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贵州 > 正文

【战疫】变身消杀队员 撑一面防控病毒的墙


肺炎疫情期间,贵阳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热衷攀岩、潜水、探洞、滑翔伞,是忠实的户外运动爱好者。


因为运动,他们有着良好的身体素质和积极乐观的心态。面对疫情,他们有着主动战胜疫情的底气和信心。


危机时刻,他们站了出来,变身民间应急救援消杀队员,用手中的消毒喷洒机在大街小巷,为普通市民们悄然撑起一面防控病毒的墙。


在公共区域进行消毒的志愿者 周元杰摄



队长曾亮


记者联系上曾亮的时候,他正组织将消毒装备卸载下车来。这是他连续指挥应急救援消毒工作的第18天。


卸载下来的装备包括防护衣、护目镜、胶鞋、口罩或防毒面罩,会分发给8-12个当天工作的应急救援志愿者。此外,还有喷洒消毒液用的喷雾机。曾亮会在每天例行的体温测量之后,根据当天的行动安排和人员情况分配每个人的任务。


执行消杀任务的队员 周元杰摄


5个动力型喷雾机,燃油充足,喷雾机枪口和水雾管道畅通,肩带完好。10个手动喷雾机也都性能完好。“嗯,今天都能正常工作。”曾亮舒了口气。在救援队物资紧缺的情况下,每个设备都得爱惜使用。曾亮看着眼前的喷雾机,就像当年在部队的自己看着心爱的枪,都是并肩作战的伙伴。


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为了有效阻断病毒传播,防治疫情扩散蔓延,曾亮所在的救援队在省应急管理厅的组织统筹下,开展了针对省内公共区域的消毒工作。


这是一场消杀队员们与病毒的战斗。上阵前,全副武装的消杀队员们,也有了几分“战士”的样子。同时,新老两名队员交叉检查——领口是否封紧、护目镜是否佩戴正确、防护手套是否戴好,是一道非常重要的流程。


贵州阳光救援队队员 刘啟钧摄


平时热衷户外运动的曾亮,此时化身救援队队长。他所指挥的消杀队,负责对贵阳市公共区域的消毒工作,包括社区、垃圾站、企业和部门的办公区域等。


每天晚上6、7点,消杀小队才能完成一天的任务,准备撤收。接着又是一系列流程——自我消毒、卸装备、检查整理装备。每每到家已是晚上9、10点钟。


虽说严格按照规范穿戴好防护装备执行消杀任务,通常来说是不会有感染病毒的危险,但曾亮总认为还是小心一些为好。因此,在曾亮的家里,有自己专属的餐具和活动区域。回家后独自清洗,独自吃饭,尽量避免和家人过多接触。


在文昌阁执行消杀任务的队员 周元杰摄


而晚餐过后,曾亮还需回顾当天的行动,思考哪个细节存在问题,如何解决,是否应整理出一个规范条例,在第二天的上岗安全交代中告知大家。另外,面对新加入的志愿者因为对具体情况不了解而产生误会、抱怨,作为队长,曾亮也在思考着解决的办法。


但曾亮也认为,在应急救援这个领域,更强的自律性和执行力,对于志愿者都是很有必要的。



“女汉子”王敏


都说阳光救援队这支消杀小队里女将撑起了半边天,王敏就是其中一员。


平时热衷于攀岩、潜水等体育运动的王敏,作为救援队的总协调,工作包含志愿者的报名、通知的推送、物资的采买、人员的管理以及资料的整理等。除此之外,她还要执行队长安排的消杀任务,被队员们亲切地称为“女汉子”。


由于本职工作是人力资源师,因此对于志愿者团队人员的管理,王敏很有自己的“一套”。对于想要报名的志愿者,她都要走完一个流程,来判断报名者是否合适。


在街道执行消杀任务的队员 周元杰摄


首先是和对方取得联系,加上微信。“我会看他的朋友圈,对他先有一个大致的了解。”接着是填一张基础信息表,包含个人的家庭背景、文化素养、工作性质等。在那之后,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流程,就是了解报名者近一个月的活动轨迹。


“国家提出了14天隔离期,那么对于从外地回来的,以及近期接触过外来人员的报名者,我们会对其进行详细的出行痕迹管理,并提出要先进行隔离,等隔离期过了,没有问题的话,再来做志愿者。”王敏说。


志愿者被录用后,接下来是对其进行培训。比起专业技能的培训之外,王敏认为更重要的,也更困难的,是培养志愿者对志愿服务和对消杀工作的认识。


与队友进行交叉检查的王敏(右二)贵州阳光救援队供图


“很多人报名来做消杀工作志愿者,认为就是给别人消消毒,却并没有认识到从事这个工作是有风险的。因此我们首先要向志愿者介绍这个工作的性质,然后会指导口罩的佩戴、防护服的穿戴、护目镜的使用等。”王敏说。


在协调工作之外,王敏也和其他队员一起,承担着消杀的工作。即便是女性,她们也要背起和男队员一样的喷洒设备。


记者了解到,志愿者们所使用的喷雾机,加上装有消毒液的桶,每位队员工作时至少要负重30斤。一天工作下来,每位队员都是5桶打底。“最开始的时候,一次只能背20斤,现在工作到第12天了,一次背30斤没有问题。”王敏说。


在三桥社区执行消杀任务的队员 周元杰摄


但即使吃力,队员们仍旧干得很开心。王敏说,很多情况下,队里的女队员们都非常积极,会抢着干活,而且越干越开心。


这其中的开心,有和志同道合的队员并肩作战的喜悦,有做公益活动收获的积极心态,有坚定地向着认定的事迈进的踏实,还有争取早日战胜疫情迎来有一个充满生机的家园的信心。



队员周元杰


在执行这次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杀任务之前,周元杰已经参加过不少国内和省内大型灾害现场的应急救援。但这一次,和以往不太一样。


“以前执行地质灾害过后的救援任务,危险是可见的。什么地方石块有滑落的危险,什么时候天会下雨,你都看得见。而这一次你要面对的是看不见的敌人——病毒,你不知道感染什么时候会发生,不知道在吃饭的时候会不会不小心中招。总之,你不知道风险点在哪里。”周元杰说。


对垃圾站进行消毒的队员 周元杰摄


因为平时热衷于潜水等户外运动,周元杰的身体素质相当好,因此在队里他总会抢着操纵最重的设备。这种燃油型喷雾机,覆盖面大,消杀效率高,但设备本身也很沉。周元杰背的那个,加上装消毒液的液桶,总重可以达到70斤。周元杰说,“平时潜水背的氧气瓶,2个加起来有差不多150斤,所以这个也还好。”


但这个“还好”,只是针对短时间来说的。而这次背喷雾机,一背就是一整天,所以周元杰经常会“累到趴下”。


周元杰的“家乡保卫战”从贵阳城区居民区开始,其中还包含了大量的老旧小区。这样的小区道路狭窄,装备车无法进入,队员大多数时候得背负着装备行进。积水沟、垃圾桶、堆放杂物的死角等,以及门把手、公共健身设施等人会触摸的地方都是消杀的重点。


对垃圾站进行消毒的队员 周元杰摄


一次在宅吉小区进行消杀,周元杰被一位大姐一个暖心的动作感动到了。“当时我们做消杀,动静也挺大的,我们尽量做到不扰民。当我们走过一楼一户人家的时候,窗户突然打开了,里面伸出来一只手,朝我们比了一个大拇指。队员们都很感动。”


还有一次,在棚户区作业。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妈从门后走出来,告诉消杀队员自己没有口罩,到处都买不到。有队员主动将自己唯一一个备用口罩给了大妈。接着,又走出来两个老人,同样没有口罩。但这时队员们已经没有多的口罩再分给老人了。


周元杰说,在棚户区,还有很多类似的上了年纪的人,他们也知道应该戴口罩,但这时候药店已经买不到了,在网上申请他们又不会。于是,他主动向队长申请进行其他棚户区、城中村的作业。周元杰觉得,把这些环境消杀了,也算在口罩之外,对当地居民的一种保护吧。


因为有摄影的习惯,周元杰还会在消杀工作之余,用手机记录下眼前的景象。“那些刻在脑海中的关于城市的印记,此刻就像被橡皮擦擦掉似的。车辆、行人、摊位,街道上什么都没有,难得看到一两个行人,也都行色匆匆。”周元杰说。他希望这场疫情能够早点结束,家乡能够恢复本来的样子。


贵州阳光救援队队员 贵州阳光救援队供图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周元杰用鲁迅的这句话来勉励自己,也勉励他人。疫情当前,他希望年轻人能做出选择,有所担当,为自己的家乡贡献一份力量。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王旗

编辑 曹雯 陈曦源

编审 杨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