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夏天里的童年 | 胡明琳:童年的游戏·27°黔地标读书会线上分享会

WechatIMG19152.jpeg


讲述人简介


胡明琳,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六盘水市钟山区作家协会主席。


“70后”农村娃的童年,说起来哪儿哪儿都是快乐。


现在的孩子真没法比。


那日,几个发小久别重逢,聊到小时候没完没了,话闸一开,矜持全无。抢着说的、吼着说的,甚至掐着说的都有。“记得滚铁环不?你以前总是玩不过我”;“你玩弹珠还行,下河摸鱼就比我差点”,“那次我们比赛爬树,一坨鸟屎刚好落在鼻头,你还伸舌舔了一下”......对对对,四十几岁的人又是拍手,又是跺脚,完全像帮孩子。


童年是聊不尽的话题,道不完的快乐。


小鸟、泥巴、杏核、水、石子……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是我们游戏的对象。大自然的一切都是我们的,有条件要玩,没条件的创造条件也要玩。玩得忘记吃饭的点,忘了还有一个家,哪怕被气急的父母打得上蹿下跳,都阻挡不了我们对快乐的渴望,对少儿群体活动的向往。


我的童年是在四川度过的,除了“跳皮筋”“捡石子”“折纸壳”“打弹弓”这些常见的游戏外,还有些地域特色的小游戏,很让我印象深刻,这些游戏的名称有的土得连汉字都表达不出来。


“打嘣儿”这个游戏就是其中之一。游戏里的“嘣”字就是我根据发音推测出来的。且川音儿化音重,有的字音拆开都无从下手。


小时候,我们村基本都是土墙房子。一间堂屋,两间卧室,一间厨房,一个圈舍,长长的五间房排成一排,就是我们游戏的阵地。


每天放学后,几个孩子总要寻一处房子玩耍。


小菊、志刚、小梅我们四人非常爱玩“打嘣儿”的游戏。先是划嘘嘘,谁赢了谁在最后,最后的人可以扮演游击队员,他是正义的使者,是英雄的化身,是所有人都想争当的角色。剩下的全都演敌人,等待他们的就是逃跑的命运。


游戏规则是:前面的人围着房子使劲跑,后面的人穷追不舍。


这次猜拳我赢了。我悠闲地站在一处墙根等待,见那三个家伙沿着墙群跑了老远,就开始高喊“开枪”“射击”,这两声那个响亮,整个村子都能听见,麻雀都惊飞起来。三位听后更是脚底板朝天,一溜烟跑没了。我一边追,一边把食指和拇指跷起握成手枪形状上举。跑了半圈,突然发现小梅在我前面,我站定后瞄准她,朝她背影喊出“嘣”的一声,她应声而倒,被我消灭了。我还模仿电影里神枪手的模样,潇洒地吹吹食指,把枪口的烟灭掉。剩下的两位跑得太快,我就从反方向包抄,很快就与跑在最前的志刚迎面相撞,在他的惊呼声中,我对着他的额头,“嘣”的又是一枪,他也淘汰了。还剩小菊,追一人跑的距离太长,要围着院坝、阳沟跑几圈,太累。我决定在一处坐等,守株待兔,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小菊就屁颠屁颠朝我的枪口撞来,我轻而易举地把她拿下,游戏宣布结束。


下一轮又重新猜拳,角色也重新分配,以前是敌人的,这次可能就是游击队员。第二轮志刚亡命地追,我是亡命地跑,几圈后,我还是没逃脱悲惨的命运,死翘翘了。游戏就这么反复地玩,从天亮玩到天黑,从冷锅冷灶玩到炊烟升起,玩到大人的呼唤传来,直至大汗淋漓被家人抓了回去。


游戏中我们常收拾别人,生活中,我们却常常被父母收拾。


“抬花轿”是我们女孩子最喜欢的游戏。


因为我们是被抬的对象,尽管那些用手搭成的花轿总是膈屁股,但我们还是被那种簇拥和呵护的场面吸引。


夏日的夜晚,宵夜后,已经搬到村口的我们都喜欢回到大院子玩耍。那时,老老少少洗完澡都在院里乘凉,大人摇着蒲扇在那聊天,孩子们则在一旁三个一堆,两个一群的玩着游戏。


抬花轿一般分成两组,每组至少得有一个女孩,以便扮演新娘。


花轿很简便,就是两个男孩,分别用左手握着自个儿右手手腕,再将右手手腕搭在对方的左手上,形成两个圈儿,也就是轿眼,然后二人半蹲,女孩子就把脚分别放进两个圈里,两手扶在两个男孩的肩上。男孩起身,抬着花轿就跑,与另一组的花轿比赛,先到的那组算赢,和接力赛一样,所有的人轮流一遍,最后一个先到的才算赢。


游戏中,新娘的选择一般是个儿小的女孩子,不但轻巧,还不知道害羞,玩起来不拘束,放得开。那时我的年龄不大,很喜欢玩抬花轿,每次跑得咯咯直笑。不过能扮新娘的次数不多,他们嫌我胖,抬着跑不快,手酸。


每次我都在旁边开心地等着,若那天没有比我瘦小的女娃时,我也可以玩上几次。那个时候虽然不懂减肥,但吃饭的时候就会提醒自己少吃点。


几十年过去,我们已人到中年,每当想起这些小游戏,嘴角都会上扬,再多的苦再多的泪皆会释然。

 

>>>>>>>>>>


相关链接


夏天里的童年 | 胡光贤:挑小棒·27°黔地标读书会线上分享会


夏天里的童年 | 潘宗旭:夏天的桥·27°黔地标读书会线上分享会


夏天里的童年 | 汪志:蝉趣 水趣 鱼趣·27°黔地标读书会线上分享会


夏天里的童年 | 葛亚夫:夏天不热·27°黔地标读书会线上分享会


夏天里的童年 | 魏青锋:塑料凉鞋·27°黔地标读书会线上分享会


夏天里的童年 | 张勇:冰棍儿·27°黔地标读书会线上分享会


夏天里的童年 | 周光敏:打李子· 27°黔地标读书会线上分享会


夏天里的童年|刘峰:竹床上的乡愁·27°黔地标读书会线上分享会


夏天里的童年 | 伍家聪:稻田记忆·27°黔地标读书会线上分享会


夏天里的童年|姚启超:大桥河·27°黔地标读书会线上分享会


夏天里的童年 | 吕强生:摸鱼儿·27°黔地标读书会线上分享会


栏目策划/李缨

文/胡明琳

视觉/实习生 梁超

编辑/向秋樾

二审/舒畅

三审/李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