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贵州 > 正文

陈可映:家乡是“出产设置”,牵动我心是所爱之人 | 花好月圆 他乡故乡·27黔地标中秋系列访谈




嘉宾档案


陈可映,钢琴私教,现居澳大利亚墨尔本,第二届新加坡国际音乐节西洋乐器大赛成人组银奖获得者。


27°黔地标:为什么会离开贵州?能否描述一两个在你的记忆中,故乡最令你难忘的画面?


陈可映:在2009年的时候,因为我爸的工作变动,我跟着他去了北京。当时我本来在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读书,被我爸一说服,就递了份持学籍在外进修的申请,顺利地跑去北京学习了。毕业后在北京工作了两年,又因举家办理了澳洲移民,从此远离了故乡。


陈可映(右一)和她的朋友


家乡贵阳让我记忆最深的,都和我少年时期的朋友有关。初中时内向的我只爱画画,我在校外补习的一间画室找到了友谊和存在感。几年后,在贵州师范大学的我与朋友们迷上了摇滚乐,几个人疯狂扫荡了贵阳不多的几个live house。这两个时期无论过去多久我都记忆犹新。


27°黔地标:在离开故乡后的这些年里,中秋都怎样度过?你的故乡过中秋,有哪些独特的风俗?


陈可映:自从一个人在外租房独立生活以来,中秋节就是我和房东夫妇及室友们一起分享月饼,互相道句祝福。现代人都过于忙碌,很少会顾及除跨年以外的节假日了。


以前在贵阳,合家团圆吃个饭是一定要有的。还有每家必买的、到现在我都难以忘怀的省医火腿月饼,那可是排队都不一定能买到的美味啊。


27°黔地标:背井离乡,都会体会乡愁吧?哪些时候最能牵动你的乡愁,是中秋?是偶尔的返乡?还是当感觉到渐渐老去的某个时候?


陈可映:中秋也好,节假日也好,老去也好,并不会让我感到慌张或思乡,真正让我思念的是在老家与朋友共度的美好回忆。什么时候思念朋友了,我也就思乡了。


27°黔地标:现在“乡愁”成了流行词,你觉得乡愁是什么?


陈可映:乡愁是对一段过往的念念不舍,只不过这段过往正好发生在家乡。


27°黔地标:故乡在你的认知里又是什么?它是否只代表出生地?又是否只是个地域上的概念?


陈可映:故乡就是出生地,就像手机的出厂地一样,它代表了你来自怎样的文化和民风。


27°黔地标:你和家乡的朋友虽然距离很远,但你们之间最紧密的联系是什么?


陈可映:我与家乡的两位挚友还保持着非常紧密的联系,即使我们之间隔着太平洋,但我们几乎每天都会通过微信联系。而由于我的家人几乎全在澳洲了,所以我每次回国就只是为了朋友。我们之间有着太多历史、太多共同的兴趣和共同的理想,断开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对我来说,家乡很可能只是一个地方,一个我的出厂设置,而真正牵动我心的,永远都是我爱的人。


辑录/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彭芳蓉

海报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见习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邱奕

视觉见习编辑/向秋樾

编审/李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