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贵州 > 正文

名家新作 | 韦荣慧:懂贾懂理才识做人 | 拜访王凤刚先生手记


“懂贾才懂道理,才识做人。”这句话是王凤刚先生说的。关于王老师的报道网上很多,我只想写点自己的感悟罢。


为了懂贾和懂道理,我捧着王老师送的崭新的、厚达760多页,共80余万字的《苗族贾理》读着,我的心沉甸甸的,一直沉静在见到王老师的那个场面中。我实在想象不出,这部被列入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经典著作竟是一位患上不治之症、瘫痪卧床近30年的老人完成的。



2015年4月2日上午,阳光明媚,在丹寨的龙泉山开满映山红的季节,我有幸因为征集《好地方在山那边——苗族历史与文化展》的展品专程到贵州省丹寨县,拜访了《苗族贾理》作者王凤刚老人。


当我们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这位老人穿着整齐的藏青色西服,端坐于轮椅上。我小心翼翼地走到他跟前,不敢握他的手,那一瞬间,我只想下跪向王老师致敬!



轮椅特意摆在靠近阳台的墙边,让老师面对着沙发和茶几,方便他不用转动脖颈就可以看到我们。了解到王老师是我们中央民族大学(当时的中央民族学院)的老校友老前辈,想到老师对北京的情感,我们专门从北京给他带去全聚德的一只烤鸭和北京果脯特产,果然王老师很开心,见到我就问起学校的情况和他们民语系的老师们,提到最多的是张永祥教授和吴德坤教授,遗憾两位老先生已经作古。



原本我们计划在王老师家停留30分钟,考虑到不影响老师的健康。然而,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出来才知道我们在他家停留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与他们二老合影留念,轻轻地慢慢地我握着王老师那唯一能动弹的三个手指头,算是握手告别,眼泪滴在我的衣服上。



离开王老师的家后,车子行驶在去三都水族自治县的路上,我的心一直不能平静,我在想,是什么支撑着王老师以惊人的毅力走过并完成这部巨著,当然是“贾”,是贾理的力量,是使命和责任感点燃了王老师生命的奇迹。


关于贾是什么?贾理是什么?我查阅了有很多描述,我还是决定用王老师说的定义



回到北京不久,我们展览组如期收到王老师寄来书以及老师从邮箱里传来对我们展览大纲的意见,不仅仅是看内容,这个“意见”是老师用三个手指头在电脑上敲出来的,我们团队都感动不已!在这个“意见”中,王老师这样定义贾理:


流传在贵州黔东南、黔南苗族地区的“苗族贾理”,是苗族文学、史学、哲学、法学、民俗学、自然科学、巫学等的综合集成,是苗族的“百科全书”和“法典”。“汉族离不开书,苗族离不开贾”,它在历史上成为苗族议榔栽岩、举行祭祀盛典和许多重大民俗活动的依据、苗家人言行必遵的权威准则,影响巨大,2008年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议榔”是苗语,是苗族村寨依据贾理结合实际民主议定的乡规民约。千百年中理老、寨老、榔头等根据贾理准则和议榔制度有效管理苗族社区民间事务,模塑和造就了该地区独特而优良的人文环境和和谐有序的社会秩序。


王老师1945年出生在丹寨,他是水族。1963年9月考取中央民族学院民语系,攻读苗族语言文学专业。为了记录和破解一个又一个苗族文化密码,老师从1978开始搜集整理流传在民间的苗族文化资料。足迹踏遍了丹寨的山山水水,当时全县139个大队,他走访了110多个,撰写神话、民歌等40多万字,翻译了200万字,收集3万余行苗歌,手稿长达5万多行,完成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苗族贾理》整理译注,2009年11月,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苗族贾理》。



《苗族贾理》,由凡例、序、前言、正文及附录、后记组成,其中正文有11篇80多个章节,文化内涵远远超出了民间文学的范畴。内容包含古代苗族关于社会与自然的道理、源理、哲理、伦理、法理、心理及习惯、禁忌等实体性内容和叙理、辩理、判理等。集中反映古代苗族人民的自然观、伦理道德观和价值观,是一部帮助大家了解、研究、认识苗族的历史渊源、社会性质、社会结构、民族关系、迁徙史、习惯法、伦理道德、婚姻家庭、风俗习惯、生态保护、哲学思想、原始宗教、语言文化、古代科技的珍贵古籍。



历史上苗族没有自己的文字,千百年来,“贾理”靠口授心记,流传于村寨歌手、贾师、巫师的唱诵中。懂《贾》的人在寨子里有很高的威望,懂《贾》才能当理老,当寨老,当巫师。甚至有“一位贾师就是一个博物馆和一个档案馆”之说。《苗族贾理》起到对本民族文化认同、道德约束、法律(习惯法)规范、精神信仰,增强苗族的民族凝聚力,维系苗族社区内部的长久稳定与和其他民族的和谐的作用。此外,对于人们的思想、修养、价值观、社会风气、生态保护等方面起到积极影响。



《好地方在山那边——苗族历史与文化展》在浙江省博物馆开展后,我们开始筹备《千年窝妥——丹寨苗族蜡染文化特展》,2016年6月8日晚上,我带着我们策展团队的同事薛立丹、向林锋、范明霞一起又一次去拜访王老师,至今说起来他们和我一样仍然感慨万千。因为发声的困难,我们没有让老师多讲话,当他了解我们策展的意图后,赐予我们三篇文章,即《一朵绽放千年的民族之花——话丹寨苗族蜡染》与潘广淑老师合作,第二篇《贾是古代苗族社会的百科全书》,在这篇文章中,王老师详细论述了关于贾的研究范畴和意义,他强调,《贾》是苗族社会的社会历史教科书,是苗族习惯法的“法典”,是苗族婚姻发展史和婚姻的生动文献,是苗族原始宗教的基础教义,是苗族民间文学艺术中的一朵奇葩。第三篇是《哪个创制蜡染衣》,这是1980年4月21日丹寨县排倒大队王友林、王光道唱述,王凤刚老师翻译的。


王老师给予《千年窝妥——丹寨苗族蜡染文化特展》很大的学术关怀,于当年7月18日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如期开幕,文章搜集到由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展览典藏画册中。



在修改这篇文章的时候,又重新学习了一次《苗族贾理》,能不能努力去做王老师说的那种人,就是“既懂贾又懂理”!从贾理中获得教育,将其精华传承下来,多一点沉静少一点浮躁,多一些使命和责任感。

文/韦荣慧

文字编辑/邱奕

视觉编辑/向秋樾

编审/李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