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贵州 > 正文

【谈“心”说案④】当“杀手”遇上天使!贵州省胸痛中心联盟这样化解胸痛危机


  导读:

  一个因为“伤心”而要命的病,是值得你暂时放下手中的活计,了解它是怎么发生的。

  这组报道设计为:“谈‘心’说案”。

  心,是指心脏;案,是一个个鲜活案例:

  一位老者因心梗晕倒, D-to-W时间45分钟,心脏再次获得血流的浇灌。

  何为 D-to-W时间?

  急性胸痛患者就诊后,手持一张电子通行证,所有检查、救治科室一路绿灯。

  通行证什么来头?

  这是最后一期“谈‘心’说案”,由现任中国胸痛中心联盟副主席、贵州省胸痛中心联盟主席、贵医附院副院长李伟担任主讲人,以鲜活案例为引线,深入浅出地讲述贵州省胸痛中心联盟的成立初心、救治体系以及发展目标。

  有深度、有广度、有厚度。

  真希望,当你看完后,对急性胸痛的认知,能比昨天多一分理解。

  危险临近时,这点医学知识恰如“护心镜”,能把受伤的心牢牢护住。


李伟发表主旨演讲

  D-to-W时间——72分钟!

  D-to-W时间——65分钟!

  D-to-W时间——46分钟!
  

  D-to-W时间(door to wire time)是指急性心梗患者从进入医院大门到血管开通再灌注的时间。急性胸痛的救治关键就是争分夺秒,挽救濒死心肌。

  原来没有这么快,三五个小时常见。

  是谁改变了“生命赛道”的速度?贵州省胸痛中心联盟“冲刺”而来。

  这不是独自战斗的“铁军”,全省有100多支素质高、战力强的联盟成员单位24小时待命,全力迎战急性胸痛,一次次“狙击”摧毁心脏的无形力量。

  看不见的敌人,没有硝烟的战争。

  此刻,战场再次吹响“冲锋号”。


李伟(左一)在导管室为心梗患者做手术

  战术:

  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



  凌晨3点,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导管室。

  这里才结束一台急诊冠状动脉支架植入术。

  现任中国胸痛中心联盟副主席、贵州省胸痛中心联盟联合主席、贵医附院副院长李伟和团队还没下手术台,接到急诊电话,“刚来一位60岁患者,在家晕倒,疑似急性心梗。”

  “马上做心电图。”李伟沉稳指挥。

  心电图提示“三度房室传导阻滞”,显示急性下壁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

  医生和家属谈话,同意手术。

  患者直接送达导管室,李伟等医护人员在场,立即做血管造影,显示右冠脉闭塞“下壁心肌梗死”,随即置入心脏支架。

  血管一疏通,犹如开闸的堤坝,重新灌注跳动很慢的心脏,注入活力的患者也清醒了。几日后,医生再次评估了他的心脏,心肌坏死得很少,对今后的生活影响不大。

  从进入医院到开通血管, D-to-W时间20分钟;从胸痛发生到血管开通时间也只有45分钟。

  “心脏保卫战”,赢了。

  李伟复盘,“这一仗之所以打得漂亮,与前后方协同作战的高度默契密不可分。”他说,这也是胸痛中心最突出的优势——有序、衔接、高效。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是贵州省胸痛中心联盟的牵头单位,是我省防治急性心血管疾病的“定海神针”。


  李伟说,胸痛是一种常见而又能危及生命的病症,但是涉及的病因非常复杂,其中急性心肌梗死、主动脉夹层、肺栓塞、张力性气胸致死率最高。

  在贵州,约有5万左右的心梗患者,“突如其来的发病使很多人措手不及,如果意识不强,没当回事儿想‘挺过去’最终还是要到医院的,因为有人挺着挺着就晕了或痛得死去活来。”

  相关数据显示,我国仅有18.8%的患者在胸痛发作后1小时内就医,64.9%的患者在发病后2小时甚至更晚到达医院。如何快速诊断、缩短患者从发病到治疗的时间,就是建设胸痛中心的目的所在。

  在贵医附院胸痛中心,是这样作战的——

  医院以急诊科、心内科及CCU、导管室为基础,与院前急救、医技辅助科室及基层网络医院有效衔接、协同作战,优化救治流程。即,急性心梗患者入院后可绕行急诊和(或)CCU,直接进入导管室,以最大限度地缩短救治时间,抢救生命一线。

  值得一提的是,贵医附院的胸痛救治都在同一栋楼宇完成——从急诊、CCU到导管室血管内诊疗能实现无缝对接,极大提升整体诊治效率和效果。

  目前,全国医院胸痛中心D-to-W平均时间为70至80分钟,“我们最快的一次,10多分钟就开通血管了。”李伟说。


李伟发言

  战略:

  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



  古时,排兵布阵,主帅坐帐军中,挥斥方遒;

  今昔,医护人员瞄准胸痛“行军作战”,并非散兵游勇,而是省、市、县均设有指挥部。

  “我们以贵州省胸痛中心联盟为基准,逐步健全各市州级胸痛中心联盟。推动市州主要医院建成标准版胸痛中心,并与市州卫健局对接,由卫健局牵头医院成立市州胸痛中心联盟,带动当地县域胸痛中心建设,省-市-县-乡一体化推动,行之有效。”李伟言之,目前贵州省9个市州已有8个建成胸痛中心联盟,为后续更深层次的区域协同胸痛急救网络铺设打下了良好基础。


李伟在导管室做手术

  有意思的是,各地胸痛中心在自身基础上,主动升级,积极改善功能:

  ——贵阳市云岩区打造了CPC“全区模式”,以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胸痛中心为龙头,以云岩区属二级综合医院为枢纽,以云岩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为依托,120急救体系全面参与,通过物联网技术的应用,逐步实现各级各类医疗机构之间与120急救体系的数据共享与无缝对接。

  ——全省各市州胸痛中心联盟逐步建立起急救网路,并且帮助多家医院安装远程培训设备。通过县医院胸痛中心向乡镇卫生院、社区服务中心、村卫生站辐射,以胸痛中心为切入点和纽带,加强胸痛中心与各级基层医院的信息沟通与交流,建立完备的双向转诊机制;

  ——贵医附院胸痛中心最近试运行“病人未至,信息先到”智能化平台,当急性胸痛患者就诊该院,会收到一张芯片,简称“绿色通行证”,自那时起,患者的检查、检验数据都会及时传输,目前已经有50例胸痛患者通过“绿色通行证”接受了全程智能化服务;与此同时,该院新成立的心脑血管病血管内诊疗融合平台也是“战斗力爆表”,采用“脑心同治”理念,急性心脑血管疾病(不论是胸痛、还是卒中的患者),都能得到最优化的救治。

  李伟表示,目前,各市州胸痛中心联盟及通过胸痛中心认证的县医院正以胸痛救治单元建设为抓手,不断提升乡镇卫生院的医疗服务能力,推进胸痛区域协同救治网络的覆盖,现在全省的胸痛救治单元数量已达到200家左右。

  瞧,铺展在眼前的“贵州省胸痛中心联盟地图”,密密麻麻闪烁的红点就是一家家胸痛中心,点亮着一位位胸痛患者的生命希望。


李伟在贵州省房颤中心联盟启动会上发言

  战法:

  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孙子曰:“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

  李伟对待救治胸痛的观点,亦如上。

  他说,从2017年建立贵州省胸痛中心联盟,迄今各成员单位成功救治急性胸痛患者每年超过5000余例。救治成功率的提升,死亡率的下降,“在这方面,贵州做得还不错,在全国排名中上。”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他还要走遍17.6万平方公里,打通“省市县乡”的急性胸痛救治体系,因为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或者是急性心梗,70%发生在基层。

  他想实现全省88个县域都建设得有胸痛中心,达到县域全覆盖,拧成一股绳,形成强大的救治合力。


李伟在心血管危重症论坛上发言

  他说:“太大的道理谈不上,我是医生,就做好医生的事。”

  他还有一点肺腑之言,送到医院抢救,已经是太迟,心梗患者救回来也要终身服药。能不能关口前移,积极做好预防工作,日常饮食高油高盐要少吃,白白胖胖是萌,运动起来才重要,戒烟限酒,保持心理平衡,远离心脑血管病,莫让家人空悲切。


策划 刘丹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刘丹 周旺泽

编辑 郑青

编审 赵宏斌 贺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