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贵州艺术评论家张建建:奥尔加获诺贝尔奖是理所应当

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获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


瑞典时间10月10日下午1点(北京时间晚7点),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荣获该奖项。因评审机构瑞典文学院的丑闻导致2018年该奖项“轮空”,当天也同时揭晓,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获得了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


生于1962年的奥尔加·托卡尔丘,善于在作品中融合民间传说、史诗、神话,以及当代波兰生活景致。1987 年以诗集《镜子里的城市》登上文坛,而后接连出版长篇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E.E》《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等,受到波兰评论界的普遍赞扬。其魔幻的书写风格,反映出波兰居民的日常生活,以及她在内的神秘的世界观。



获奖消息发布后,都市新闻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引进两位获奖者的出版机构、翻译者,以及省内学者与作家,听他们分享与两位诺贝尔文学奖的故事,对其作品的阅读感受,以及相关评价。采访中,贵州著名文艺评论家张建建,向记者分享了自己对奥尔嘉《太古和其他的时间》一书的看法。


张建建


“我十多年前在书店看到这本书,薄薄的一小本夹在书架上,感觉标题特别,于是就买了下来。但看了以后,觉得很震惊,很新颖,很特别。”采访中,张建建如此向记者表达自己看了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的《太古和其他的时间》一书后的感受。


他告诉记者,《太古和其他的时间》一书有一个特点,就是把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和变化浓缩在小说中的小镇上。在这个地理空间内,外界限外的势力不断的影响,但小镇内部是自供自给的。“在这里,有自然的人,有鬼神甚至有半人半兽的人物,也有地主和庄园,军官和警察,整个写作扑朔迷离,像一个新神话,一个独立空间的神话。更重要的是,小说里面各种痛苦、喜悦、不悲不喜的情景并没有用巨大的历史事件或者人物之间悲剧性的关系来描述,反而就像是自生自灭。为此,我称之为一种新的神话主义的写作。”张建建说。


“太古这样一个空间,这个村庄本身就像一个象征,就像《红楼梦》里的大观园一样,其实就是一个独立的岛屿,是一个悬在空中的空间。”张建建说,这里是一个充满政治、历史、人性、自然变化等要素的表现空间,包括洪水、海岸的崩塌等。最重要的是,它是站在一个女人视角,写了很多女性身体化的感知,所以我觉得这本小说很浓郁,很强烈,尽管故事情节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结构很复杂。从天上到地上,再到地下,从植物到动物再到动植物,以及半植物半动物事物,比如闭目,液体状的生命状态,或者是小酒吧里人物的生命状态,还有鹅人、草人等,这些全部交织在一起,让人感觉这就是个神话漩涡。


“这本书很感性,就像老太太在讲一个远古的故事,而且这个空间本身就是历史悠远的空间,但也确实是这个时代我们人民心灵重要的表征,一些感性的表达,所以这部小说是很奇特的小说。”在张建建看来,该书像东欧的小说一样,在巨大的历史变化中,同时有很深刻地深入到自己本土的神话系统里面,重新塑造人类的神话。而且,该书是充分的女性写作特点,将历史的事物和现在的事物整合在一起,把文化性的东西和身体整合在一起,是很重要的一种写作。


“这本书给我们一个启发,在这个时代如何表达我们本土性的喜怒哀乐,以及历史和现状之间的紧张关系及震惊。”张建建说。


正是源于对《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的钟爱,张建建多年来一直向出版机构和朋友力荐该书,如向花城出版社推荐,以及向贵州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师周湄推荐。“这本书非常好,我非常喜欢。”周湄在电话采访中告诉记者,即便过了很多年,仍然记得书中的故事,以及众多细节。她说,该书结构就像棋盘一样,但其实是后现代文化的象征,且整个写作技巧非常高明,令人动人。


都市新闻

记者 赵毫

编辑 郝梦

校对 罗镇武

编审 廖波 周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