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当代贵州客户端下载我要投稿用户登录 返回首页 省领导活动报道集 贵州省人民政府常务会议直播贵州省人民政府访谈 贵阳市人民政府访谈
当代先锋网 > 美食 > 正文

【治愈系】路边摊:忆往昔 峥嵘食欲稠

作者: 编辑:李思瑾 来源:悦食中国 发布时间:2017-08-01 16:41:21

社交网络上,男人们还在苦苦寻找能陪自己吃路边摊的姑娘。

 

然而朝阳区一位女士和一众女士们笃信,到了一定年纪,没几个人的肠胃还受得住咱国普世路边摊。

 

 

我也曾有路边摊情结,虽不记得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吃的,但大学时陪男朋友吃路边摊的情景,可是历历在目的:学校的正门与后门外,各有一条被路边摊和小餐馆占据的街。食堂太乏味,吃餐馆的机会少得可怜,路边摊平易近人,能让手里仅有的人民币功能最大化。

 

 

 路 边 摊 是 什 么 ?

 

在度娘那里,关于路边摊的解释,只有两个词条:

 

1、韩国2015年的情色电影《路边摊》。讲述结婚前,三名男屌丝在路边大排档小聚,为了逃避买单,三人用各自经历的奇闻轶事做赌注,信口开河起来;

 

2、1998年,古巨基推出了一张叫《路边摊》的唱片。

 

在大众语境里,路边摊一般指沿街售卖食物的摊子。它具有一定的流动性,规模很小,价格低廉,品类繁多,常出现在大学周边。

 

价格低廉是路边摊特有的质地。因此,路边摊的受众多为年轻一代,大学生更是各中主力。我也曾是其中一个,那年,我一边吃着学校后门的煎豆腐,一边听古巨基的《路边摊》,还自作聪明的推测:

 

1998年,香港正值金融危机,恒生指数崩盘,全港哀嚎遍野。古巨基此时推出《路边摊》,是审时度势的结果咩?

 

“路边摊 /我和他 /电影散场 /

路边摊 /雨棚下 /听到打烊

我爱他 /那个暑假 ”

 

离三十岁还有几天,我站在传媒大学后门(跟我家只隔几站地)那个狭窄的丁字路口,望着眼前挤挤挨挨、缩在条凳上觅食的年轻人——他们头顶悬着的明黄灯泡,蒙着灰尘,却喧腾又雀跃。他们埋头在廉价的塑料盘里拢弄碎食,又抬起头,对着灯光指手画脚。

 

正在烧烤的架子,木炭明明暗暗,也有忽然火光冲天的时刻。简易灶头连着淡蓝色液化气罐,来路不明的油在锅里翻腾。食物产出的速度惊人,平均半分钟一份。像一条街头流水线,生产标准显而易见:佐料重、油多、量大。

 

 

这条流水线上的“工人”,是一群典型的劳动人民,围着围裙、戴着袖套,总是巧妙地避开白天,披星戴月地作业。你时常分不清他们脸上蒙着的,是油烟还是月亮的影子。

 

这些“工人”是城市里掌管小吃的吉普赛人,他们的大篷车就是夜间的路边摊。为这些大篷车疯狂的,全是年轻一代。

 

 为 什 么 路 边 摊 吸 引 年 轻 人 ?

 

路边摊是年轻一代的肾上腺素,跟“青春”勾连,为它前赴后继的,从来都是新鲜血液。这么说是有根据的:

 

一、路边摊等同于某种禁忌。

 

像恋爱、饮酒、吸烟一样,在多数父母的期待里,有些事情还是过了18岁再做吧。路边摊也如此。在长辈眼里,它往往等同于不健康,于是对孩子明令禁止。

 

对很多人来说,进入大学是人生第一次(也许也是最后一次)过上集体生活,获得自由。随之而来的,即是报复性的打破禁忌。抽烟、饮酒、性经历,以及吃路边摊。反叛是年轻一代的特点,路边摊是这一特征不可或缺的脚注。

 

 

二、最低的价格,最大的物质享受。

 

在所有欲望都旺盛的青春期,最淡薄的欲念恐怕就是对于金钱的。食欲却相反,在每个人的青春期都最盛。路边摊用重油、重佐料和量大满足着年轻人的诉求,价格又低廉,何乐而不为?

 

三、松散、自由、随遇而安的就餐环境,迎合了年轻人的心态。

 

说路边摊主像城市里掌管食物的吉普赛人,一点不为过。同饭馆相比,路边摊的地点相对不固定。政治、地缘关系、天气等一系列因素,都可能让它发生改变。

 

路边摊的摆置非常简单,一锅一灶,没有“座位”,都可以迎客。在路边摊吃喝,几乎无规矩可言,你可以坐着,也可以站着,可以靠着,甚至可以倒着。任性而为的搭讪、聊天、指点江山,都被路边摊接纳。

 


四、路边摊的处境,同未走进社会、或刚走进社会的年轻人类似。

 

路边摊的形象是脆弱的。武侠剧中,路边摊贩从来都是被破坏的对象。大侠落座,刚吃上热腾腾的汤面,土匪就来了。一番厮杀,土匪落跑,大侠伟光正,路边摊被砸毁。

 

无监管才无保护。世界上最早对街边小吃实施监管的国家,是1502年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文艺复兴时期,土耳其街头遍布小吃摊贩,他们售卖熟肉,烤着鸡肉串和羊肉串。

 

我国路边摊,也曾(或正在)上演城管追、小贩逃的闹剧。这跟大学生的处境很像,对于社会,他们初来乍到,正在从脆弱走向强大,是暴风雨中的幼鸟。路边摊和年轻人,一起在现实生活的风浪中,摇曳共生。

 

 路 边 摊 编 年 史 

 

古希腊——出现街边小吃:油炸小鱼

 

古罗马——贫民家里没有炉灶,得去街上吃东西

 

14世纪,开罗——路边摊卖烤羊肉串、大米和油炸面团等食物,

当地人将鹿皮制成的野餐布铺在街边,就地享用

 

14到16世纪——中美洲阿兹特克人在市场上贩卖各种饮料,以及多达50余种的墨西哥玉米粉蒸肉

 

北美洲殖民时期——路边摊贩售卖牛肚辣味浓汤,烤玉米穗,以及各种糖果和水果; 牡蛎曾是一种廉价的路边小吃,大量捕捞后,才价格飞涨;

 1707年,路边摊在纽约彻底被禁止。

 

19世纪40年代——巴黎人见证了炸薯条的发明和兴起。

维多利亚时代——伦敦也有路边摊,主要卖牛肚、豌豆汤、裹黄油的豌豆荚、海螺、鳝鱼。

 

 极 少 数 大 学 周 边 非 常 不 完 全 小 吃 指 南 

 

@中山大学

中大小北门出口的麦语家园,晚间有一块钱一个的菠萝包,上面一层的糖脆皮烤得酥酥的,包身绵软,趁热夹一块黄油进去,香甜酥软,喂饱了无数低落的夜晚。另外还有老婆饼、蛋黄酥,芒果班戟,南瓜酥等广东人喜闻乐见的各式糕点,在三层架子上一字摆开,细细的荧光管照着,泛着淡黄的色泽。

 

 

酷客小站的百香果汁和芒果沙冰,百香果的酸和蜂蜜的甜,是晚餐后漫步珠江边时最好的饮品,江风柔柔的吹过耳边,把吸进嘴里的百香果籽咬破,这是一年四季都不会喝腻的东西。芒果沙冰要在芒果的季节里吃,小芒果清甜香浓,在蝉声绵延的夏天吃一口混着细细冰沙的芒果肉,五脏六腑里就装满了夏天。

 

盛盛甜品是雄踞中大小北门多年的老店,当发生了需要小团体庆祝的事时,这里是首选,好吃的甜品和拿手的小吃在这里完美融合,炒芒果冰,芋圆,杨枝甘露,姜撞奶,样样鲜甜可口,鲜菇肉丝陈村粉,炒牛河,都是带着热辣辣的“锅气”端上桌。

 

 

还有下午五点准时出现的,没有招牌的炒粉炒面摊,铁锅一转,颠起落下,一手拿盒一手起锅,这一份份香气四溢的炒河粉、炒米粉、炒面就利索的交给了等待的学生。正宗的广州炒粉,要每一根都裹了油,但吃完碗底不留油,酱油咸香,芽菜脆爽,这一份份炒粉里,都是师傅多年掌勺的精华,不输名店大厨。

 

@南京大学 

南大人都知道的大叔水饺,即便手持地图也难寻,最好是本校生的带领下来到摊子前。大叔只做4种水饺,价格低廉,姑娘5元就能吃饱,即使混着点,大叔也能从两个大水炉里利落的捞出,还有一个门道是提前电话预定到达时就能吃饭热气腾腾的水饺了。

 

 

青岛路上的炒酿皮摊,每到饭点就支起桌子板凳,炒制的食材和炉灶买改装的三轮车上一一摆开,夏天也经营凉皮凉面。最爱的还是那一口平菇鸡蛋炒酿皮,平菇要撕的细小,那一口鲜即使是味精的作用你也心甘情愿。

 

陶谷新村居民楼里藏着一家奇妙的煎饼摊,兄弟老板看着像父子,哥哥老实寡言,弟弟酷的像摇滚少年。煎饼皮是用十几种谷物自制,一勺下去,香气扑鼻。弟弟喜欢研究新奇的食物,薄荷味豆浆要预定才喝的到。

 

南大人的深夜食堂除了广州路校门口的各色烤串,炸串摊,还有南区宿舍区的婆婆宵夜,婆婆坚持买了十几年,胡辣汤、粽子、五香蛋都是用心煮的,口感质朴但是很温暖。如果说遗憾,那就是青岛路上的“不睡神茶”不见踪影,吉祥物般的小狗缇香,和高冷的艺术家老板用6种红茶煮的港奶是熬夜复习和论文赶稿的必备良品。

 

@西北大学

大学南路十字,是两所高校的枢纽地,伴随着城中村和网吧、小商铺的繁盛,顺其自然成了各路美食交汇之处。

 

乡村烧烤的鱿鱼串儿特别大个儿,炸藕盒咬起来外层酥脆里层又藕断丝连;炸串儿炸里脊夹饼,最喜欢豆皮卷着金针菇,炸出锅沾着干蘸料,把减肥丢到九霄云外。臭豆腐摊儿上的大叔已经扎根于此数载,或白或黑,臭豆腐任选,长长的竹筷子加起来丢到热油里去,兹拉兹啦炸得金黄,飞快捞出来,挤上特制辣椒酱,撒上香菜,就大功告成。

 

 

绝顶好吃的烤面筋还在隔壁学校附近的城中村里,走两站路就为了花四块钱撸两串,焦脆感由外而内漫延,蒜汁儿味和麻辣味饱满有层次。当然,夜市摊儿更是直接,大妈的推车上不乏馄饨米线小笼包,林林总总什么宵夜都有,从临街网吧出来的韩国留学生,嘻嘻哈哈地相互说笑着,饕餮着路边美味。

 

 毕 业 多 年 后 ,我 真 的 不 喜 欢 路 边 摊 了 

 

虽已近而立,但和社会中的某根稻草摇曳共生,倒是我的常态。

 

站在传媒大学小吃街那天,我饥肠辘辘。然而学校食堂关门谢客,后门外延伸出去的小街,却灯火辉煌。这条街一下望不到尽头,万户千家都与吃有关。有几家烟火极盛的路边摊,人头攒动,像带着香气的漩涡。年轻的男孩女孩们,都喜气洋洋向漩涡中心奔去。

 

我心头,也浮动着遥远的暗喜——我以前最喜欢路边摊了!以前.....那现在呢……我,还...喜...欢....路...边...摊...么?

 

还喜欢的话,何至于如此无动于衷,胸中还挤满对羸弱肠胃的担忧?一双脚毫无向之靠拢的趋势,小腿肚子都打算拽着它的主人,往一家有门面、又体面的真正饭店去。

 

我的确多年没有在饥饿之时,扎根路边摊的缤纷沃土,但久别重逢后,我心中竟全无喜悦可言。这样的状况让我欲哭无泪。我不是最爱路边摊么?

 

哎呦,路边摊狂热粉丝也有今天。也就几年前,下班经过晚间出摊的麻辣烫时,我还会因为减肥,而不得不边吞口水边劝自己离开。

 

由于常年流连于各色路边摊,我几乎能一眼分辨路边摊的优劣。而眼前的这几家形成小漩涡的路边摊,过了饭点仍门庭若市、香气浓郁(隔十米都能闻到)、老板手脚格外麻利(说明常年生意好训练有素)——如果这都不好吃,我拿命跟你换!

 

可如此自信的我本人,此刻却全无食欲可言。路边摊再也不是我的肾上腺素,这让我吃了一惊。

 

很难理解吗?这就像你面前放着美貌与肌肉并存的赤膊小鲜肉,而你却连妆也不想卸只想四仰八叉地睡死过去。

 

这就像那个被你从大一暗恋到大四的校草,举着戒指深情款款站你面前表白加求婚,而你却执意出家无欲无求!啊,这是何等的....悲伤。这意味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

 

 我 在 某 群 里 发 起 了  “ 忆 往 昔 峥 嵘 食 欲 稠 ” 活 动 

 

@焱小果,广州,2012年毕业

下午5点,东区篮球场的男孩子们穿着宽大的背心,拖着步子走出来,夹在他们中间,穿过两排高大的柠檬桉,通过窄窄的小北门。

 

就闻到炒米粉在铁板上被翻转起来的香气,听得见滋啦滋啦的声音,看见手起铲落里葱花和芽菜晶莹的泛着油光。

 


20岁的年纪,走在前面的男孩子后背的汗渍,和混着小孩子哭声的路边小摊,都是敞开飞起的初夏气息,从市井的嘈杂里得到更多的,是生活的暖意。

 

仿佛那五块钱一份的即将热腾腾落下肚的米粉,比吃不起的江边餐厅更懂得我们,白色塑胶盒里装着的烫手的食物和我们是相通的,没有距离,不需要服务,它们填饱肚子,款待味蕾,也抚慰了我们怀着巨大希望与无助的青春岁月。

 

@老王,北京,2010年毕业

大四冬天,和女友一起考研。北京的冬天,寒风吹得人直想吐。很多次我们从图书馆出来,食堂都关门了,还好有9号楼下的炒米线。

 

炒米线大叔风雨无阻,我们买一份炒米线两人分着吃,就站在图书馆前的雕塑后面边避风边吃。有一次,炒米线冻成了冰碴子,我们觉得这日子太苦了,必须要考上,留在北京。

 

不过我们已经分开几年了,我快结婚了,那家炒米线我也很多年没回去吃过。

 

@紫葳蕤,西安,2010年毕业

曾经,校门外的四川小饭馆,还有天桥下和大学南路十字的小吃摊,一天又一天陪伴着我们,肆意地挥洒着美好时光。

 

挣到奖学金、被表白了、世界杯比赛、失恋被劈腿、甚至是大姨妈驾到嘴巴馋到不行,那些油汪汪、辣得振奋人心、重口味的路边摊,简直就成了发泄和倾诉的目标。

 

 尾 声 

 

即便有了这些看似合理的解释,我仍无法坦然跟路边(青)摊(春)告别。

 

我特别不服,特别倔,高唱着“只要心态年轻,每顿饭都是路边摊”的口号,任性地再次走进传媒大学人最多的那家烧烤摊。

 

我点了也许是用“猫肉”串的羊肉串,也许(明明就)是死蛤蜊做的辣炒花蛤,像过去那样,我还点了一瓶啤酒——温吞吞的,怎么喝怎么不是味儿。

 

而我斜对面的小情侣,一个坐在另一个大腿上,你一口我一口地互喂肉串,我实在要坐不住了:“成何体统!”我的脑海中,瞬间飘过一块居委会大妈的红袖标。“妈呀”,我又把自己吓了一跳。

 

迅速结束战斗,我回到家。没料到,一进门我就有反应了。这纯粹是对青春和路边摊,最恰当的超龄反应。

 

我一通翻箱倒柜,急的满头冒汗,嗓子倒还像青春期时一样嘹亮,只见我底气十足地喊:“那(nei)谁,你把我的太田胃散搁哪儿去了?”



热门推荐

速读24小时:贵州招三千特岗医生 |

贵州招3000名特岗医生,补贴现金奖励住房。...[全文]

领导艺术:纪检干部要当现代“铁包公”

“清心”“直道”,坚固为人做事的根本。...[全文]

领导必读:论新时期共产党员的修养

在新的历史时期,加强共产党员的修养仍然是共产党员的必...[全文]

周末48小时:房价涨势有所放缓 |

一起来,速读周末48小时!...[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