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大地彩带编织缤纷锦绣 | 生态文明建设背景下的贵州文旅融合效应


刚刚过去的端午节,毗邻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的中铁国际生态城双龙镇热闹非凡,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到这个被誉为“生态文旅新城”的所在参与多个项目的文化体验。而居住在此的业主们感受到的是,在喀斯特地貌上建起来的集绿色生态、产业聚集、文旅展示于一体的新型生态城镇的魅力。同样,贵阳国家城市湿地公园的花溪十里河滩和观山湖,绥阳十二背后景区、威宁草海、荔波漳江、赤水河谷等景区,也以靓丽的生态风貌吸引大批游客。青山、碧水、蓝天、净土与文旅融合的交织,演奏出生态文明建设贵州样板的美丽乐章。


“千园之城”贵阳的示范效应


住在泉湖旁边的小区,刘永佳一家人总是难掩心中的自豪,情不自禁总会地赞叹一番居家环境。


南湖位于白云区,在贵阳市2015年3月启动的“千园之城”计划项目,原先的南湖,经过整治后改名为“泉湖公园”。整治后的泉湖水质更好,湖边的环境既有葱绿的草坪、树木,也有浪漫的廊亭、广场,这里总是游客不断。


所谓“千园之城”,就是贵阳的各类公园要达到千座以上。喀斯特独特的地形地貌,决定了贵阳这座城市山水相应、草木相依,突出的生态品质,让贵阳将这座高原之城打造成一个山清水秀、天蓝土净的“超级公园”成为可能。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推进贵阳市的生态文明建设不断走向深入,先后出台的《贵阳市建设生态文明城市条例》《中共贵阳市委关于大生态战略贵阳行动的实施意见》等法规政策,无一不强调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一河百山千园”“青山、蓝天、碧水、净土”等行动计划的全面实施,推动贵阳形成经济发展与生态发展比翼齐飞的喜人态势。


“一河百山千园”,通俗地说,就是整治市内河流水质,让裸露山头和空地“披彩挂色”,各个组团修建不同类型的公园。而在这一计划中,“千园”建设工程可谓浩大,投资达200多亿元。截至2019年底,全市已建成城市公园、森林公园、山体公园、湿地公园、社区公园“五位一体”公园1000多个。观山湖公园、天河潭公园、卧龙公园、花溪十里河滩湿地公园、登高云山森林公园等“新秀”,与黔灵山公园、河滨公园、长坡岭森林公园等,共同组成了强大的“千字号”阵容,丰富了贵阳市生态文明建设的内涵,同时也赋予了贵阳市城市文化旅游的功能。


为使生态文明与文旅交融的双赢之路走得更远,贵阳市坚持共商、共建、共治、共享的原则,高一格、快一步、深一层实施大生态战略贵阳行动,到2020年,初步形成以南明河为重点的河流湿地生态景观体系,山体植被综合覆盖率达到100%,“一河百山千园”的自然生态体系基本形成。优质绿色产品源源不断的出现,增强了人民群众的获得感,生态美与文旅优的联动发展,赋予了贵阳这座城市更多的内涵和深意。南明河清水潺潺、鹭鸶共舞,图云关树木葱茏、百鸟朝凤,百花湖碧波荡漾、轻舟悠然,大将山湿地虫鸣、学堂传音……一幅清秀可人的生态与文旅共生共荣的画面惹眼入心,令人心驰神往。


城镇化与乡村振兴的绿风效应


去年搬进中铁国际生态城的高波一家,选择“进驻”双龙镇的理由,就是这里不仅是一个时尚的小镇,更是文旅优势突出的居家所在。从生态城到贵阳市区上班,只需半个小时车程。周末,孩子可在文化、体育、娱乐等设施齐全的城内写生、学音乐、打篮球、看电影。


中铁国际生态城的亮点是“生态”和“文旅”。作为贵州省属重点项目、“大贵阳城市群”城市建设重点项目和黔中经济圈重点项目,中铁国际生态城2011年就被列为“贵州省十二五旅游发展规划十大旅游项目”之一,2012年明确列入《贵州省生态文化旅游发展规划》,2013年被列为贵州省重点打造的100个旅游景区(排位前20的旅游重点项目)和100个城市综合体。


经过10年耕耘,中铁国际生态城坚持石漠化治理与开发建设同步推进,单是在绿化方面,就投资40多亿元,完成100多万平方米的人工林草植被种植,累计植树超1000万株,恢复植被面积超5000亩,区域内生态环境得到极大改善,如今,这里以演变成一座功能齐全、绿色生态、环境优美、产业聚集、可持续发展的新型生态城镇。生态修复和新型城镇化建设有机结合的初衷,引领生态城在生态文明建设与文旅融合发展的实践中走向一个新的高地。


同样,在黔东南州丹寨县万达小镇,生态文明建设与文旅融合发展催生的“蝴蝶效应”,不仅在贵州扩散,还吸引了全国的游客纷沓而至。


建在东湖湖畔的丹寨万达小镇,占地面积400亩,依山傍水,落霞与白鹤齐飞 ,湖水共长天一色。该小镇是丹寨城镇的延伸,建设之初,就把自然生态和文化生态考量放在第一位,形成了以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侗族文化为内核,融商业、文化、休闲、旅游为一体的精品旅游综合体。苗侗风格建筑、造纸小院、蜡染小院、鸟笼主题民宿小院、超大水车、3000米环湖慢跑道、千亩花田、四大苗侗文化主题广场、鸟笼邮局、精品客栈、街坊、酒坊、米店、会馆、影院等众多文化旅游设施,与东湖形成人文补充,自2017年7月开业以来,一直处于客源涌动的状态,被评为国家4A级景区。


在乡村振兴中,生态振兴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而作为生态文明建设重要内容的环境改善,我省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2019年,文化和旅游部公示的第一批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名录中,赫然在列的遵义市播州区枫香镇花茂村、播州区平正仡佬族乡团结村、新蒲新区新舟镇槐安村,无疑是乡村生态振兴的典范。记者日前在播州区花茂村看到,绿瓦白墙的黔北风格民居,与房前屋后的绿化树、田园里的经果林、坡上封山育林的树木,相映成趣,幢幢房屋掩映在绿荫之中。良好的乡村风貌引来众多游客,许多人家开起了客栈,好一幅生态美、百姓富、生活优的新农村画卷。


人与自然共生共享的和谐效应


谢玲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在《威宁草海》一文中,热爱家乡的她这样写道:“湖边的花儿、草丛里的虫儿、草海里的青蛙,都感到了太阳的温暖,纷纷附和起来——花儿抬起了头,虫儿哼起了歌,青蛙跳在荷叶上,仰起脖子鼓着喉咙,看着太阳开始蛙鸣,那是在迎接新一天的开始。”


谢玲笔下的草海,距威宁县城仅5公里,又名南海子、八仙海,水域面积46.5平方公里,是贵州最大的高原天然淡水湖泊、中国Ⅰ级重要湿地、国家4A级旅游景区,高原湿地生态系统完整而典型,包括黑颈鹤在内的228种鸟类,将此地视为重要越冬地和迁徙中转站。1992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拥有“世界十大观鸟基地”“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旅游胜地”等美誉。


由于历史的原因,部分草海一度被改造成农田。为全面、有效保护草海湿地生态系统和珍稀濒危水禽,贵州省人民政府于1981年决定恢复草海自然保护区以还原草海“本尊”。政策引导下,草海的生态得到全面恢复,水域宽了,植物丰富了,许多曾经迁徙落脚的鸟类飞回来了。在游客心中,草海的魅力不仅仅限于它的科研价值,天蓝、水清、草丰、鸟多构成的自然画面,无疑是打开“朝圣”之门的重要钥匙。而对于贵州,它的“历险记”无疑是一部让人记忆深刻的探索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教材。


在黔东南州从江县的岜沙村,崇尚自然的苗族群众有一个风俗习惯:孩子出生,家长就为其栽一棵树,这棵树将是这个孩子未来“老了”之后的棺木原料。这一理念,与现代提倡的生态文明建设相契合,反映了苗族人民朴素的自然主义思想。纵观整个黔东南,到处可见这个思想的影子,如黎平县,因为重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关系,历史就形成了植树造林的习惯,森林覆盖率2018年达72.73%,而黔东南州2018年的森林覆盖率冠于全省其他市州达67.67%。在人文景象兴盛的黔东南,生态文明建设的成就本身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黔东南州在探索生态文明建设的路上不遗余力,先后出台了《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生态环境保护条例》《黔东南州生态红线区域保护规划》《黔东南州排污权有偿使用实施办法》《黔东南州生态补偿示范建设规划》等政策法规,为生态文明建设保驾护航。因为生态文明建设的“认可度”不断上扬,国家发改委将黔东南列为“全国生态补偿示范区”并启动实施,原文化部将黔东南列为“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并启动实施,原国家林业局将黔东南列为现代林业建设示范州予以支持。


记者手记


交织的景象是灿烂的


2009年,我省开始推动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为生态文明、绿色经济保驾护航。这一年,国内首部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地方性法规《贵阳市促进生态文明建设条例》出台;


2011年《贵州省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出台,该条例不仅为赤水河的治理提供了法律保障,更为贵州生态文明立法提供了经验。赤水河也因此成为贵州省生态文明建设改革之先“河”;


2014年,《贵州省生态文明建设促进条例》实施,国家发改委等6部委批复《贵州省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标志着贵州在生态文明建设方面已先行一步。与此同时,生态文明贵阳会议升格成为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成为我国唯一以生态文明为主题的国家级国际性论坛。


2015年,我省率先在全国出台《林业生态红线保护党政领导干部问责暂行办法》;


2016年,《贵州省大气污染防治条例》施行,又一部具有“铁律性”的地方法规开启“护航”贵州生态文明建设之旅……


为发动全民力量,形成生态文明共享共建的良好氛围。我省还设立了“贵州生态日”,率先在全国设置环保法庭并成立省级层面上公检法配套的生态环境保护执法司法专门机构。


在强有力的政策法规推动下,我省的生态文明建设结出硕果。而与生态文明建设相对应的文旅融合,两者之间在探索的进程中形成了一种和谐的“牵手”。如《贵州省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催生了赤水河谷国家级旅游度假区;贵阳市的两湖一库管理局,推动“河长制”管理模式,江河旅游区的生态监督力度“琴弦紧绷”;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将文旅融合放在“生态、发展”的语境下进行考量……


不管是修建文化体育场馆、新型社区,还是构建各类交通基础设施网络,都把“生态”这一指标放在重要的位置来考量。清镇的“时光贵州”、平塘特大桥的观景台、贵安新区的城市路网、遵义新蒲新区的工业园,以及各地移民搬迁安置区等,都彰显出“生态文明建设”的力量。让人欣喜的是,凡是生态文明建设突出的地方,都有着成为旅游景区的可能,这意味着两者的交织从规划之初开始,就已形成了“唇齿相依”的逻辑关系。


文/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陆青剑

文字编辑/李缨

视觉实习编辑/陈其颀

编审/李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