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贵州 > 正文

“家门口”就医,要“有”还要“优” | 贵州深化医改推动医疗资源均衡布局

大半年来,腹部“鹌鹑蛋”包块一直困扰着大方县49岁章丽(化名),担心得了“怪病”。


家人陪她到国家区域医疗中心浙江省人民医院毕节医院看病,该院金巍巍手术团队诊疗为腹壁白线疝,如采用传统开腹手术,会增加术后切口疝等风险,会引起术后疼痛,手术时间、恢复时间长。


相较于传统的腹腔镜器械操作,手术机器人拥有高清的三维视野,更灵活、精准,并减少手术切口并发症等。针对患者病情,金巍巍团队当机立断为章丽实施了西南地区首例国产机器人辅助下腹壁疝修补的手术。术后2天,章丽走出了医院。


金巍巍操作机器人.jpg

金巍巍正在操作机器人执行手术。


悠悠民生,健康为大。


如何让老百姓方便“看上病”,也方便“看好病”?


大病重病在本省就能解决,一般的病在市县解决,头痛脑热在乡镇、村里解决——瞄准这一关键目标,目之所及,近年来,我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推动医疗资源均衡布局,大力实施整体提升卫生健康水平攻坚行动,以国家区域医疗中心为引领提高省级疑难重症救治能力,以省级区域医疗中心为重点提升市、州级大病诊疗能力,以紧密型县域医共体为载体增强县级常见病治疗能力,以县域医疗次中心提升基层服务能力,贵州“家门口”看病就医快速从“有”向“优”发展。


贵州患者如何能看到知名专家?


年仅5岁的超超(化名)患有法洛四联症,孩子的父母一直想去“大医院”给孩子“动一刀”,来自国家区域医疗中心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贵州医院的上海医疗团队为他成功实施根治手术,38天后,小超超恢复出院。据悉,此例手术采用右心耳代替肺动脉瓣,在国内尚属首次尝试。


1.jpg

陈会文团队为患儿实施手术。


前不久,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贵州医院还为出生仅6天的婴儿,成功施行肝脏肿瘤切除手术,创下全国最小年龄纪录。


……


这样的救治事例越来越多,许多罕见病、疑难杂症在省内得以医治,完全得益于我省两年多来对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


贵州地处西南,医疗资源薄弱,百姓看病就医,特别是看疑难重症着实不易。为破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看病远”难题,国家推动医疗资源均衡布局,遴选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等地优质医疗机构作为输出医院,到患者流出较多、优质医疗资源匮乏地区建设区域医疗中心,推动优质医疗资源向薄弱地区延伸。


民之所望、政之所向。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机遇,省领导多次会见输出医院领导及专家,逐个项目实地调研,连续4年纳入省委经济工作会议、省政府工作报告推进。省卫生健康委、省发改委、省财政厅、贵阳市、贵安新区、毕节市等各级各部门通力配合、走访争取,7次顺利完成国家线上评审、线下复核。


目前,我省在贵阳、贵安、毕节等地已经建成5个国家区域医疗中心。省卫健委体改处相关负责同志表示,医改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人民,我省以国家区域医疗中心为抓手,建设医疗新高地,整体提升医疗水平,让老百姓在“家门口”看上顶级专家,保障大病重病患者在省内治疗,减少跨省外转就医。


据统计,围绕贵州跨省外转、省内救治能力不足的重点疾病,项目医院针对性派驻专家,迅速提升医院疑难病症救治能力,不少疑难重症实现了不出省,5家项目医院目前累计开展手术6.65万例,疑难病手术占比高达78.1%。


优质医疗资源怎样实现扩容下沉?


7月1日,吴绍媛第三次住院手术,原因都是肾结石。二十多年前,她开刀取肾结石,缝了十三针。如今在黔东南州人民医院也是取肾结石,却并未见伤口。术后第三天,医生评估已达出院标准。据该院泌尿外科主任伍骏锋博士介绍,患者此次接受的是“输尿管内支架球囊扩张术”治疗,创伤小、痛苦少,恢复快,不仅取了结石,还解决了输尿管狭窄问题。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与黔东南州合作共建省级区域医疗中心,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泌尿外科专家贾本忠在该州人民医院任副院长和泌尿外科学科带头人。这对吴绍媛来说,是实实在在的“福利”——在“家门口”就能够得到专业高效的治疗。


省级区域医疗中心建设是推动省级优质医疗资源扩容下沉,促进地区医疗发展均衡,降低区域内重点病种外转率的有效举措。2022年以来,贵州推进建设6个省级区域医疗中心,从医疗技术、教学科研、人才培养等方面,推动市州级医院成为省内先进水平的医疗机构。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帮扶专家、黔东南州人民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冯鲁乾博士实施全州首例健侧颈7神经移位手术,患者实现神经“搭桥通电”。.jpg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帮扶专家,黔东南州人民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冯鲁乾博士,实施全州首例健侧颈7神经移位手术,患者实现神经“搭桥通电”。


在黔东南州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张郑平看来,省级区域医疗中心建设是帮助州医院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一次重要机遇。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在管理、技术、学科、科研等全方位对州医院开展帮扶,短短半年,诊疗能力实现快速提升,累计开展230多项新技术,申报科研项目40多项,神经外科四级手术与去年同比增长61.8%。该院党委书记张林认为,医疗水平的快速提升,将助力黔东南州人均预期寿命的提升。


“省级区域医疗中心是一项重大民生工程,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关键时期,对全州群众健康托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黔东南州卫生健康局党组书记、局长李仁穷说,围绕外转疾病下降和重点疾病诊疗能力提升,今年1个重点学科和4个重点临床专科通过省级验收,通过内培、外引吸纳医疗人才,提升医疗服务能力。


2017年以前,铜仁市肿瘤患者外转率高达80%。作为专业治疗科室,铜仁市人民医院肿瘤科借助建设省级区域医疗中心契机,置设备、强技术、育人才,治疗方案与国内保持一致。如今,不仅本地区80%以上的肿瘤患者留在了铜仁治疗,稳定优质的医疗技术还吸引了黔东南,湖南怀化、湘西等地患者前来就医。


据了解,我省分布6个市州的省级区域医疗中心建设正如火如荼,省级医疗机构派驻专家已全部就位开展帮扶工作。


基层医疗卫生结构如何提质?


7月1日,凤冈县琊川镇居民张国强经历一场“历险”——81岁的老母亲因糖尿病及多种并发症引发呕吐及昏迷,被第一时间送到琊川镇卫生院。县级医院驻点专家陈兴琼与医护团队随即展开紧急抢救。7月3日,老人病情得到控制,精神状态逐渐转好,已能自由走动、进食。


要是几年前,张国强一定会舍近求远,开车几十公里将母亲送往县城。但这次,他选择了“家门口”的卫生院。


凤冈县人民医院深化医改,推行“夜间专家门诊”方便上班族、学生族、老年人等群体看病就医,图为导诊处医务人员为患者介绍“何种疾病挂何种科室”。.jpg

凤冈县人民医院深化医改,推行“夜间专家门诊”,方便上班族、学生族、老年人等群体看病就医。图为导诊处医务人员为患者介绍“何种疾病挂何种科室”。


近年来,随着我省医共体、千县工程、县域医疗次中心建设等一系列医改举措深入推进,琊川镇卫生院的就医条件和诊疗能力大幅提高。“镇卫生院是县级医院的分院,在这里看病和县医院没区别。”张国强说。


2019年,凤冈县成为“全国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试点县”之一。凤冈以县人民医院和县中医医院为牵头单位,联合14家镇(街道)卫生院和3家民营医院建立医共体,通过推行行政、人事、财务、业务、绩效、药械“六统一”管理,推进医疗卫生工作重心下移和资源下沉,提升县域医疗服务体系整体效能。


琊川镇卫生院作为凤冈县中医医院医共体单位,该县中医院选派执行院长和驻点专家下沉至卫生院,乡镇卫生院选派骨干到县中医院进修。作为第二批县域医疗次中心建设项目医院,琊川镇卫生院设置有麻醉科、手术室等23个科室,配备了CT、肠胃镜等医疗设备。辖区大兴村卫生室在一体化发展政策下,医务人员增加到13人,成为大兴、余粮、文昌等村民就医首选。


琊川镇卫生院深化医改,通过建设县域医疗次中心配备了配备了CT、肠胃镜等医疗设备。.jpg

琊川镇卫生院通过建设县域医疗次中心配备了CT、肠胃镜等医疗设备。


“医改的目的就是群众享有优质医疗服务,最终实现少生病不生病。”凤冈县副县长梅玲说,凤冈通过医改已经实现从“以看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实现了门诊均次费用、住院均次费用下降,群众满意度升至98%,为群众节约就医成本超5000万元。


近年来,我省按照“省级指导、市级统筹、县级主导”推进的工作格局,围绕“县级强、乡级活、村级稳、上下联、信息通”目标,按照“县级公立医院—县域医疗次中心(中心乡镇卫生院)—一般卫生院—村卫生室”梯次带动模式搭建县域医共体发展,实现县乡村三级医疗机构上下联动、信息畅通,整体提升县域内医疗卫生服务水平,一体化服务群众健康。


目前,贵州已有80个县区启动建设医共体141个,覆盖乡镇卫生院1412个、覆盖率达93.32%。统筹7.5亿元建设150个县域医疗次中心,全省梯次带动的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发展格局初步形成,县域内门急诊就诊率达92.64%,切实增强了群众看病就医获得感。


文/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金艾 胡家林

编辑/彭芳蓉

二审/李冰

三审/李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