌托邦叙事不仅指向历史,而且指向未来。《白银时代》的四个作品构成了王小波的反乌托邦小说系列。王小波可以称为是消解乌托邦的高手。王小波作为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文学代表人物,在他的未来小说中,插科打诨,尖酸戏虐,玩世不恭的调侃,使得狂热时代的神坛显得滑稽可笑。在《白银时代》中王小波表现出了很高的“反乌托邦”的批判现实主义精神。他的未来小说虽是混乱的反乌托邦,但是却无愤世嫉俗的调子。主题还是比较严肃的。

  王小波未来小说的真正主题在于对人的生存状态的反思。他用反讽的手法将历史和荒诞的现实以一种黑色幽默的形式展现在读者面前。王小波运用幽默调侃的方式,机灵的戏谑解构生活中的障碍。增加了小说的趣味性。



  评论家朱航满:“白银时代”系列是王小波写作生涯中最后的完整作品,叙事的动作性微弱到极点,色调也空前灰暗,这是由作品的主题和题材决定的——关于“写作”或“创造”本身遭遇阉割的故事。

  符号学教授赵毅衡:“(在《白银时代》中)王小波的未来虽然都是秩序混乱的乌托邦,他讨论的主题至为严肃,但是他的文字觉悟愤世嫉俗的调子,或先知式的警示。他不断讪笑人类的未来,时而抛出皮里阳秋的妙言,使他的叙述一直没有丢开从容洒脱的风度。具有强烈现实批判性的未来小说,达到如此绝妙的反讽境界,确实不容易。”

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109号 贵州省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闻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黔ICP备13004279号-4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10001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当代先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贵州省委当代贵州杂志社主管主办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90960 中国互联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12377 www.123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