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贵州 > 正文

【我的扶贫故事】大山里的“老表” | 兴义市沧江乡中心小学老师李丹丹


  “妈,咱报得名了,赶紧给李老师打个电话报声喜吧!”2020年7月8日那天清晨,正是各高中学校报名如火如荼的时候,许多学校门口,早在头一天晚上,便排起了长长的报名队伍,场面犹如春运时期的候车厅。家住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市沧江乡新寨村上湾组的徐德银一家,拿着兴义市第二中学的报名通知书,一向少言寡语的徐勇,激动不已,再三提醒母亲陈月情在第一时间,给我打了这个电话,“李老师,要不是你的帮助,我们夫妇俩还在山上干活,根本不知道报名这回事。”


  我的扶贫故事,要从2012年说起,那时我在南方电网超高压输电公司天生桥局政工人资部负责宣传工作,恰巧当年省国资委安排企业帮扶活动,沧江乡作为超高压公司天生桥局帮扶点,我便与当时局里政工人资部主任陈斌一同到沧江实地调研。


  当年风景秀美、山路崎岖的沧江,以及乡村学校里那一双双清澈的眼睛,山里传来学校里朗朗读书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再次激起了我实现教师梦的决心。2017年,兴义市事业单位招考,我毫不犹豫填了沧江乡中心小学,从此与沧江结下不解之缘。


  从职业生涯的过渡,到身份的转变,我怀着一颗教好书、做好每一件事的决心,时刻提醒自己,要干一行、爱一行,对教书育人这个使命,充满了热情。当我真正来到沧江工作的时候,才发现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学校安排我教一年级,并担任班主任工作,我才发现,这里的孩子跟我以往接触过的孩子浑然不同。


  班里33名孩子,有27名留守儿童,6名建档立卡户,3名单亲,1名孤儿,一年级的孩子,甚至有不会写自己名字的,当时毫无教学经验的我,陷入了极大的困惑。我开始请教身边有经验的领导、同事,找了许多相关书籍学习,充实自己,一边摸索着如何上好低年级的课程。手把手地教会他们写名字到读书识字,为班里冬天里光着脚来上学的孩子发棉袜;为鼓励厌学的孩子来上学,周末从家里绞尽脑汁带一些学习用品及城里孩子感兴趣的小玩具......一学期下来,当班上孩子们的学习兴趣激起了,成绩也有了提升。


  但我发现,光是我们老师单方面的努力,孩子的教育仍是欠缺的。孩子身后的家长对教育的态度出了问题,家长面对生活贫困迫于生计,无暇兼顾陪伴孩子的种种无奈。我时常跟同事们探讨班里孩子出现的状况,也深知我个人能改变现状的力量渺小。


  2019年7月,根据组织安排,我接到2户建档立卡户的帮扶任务,兴义市沧江乡新寨村上湾组徐德银和雷权勇两户,我很荣幸成为众多帮扶责任人中其中的一员。同年8月,根据市教育局安排,我到兴义市第八小学进行跟岗学习,从此,我只能利用繁重的教学工作之余的周末时间去走访贫困户。


  2019年8月,夏日炎炎,沧江乡与广西省毗邻,是一个温度偏高的地方,顶着36摄氏度的高温,我第一次手提“连心袋”到新寨村上湾组走访我的两户帮扶对象。由于对自己的驾车技术没有信心,加上路况不熟,我联系帮扶对象给我发了位置,谁知道到了山路分叉的地方,手机拿出来根本没有信号,无奈只好坐在树荫下等过路人问路。正当我小心翼翼地掀开地上杂草席地而坐,一条小蛇从旁边“嗖”一声窜过,吓得我差点晕倒。

前往徐德银户的乡间小路


  遥望周围的高山,杂草丛生的小路,山里依稀的几户人家,我内心充满忐忑: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人民教师,如何凭借个人微薄之力帮助他们脱贫?怀着这样的心情,我来到徐德银家中,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个破网拉成的简易门,破旧的房子是木结构;一层是养牲畜的院子,二层一家三口住,屋里光线灰暗,但打扫得很干净。



  户主徐德银见了我,40来岁的中年男子,显得有些腼腆;女主人陈月情很热情健谈,听了我的自我介绍,自然就亲切地跟我聊起,他们的儿子徐勇正在读九年级,平时成绩不错,但中考发挥失常只考了240分。“家里缺人干活,他爸腰不好,读不进去就回来帮着干活算了。”陈月情一面抹眼泪,一面向我倾诉。听了她的话,儿子徐勇在一旁埋着头不吭声,脸上写满了失望。


  通过深入聊天,我了解到,徐德银夫妇不想让孩子继续读书的原因是怕承受不起高额的学费,因为考不上高中,到市里私立学校补习一年学费要上万元,这无疑是给家徒四壁的生活增添了巨大的开支。于是我向徐德银夫妇二人解读了教育资助的扶贫政策,“只要孩子能顺利考上高中,这一年的辛苦一定不会白费,而且徐勇很好学,这就是很好的契机。”通过我的苦口婆心劝说,夫妇二人答应让徐勇再补习一年。


李丹丹入户走访徐德银户,向徐勇解读教育资助相关政策


  孩子是父母的希望,对徐勇而言,读书也是改变人生的唯一出路,这一年里,徐德银夫妇心怀希望,勤勤恳恳。徐德银通过沧江乡组织的统筹安排,由乡林业站安排了公益性岗位护路员的工作,每月能领到833元工资;妻子陈月情在沧江乡新寨附近打临工,夫妇二人通过砍伐桉树,种植板栗、玉米、姜等,每年的生产性收入和工资性收入达到43000余元,不仅实现脱贫巩固提升,还能支付徐勇在学校补习这一年每学期8000多元的学杂费及生活费。我常常跟陈月情聊天时这样说:“陈姐,现在国家政策越来越好,我们一定要勤劳,只要徐勇读书有出息,你和徐哥的努力就有希望!”


  2020年7月,中考查分那天上午,徐勇查到成绩后,打电话告知,他今年考了396分,进步了150分!欣喜之余,兴义这么多高中,该去哪儿读?学费要多少?家庭能不能承受未来几年的学费生活费呢?挂掉电话后,我脑海里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徐德银夫妇没有文化,徐德银没上过一天学;陈月情读过几年小学,但是也拿不定主意,听说读职中学费便宜,就准备让徐勇去读职中,徐勇可不乐意了,一家子闹得炸开了锅,徐德银眼看拿不定主意,转身背着背篼就出门干活了。陈月情在家不知所措。我意识到,这一天是关键的决策时期,是决定一个孩子未来的关键时刻了。

  我放下手中的工作,把刚满五岁的女儿送到外婆家照看,收齐了徐勇的成绩能上的学校,通过上网查阅、电话咨询,把各学校联系方式备注清楚,做好准备后,独自一人驾车到沧江。

  “李老师,你居然真的来了!这不是放暑假嘛!”陈月情见到我,感到很意外,我把陈月情和徐勇邀请到学校办公室,拿出一张张我做足了工作的资料,“徐勇考了396分,可以上的学校有这些,学费分别备注在这里,上了高中以后,每年可获得国家助学金1000元,免住宿费、免教科书费,以及免去学费和扶贫专项金1000元,一学期要获得2400多的资助金……”我说,你们赶紧到兴义去报名,否则名额报满了,就上不了想上能上的学校了!“徐勇,你也想清楚,到底想读高中,还是职中?”徐勇含泪对我说:“李老师,我不想读职中,我想读高中,想考大学”陈月情这才联系在山上干活的徐德银,一家人终于对徐勇报考高中达成了共识。


沧江乡新寨村上湾组徐德银夫妇在家门前的合影


  “老同学,你是操心你家什么亲戚?”

  “咱们读书那个年代,要是能遇到个这么关心的我人,就不至于后来走弯路了!”在帮徐勇咨询学校时,我向在高中任教的同学打听招生情况时,大家不解地开玩笑问道。我总打趣地说:“那是我在大山里的老表!”


  如今,徐勇顺利到兴义市第二中学高一就读,据老师说,这孩子学习特别认真,特别踏实。


  后来,无数次行走在去往帮扶的两家人的路途中,我的步伐愈加坚定。因为他们真正享受到党的政策带给他们的改变,他们两家精神面貌都会有新的变化!在日常繁重的教学工作之余,我时常牵挂着这两户孩子学习成长中的一丝丝改变。


李丹丹入户走访徐德银户,向他妻子陈月情宣传帮扶政策


  在扶贫这条路上,我深深意识到,扶贫不仅仅是党和组织交给我的任务,而是要让我们去真正了解他们的生活和困苦,去改变他们的思想意识。扶贫先扶智,更要去舍身处境帮他们解决心中的困惑,甚至于帮他们在关键时刻给予正确的建议和意见,帮助他们渡过难关,通过相互了解,拉近彼此的距离。



  我们的“连心袋”,时刻告诉我们,要心连心,如果没有一次次的入户走访,没有亲眼见到他们勤劳的身影,没有感受到他们生活的坎坷,就不可能深刻认识贫困户,体会他们的精神力量,给予他们不断的鼓励和燃起对幸福生活的向往。


  在新寨村扶贫过程中,如今随处可见干净整洁的山间小路上勤劳的身影,每一次和徐德银一家的促膝而谈,让我在这段不平凡的扶贫经历中,树立起一种坚定的信念。在他们身上,我也学到了百折不挠,看到了夫妇二人勤劳朴实,看到90后的父亲挑起家庭重担的责任感。其实,在人生的道路上,困难何其之多,只要携带一颗坚持的信心,正如我们的扶贫工作,用真情铺设,定会打赢这场仗!

李丹丹

见习编辑 李贝多

编辑 肖慧

编审 周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