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贵州 > 正文

【当你老了】老两口在日间照料中心养老:这里就是一个家

111.jpg

开篇:


10月14日是九九重阳节,也是我国的“老年节”。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为26402万人,占18.70%,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9064万人,占13.50%。人口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


随着社会老龄化趋势的加快,养老成为全社会关注的话题。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当你老了,要怎么度过晚年时光呢?


随着养老服务的日益发展,老人和子女的观念也在悄然发生变化,选择入住养老院、社区居家养老、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甚至老闺蜜们一起买房养老等养老方式的老人越来越多,大家独立而又团结的生活,让晚年生活少了一分寂寞和担忧。


近些年,在贵州,各式各样的养老机构也在迅速落地开花,给老人及子女提供了更多的养老选择。老人们的养老生活过得怎么样?重阳节前夕,记者深入全省公办养老院、民营养老院、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等地进行实地探访,窥探贵州养老的发展情况。


W020211013862886931599_副本.jpg水东社区第一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


“当你老了,子女忙于工作,你愿意去养老院吗?”


记者经过走访发现,如今,很多老人对于去养老院养老的态度变得积极了一些,这与社会进步、养老方式越来越多元化分不开。


日间照料中心:可以报名上老年大学课程


除了传统的公寓型养老院,一些与子女居住在一起,但白天无人陪伴的老人,更适合去提供老年人日间照料的机构进行社区养老。


目前,随着相关政策的持续推进,贵阳各街道社区的日间养老机构逐渐多了起来,这些机构基本可为老人提供日间的生活照料、娱乐、棋牌等,老人们在中心过度白天,午饭也顺便解决了。


“子女白天都要工作,我天天一个人在家也无聊,要是有地方可以管饭,又有老伙伴聊天,我愿意去。”家住渔安新城的陈爷爷告诉记者,他住的地方离水东社区第一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很近,这家中心附近的老人都爱去,还可以报名上老年大学的课程。


W020211013862890005681_副本.jpg老人家属为中心送锦旗


水东社区第一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2018年10月正式投放使用,建筑面积3800平方米,共六层,是一家医养结合的社区嵌入型综合养老机构,提供日间照料、老年公寓以及一级医院医疗服务。


该中心主任马琳告诉记者,一开始,日间照料以棋牌娱乐室为主,老人们免费打麻将,中午花15块钱可以就餐。


“但是由于完全对外开放,导致人员有些杂乱,还有一些老人长时间占据麻将机,其他老人没办法使用,引发了一些矛盾。后来我们仔细研究,决定更改日间照料方式,以开设老年大学课程的形式为老人提供服务。”


2020年开始,老年大学课程包含声乐、美术、书法、走秀以及葫芦丝等。就这样,日照中心变得非常“抢手”,很多老人慕名而来,课程期期爆满。


W020211013862893201607_副本.jpg老人参加绘画课


记者在中心参观了一圈,发现基础设施十分齐全,有多媒体功能活动室、老年课堂教室、中医理疗室,还有一个宽敞的室外活动平台,天气好的话,老人在这里做做操,活动活动筋骨。


W020211013862896766270_副本.jpg户外平台让老人活动筋骨


马琳说:“目前由于疫情原因,云岩区民政局要求日间照料服务暂时关闭,老年大学课程暂停,但是应该很快恢复,老人们早早报了名,等着通知他们来上课呢。”


老年公寓:96岁老人认了个“女儿”


“我们是日间照料中心,但是也有老年公寓,现在62个床位都住满了,还有很多是90岁以上的老人,他们大多都是一住下来就不走了。”


马琳带着记者来到老年公寓楼层,正好是中午就餐时间,老人们三三两两坐在走廊上聊天,工作人员将餐车推到每间房间,为老人们打饭。


W020211013862901436726_副本.jpg马主任(左)与陈婆婆母女感情很好


“四菜一汤,营养丰富,我们吃起来很合胃口。”96岁的陈耀新婆婆端着饭菜,回到房间美美地吃起来,她的女儿祝阿姨看这两天降温,赶紧给妈妈送来棉衣。


“我有8个兄弟姐妹,之前轮流照顾妈妈,但她难免有些孤独,我听朋友说这里很好,和妈妈说了一下,一开始她有点抵触,后来亲自来看,觉得很满意,自己要求过来,一住就是两年多。”祝阿姨说。


马琳告诉记者,陈婆婆退休前一直都在居委会工作,是一个特别热心的人。“和陈婆婆住一间房的另外一位阿姨姓张,69岁,患帕金森病,更需要人照顾,两个人天天在一起处出感情,陈婆婆就像照顾女儿一样照顾张阿姨,两个人感情可好了。”


“本来想让妈妈搬到更好的房间,她不放心张阿姨,不愿意搬走,我们拿她没办法。”祝阿姨说。


W020211013862905039068_副本.jpg大家一起包饺子


陈婆婆吃完饭,走过来跟记者聊天,她精神抖擞,思路清晰,完全不像96岁的老人。“工作人员对我们很负责,还有义工跟我们聊天,比家里热闹多了,有点小病小痛,马上就有医生过来,子女也可以安心点,我还交到了很多朋友。”


老两口:这里就是一个“家”


80多岁的陈平老人是一位老民警,他和老伴周素珍住在另外一间更为宽敞的房间,虽然子女希望跟他们住,不过老两口待在一起的时间多。


W020211013862907921540_副本.jpg陈平老人与周素珍老人


“毕竟一大把年纪了,我们住在子女家,他们要操心我们吃饭、身体情况,不想给他们增添负担。住这里和住在家里没啥区别,有冰箱有电视,还有人管饭,冬天不冷,挺好的。子女有时间过来看看我们就行了,不会觉得他们不孝顺,人老了就是求个安心。”


马琳告诉记者,这几位老人比较乐观,他们有一些老年病,生活能够自理,不需要随身看护,所以生活状态好一些,中心需要关心他们的心理健康。


“我们有2名社工,每天跟进老人的心理需求,遇到有问题想不通,或者和子女发生矛盾,社工在了解情况后介入,帮助搭建沟通的桥梁,让老人们开开心心度过晚年生活。”


5楼房间的老人是24小时看护,他们大多都是癌症晚期或者是失能失智老人,可能会插胃管、尿管、吸氧,中心医生和护士为他们提供相应的医疗服务。


“这些老人需要加倍细心和耐心照顾,他们很有可能将在我们中心走过最后的旅程,我们的责任也更大。”


关于费用问题,马琳告诉记者,老年公寓的收费标准根据老人的评估级别来定,越难照顾的老人费用越高。


W020211013862911451687_副本.jpg大家给百岁老人过生日


基本按照以下标准:自理3980/月、半自理4980/月、轻度失能5980/月、中度失能7000/月、重度失能8000/月、临终关怀9000/月。


“一些情况特殊的老人,我们也会酌情减免费用,比如社区分配的季度贫困老人,我们刚开业时来了一位93岁的重度失能老人,本来是8000元一个月,他唯一的儿子只缴纳了一次费用就入狱了,他的退休工资只有3000多元,我们还是留下老人,把他的费用减到2800元,一直照顾到离世,亲属来办理后事。”


马琳说,虽然中心需要平衡收支才能运营下去,但是这个行业和别的行业不同,人性化最为重要,我们希望来这里的老人都能感受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和家属一起努力,真正让他们老有所依。


策划 刘丹 王奇 钟俊怡 田儒森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黄盈莹

编辑 陈茜茜

编审 干江东 张传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