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党建 > 正文

红色家书行行泪 优良家风代代传

  在冷少农故居,记者看到两封家书的图片资料,一封写给母亲,一封写给儿子。

  写给母亲的书信一共14页5000多字。历经岁月的洗礼,原件如今静静地躺在江苏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的展柜内,默默地讲述着一位红色特工的不朽功勋,一位共产党员的家国情怀。



冷少农给母亲的信。瓮安县委宣传部 供图



  对于家人的误解和“不忠不孝,忘恩负义”的责骂,冷少农在信中解释说:“因我看着这样多人受苦,我心里非常的难过,我想使他们个个都有饭吃,都有衣穿,都有房子住,都有事情做,所以我现在就是在向着这个方向做起。”“母亲,我是把我的孝移去孝顺大多数受苦的人类,忠实的为他们努力……”“我们这样的做法,自然有一般人不满意,有些是不了解,有些是对于他们有利害关系,随时在阻碍我们,反对我们,甚至要杀害我们……”“回家的事是不能定的,要是革命迟一点成功,或者中间遭了挫折,我自己就死在外面,跑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更说不上回来不回来了。”

  冷少农牺牲后,隐瞒了12年,他的母亲才知道这个噩耗。“但当得知祖父是为国家所做的贡献后,太祖母原谅了他,并以他为骄傲。”冷启中说。

  书信行行显忠诚,文字句句含血泪。这就是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这就是坚贞不屈的革命力量。

  另一封家书,是写给儿子的。冷少农离开家时,儿子冷德苍才5个月大。在离开家的第6个年头,冷少农给儿子写下了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信。“希望你好好努力,以期无负于家庭,无负于社会……我之爱你,是望你将来为一极平凡而有能力为一般劳苦民众解决不能解决之各项问题、铲除社会上一切不平等之人物。”

  那天是1931年1月8日。一年之后,冷少农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从此与家人天各一方。



冷少农给冷德苍的信。瓮安县委宣传部 供图



  躲过频频劫难,两封家书得以完好保存,成为冷少农遗留下来的“传家宝”,也成为一个红色家庭教育后辈子孙的生动教材。

  冷少农的儿子冷德苍从小就在母亲的严格教育下成长,养成了认真读书做事、诚恳做人的良好习惯。高中毕业后在家乡从事教书育人工作,曾任瓮安县城小学校长。解放初成为瓮安县人民政府首任督学、文教科长。1950年2月6日,妻子告诉冷德苍,“听乡下亲戚说,最近几天不要到县政府上班,追问其由得知:周边县的土匪勾结定于2月9日合攻瓮安县人民政府。”冷德苍不顾个人安危向县长报告此事,县政府7日夜兵分三路主动出击,先发制敌,取得了剿匪的胜利,冷德苍得到政府嘉奖。

  冷德苍的儿子冷启中长期从事教育教学研究和教师培训工作,先后被评为贵州省优秀教师、中国教研骨干教师、全国教学科研优秀教师,曾于2006年7月26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受表彰,业绩被录入《中国专家人名辞典》《全国优秀教师词典》等。2007年退休后,冷启中仍然潜心教育和社会公益事业,为传承红色基因、关心青少年及年轻干部的健康成长发挥余热,开展各类主题讲座100多场。

  冷启中把爷爷信中的要求作为家风传承,对子女们进行劳动能力培养和理想信念教育,让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履职尽责、努力工作。长子冷红松在党组织的关怀教育和革命精神的激励下,工作20多年来,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成绩,先后荣获省交通运输厅表彰的“优秀共产党员”、省公路局系统“优秀共产党员”等称号;冷少农的孙女婿侯振吉是部级劳动模范,其他子女都是单位里的业务骨干或先进工作者。

  “我这样努力工作,一方面是感恩共产党、继承祖辈的革命精神,另一方面是为了给我子女做出榜样,把革命前辈的精神和优良家风传承下去。”冷启中说。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付松 李坚 刘骏娇

编辑 孙蕙

编审 付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