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多彩贵州 度假康养胜地·游记 | 源远流长鄢家渡




我来了,鄢家渡。


有人说,好山好水是长在人心上的。我风尘仆仆,绕山绕水,从青山之外的青山赶来,只为亲睹你的容颜。久仰你的大名,我们却从未谋面。你是他们说的模样吗?


你承载了人们太多的悲欢离合,那些感人肺腑的故事虽来龙去脉无从可考,可是那里的山还记得,那里的水还记得,那里的盐杵印痕还见证着你曾经的光荣与繁华,那里的村民还口口相传。你,在文史专家龙先绪眼里,是儿时河里摸鱼戏水的快乐记忆,是他血脉里泊泊流淌的精气神;在步行赤水河的周山荣笔下,是醇香酱酒之母,是一本包罗万象的无字天书。


从立岩村一路向下,透过繁密丛林的枝叶,我就看到若隐若现一抹清澈的秀影,似街头蓦然回首的那惊鸿一眼般,叫人回味无穷。


“百味盐为先” 鄢家渡隶属茅坝镇,在贵州“地无三尺平”的交通条件下,曾严重缺盐,老百姓饱尝食之寡淡无味的艰辛。那时,人们用绳子拴住块状的盐巴,提着绳头放入汤中搅一搅,略有咸味即提起,称为吃“涮涮盐”“洗澡盐”“吊吊盐”“杵杵盐”。


清乾隆朝时期,张广泗廷奏开凿赤水河道,使赤水河漕运文化的空前繁荣,盐运文化也应运而生。清代诗人郑珍的“蜀盐走贵州,秦商聚茅台”两句诗就描写了当时茅台镇的盛况。鄢家渡口就是赤水河沿岸盐运水路改旱路的一个重要渡口之一。旱路运输就全靠马驮人背。渡口周边的村民都以渡口为生,龙先绪的叔祖父、父亲就是这样的劳动人民。


有一首歌这样唱鄢家渡“为了阿妹,为了阿妹心中的梦想,绿水青山中有了你独竹舟……绿水青山的好风景都握在你的手……为了放飞,为了放飞胸中的梦想……放排的阿哥哟,只凭一根纵横江河的竹子哟……”爱情在放排阿哥的手上,一家人的生计都在鄢家渡的碧水悠悠上,他就在波涛汹涌的浪尖中独自来去,多少生活的艰辛,多少急流险涡,摆渡人就有多少勇气撑过去。


来到立岩村李家,前面就没路了。我们5人步行下去,一路谈的都是鄢家渡。


鄢家渡在1960年时,就是“水中巨石重重,流水汹涌狂奔,卷起千堆雪”,可见当时,流水之浩荡,暗礁之重重,还会形成很大的“回流似电的大漩涡”,屡屡船毁人亡。摆渡人每每欲将船下水前,都会将米放在船上,再把老鼠放上去,如果老鼠把米吃了。那说明平安无事,摆渡人尽管去撑渡,如果鼠不上船,昭示着有危险潜在,则停船摆渡一段时间。


正听得津津有味,一抬头,却见一绾青丝似的清波在崇山峻岭间流淌不息,显得如此娴静,当年的“狂野”已不复存在。白云在水中悠游,阳光在浪花上闪烁,可以想见,当年“两岸青山相对出,孤舟一叶日边来”的美景。两岸堆积的泥沙细白如面粉,退缩的水位线已经低至4米以下。河中露出水许多被时光搁浅了的怪石嶙峋,记录着当年水流湍急,波涛澎湃,掀船拍岸的宏大气势。


别人都驻足拍照,可我却不想停下脚步,径直朝着河下游的中滩走去,拾阶走上盐运古道 ,声声鸟鸣“咕——咕咕”,似在讲诉着摆渡人曾经鲜活过的那些光荣与梦想。站在龙吟溪的龙颈处,我用目光抚摸这斑斑杵痕,眼里不禁热了,有些酸楚。背盐人在这条古道上不知道洒下多少汗水,盐杵才能把路上的石块杵出小小的杵窝!人们说“古道风烟处,菩萨阎王对面坐”。是啊!背盐人的一生福祸相依,甘苦相知。


回去的路上,一边沿着羊肠小道向前,一边忍不住再次回望这清清的碧水。此时此刻,那支饱含沧桑的歌悄悄飞出心窝。


古盐道的马铃已经远去。昨天,摆渡人和背盐人的艰辛不会再重来,但他们的坚毅和面对困难的故事,还会被我们传承下去,我们欢欢喜喜迎接的,只有越来越多的幸福和慕名而来的远客。


文/李春梅

图/蔡海红

文字编辑/曹雯

视觉编辑/陈江南

编审/李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