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当代贵州客户端下载我要投稿用户登录 返回首页 省领导活动报道集 贵州省人民政府常务会议直播贵州省人民政府访谈 贵阳市人民政府访谈
当代先锋网 > 教育 > 正文

“大山园丁”宋长城:留守大山31年,不让一个孩子失学

作者:汪枭枭 编辑:袁燕 来源:当代先锋网 发布时间:2017-11-09 18:15:13

微电影:《遗落的红伞》

  宋长城在偏远的杉树坡小学一干就是几十年,为了孩子们的全面发展,他多次向学区的领导要求调一个年轻老师到他们学校,填补一下素质教育的空白。新来的特岗教师王江霞歌善舞还能画画,给孩子们带去了知识和欢乐,宋校长心里非常高兴。

  但看到王江霞因为工作和男友分手,一个人在山里种种不适,善良的人性让他决定让王老师调到一个条件好一点的地方去。后来,王江霞回到城里,杉树坡小学又只剩了宋老师一个人。


 

文图|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 汪枭枭


  1986年,村长雷天寿找到宋长城,希望他接手杉树坡小学,和学校唯一的老师雷朝江一起撑起这所只有三个年级、40多个学生的山村小学。村长说:“那么多孩子,一个老师照顾不过来。你是村里唯一的高中毕业生,只有你能胜任这份工作。”


\
杉树坡小学成立于1956年,1973年村民集资修建了这栋木结构的教学楼,一直沿用至今。2016年以前,学校的旗杆就是一根竹子,但每周一的升旗仪式仍然没有少。


  宋长城答应了村长的请求,一干就是30多年,在大山挥洒汗水,把青春献给孩子。30多年来,杉树坡小学没有一个孩子因贫辍学。30年如一日的坚守,只因为宋长城相信:“山里的崽崽,只有读书才能找到更好的出路。”

  “村里的娃,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

  1979年,高中毕业的宋长城因家境贫寒,自己断了升学的念头,沮丧的他连高中毕业证都没有去领。毕业之后他开始学做木工,成了一个木匠,一干就是6年,那时候他每天的工资是20元。

  宋长城所在的瓮溪镇杉树坡村是思南县最偏远的村子之一,距离集镇有近40分钟的车程。由于交通不便、产业不兴,村民们为了摆脱贫困纷纷外出谋生。杉树坡小学留不住教师,外面的老师都不愿意来这里任教,原有的老师也陆续离开,到1986年的时候,只剩下雷朝江一人。

  在村长雷天寿的邀请之下,宋长城放弃了20元一天的“高薪”职业,接受了每天1元钱补贴的代课教师。宋长城的决定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一天1元钱,还要不要生活?”他说:“钱有多用多,有少用少,孩子们总要有人教。”家人拧不过,只能让他去做了个“孩子王”,木匠从此变成了教书匠。


\
杉树坡山村幼儿园最小的孩子只有三岁,宋长城经常背上背一个,手上牵一个,屁股后面再跟几个。

\
宋长城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


  在宋长城上学的年代,小学五年级毕业之后要经过推荐和考试才能进入初中,当时文家店、三道水、瓮溪三个乡镇总共只有150个小学毕业生可以通过选拔进入初中。那时候“文革”结束不久,中专较少,高考也才恢复两年,只有品学兼优的学生才能继续升学进入高中。宋长城是村里的佼佼者,他的同龄人多数大字不识,他却顺利读了高中。

  然而天不遂人愿,通过层层选拔进入高中的宋长城最终因为家庭条件限制与大学失之交臂,这成为他心里的一个疙瘩。因为亲身经历过求学无门的痛苦,宋长城深深地体会到:一个地方要发展,必须要从读书开始,教育才是最好的扶贫!

  宋长城刚到杉树坡小学的时候,雷朝江一个人带三个年级,学校和学生的安全意识都很淡薄,学生一天到晚爬坡上坎,摔打顽皮没人管。但山里的孩子好奇心和求知欲很强,宋长城说:“那时候我走哪里,学生们就跟到哪里。”

  看着孩子们渴望的眼神,宋长城决定坚守大山、办好学校,不能让孩子们和自己一样留下遗憾,“一个人富不算富,要让更多的人通过读书富裕起来”。

  “我走了,孩子们怎么办?”

  1997年是宋长城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一年,这一年他从一名代课教师变成正式教师。转正的教师可以申请调换更好的学校,雷朝江也在这一年离开了杉树坡小学。但是宋长城选择留守:“我一走,学校肯定又瘫痪了,崽崽们怎么办?”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席卷中国内地的“打工潮”冲击到这个偏远的山村,越来越多的青壮年劳动力裹着铺盖卷远走他乡,家里的留守儿童越来越多,杉树坡小学新增了幼儿园。由于一个人分身乏术,宋长城不得不撤掉杉树坡小学的三年级,只留下一、二年级和幼儿园,因为“三年级的孩子大一点,可以走路去中心学校上课”。留守的孩子多数是和七八十岁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于是宋长城又多了一个任务:每天在固定的路口接送孩子们上学。


\
每天下午4点,宋长陈和志愿者一起送孩子们回家,宋长城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告诉孩子的爷爷奶奶:“孩子已经送到路口了。”

\
大山深处的杉树坡村,2012年至2016年,宋长城的妻子每天都要从山对面的家里把午饭做好送到山这边的学校里。


  留守的孩子太多,宋长城一步也离开不得。2009年的时候,母亲重病,宋长城到医院办理住院手续之后便回到学校,哥哥对母亲说:“你看,也只有我们这些务农的愿意守在你身边。”2010年,妻子杨昌春得了急性肠胃炎,他也只是请了村里的面包车把妻子一个人送到医院。宋长城说:“学校只有我一个人,那么多顽皮的学生,真怕他们出事,又不能随便给他们放假。做老师,总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吧!”

  杨昌春嘴上埋怨宋长城,但在行动上却给了他最坚定的支持。

  2012年,贵州省全面启动校园营养改善计划,杉树坡小学位置偏远,学生人数较少,无法配备专门的厨师,午餐由学校自理,县财政按照餐标发放补贴。从那时候起,杨昌春就每天煮好中餐,用背篓送到学校,一直坚持到2016年中心学校为杉树坡小学统一送餐。


\
幼教志愿者在给刚睡完午觉的孩子们洗脸。


  平时宋长城到镇里开会,学校无人照看,杨昌春就到学校监督学生完成作业。有一次宋长城在镇上开会,深夜回家被毒蛇咬伤,杨昌春每天搀扶着他到学校上课。

  宋长城清楚地记得转正后第一个月的工资是298.5元,是未转正时候的3倍多。他给了双方父母各100元,给杨昌春90元,自己留了8.5元。因为他知道,没有家人的支持,他无法安心留守在学校。

  “我留下来,可以让更多的孩子走出去。”

  2008年前后,外出务工的待遇逐渐上涨,曾经背井离乡的村民纷纷“衣锦还乡”买车建房。那时候,他曾经的同行每天做木工活的报酬能超过100元。

  记者问宋长城:“这么多年,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出去闯一闯?”

  他说,想都不敢想,否则思想会抛锚。“社会在发展,人比人气死人,既然我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勇敢去面对。”宋长城的考虑很简单:“人人都想出去改善一下环境,那孩子们怎么办?”一个人留在村里,生活苦一点、日子清贫一点,但可以让更多的孩子走出去,带动家乡共同富裕。

  宋长城知道自己老了,想让孩子们接受更新的教育理念,多次向瓮溪镇学区办争取年轻教师,但所有的老师来看到杉树坡小学的环境后都离开了。2013年,大学毕业的王江霞作为特岗教师分配到杉树坡小学任教,看到她在山里孤苦伶仃的样子,杨昌春找宋长城商量:“人家一个20出头的姑娘,留在这里怕是会影响她的人生大事吧。”

  一年后,宋长城又向上级申请把王江霞调去中心学校,自己一个人留守。


\
杉树坡小学二楼的办公室,2013年王江霞在这里任教的时候,这里也是她的宿舍。


  如今任教于思南县第一小学的王江霞告诉记者,在杉树坡小学的时候,住在那栋1973年修建的木结构教学楼里面,不通自来水,洗衣服都要到山沟里面的小溪,“是宋老师夫妇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怀,否则我无法坚持下去”。

  思南县教育局学前教育工作负责人谭旻菊说:“宋老师是个热心人,他一方面希望有年轻老师来这里,让娃娃们接受更新的教育理念。一方面又不忍心让年轻人来这里吃这份苦,宁愿一个人坚守。”

  30多年,宋长城“守得云开见月明”,他教过的学生,有博士、有硕士,有教师、医生和大老板。村里通了水泥路,学校的环境焕然一新,瓮溪镇学区办为杉树坡山村幼儿园分配了幼教志愿者中心幼儿园的老师来这里帮扶。


\
杉树坡山村幼儿园的教室、厨房、餐桌和孩子们的集体卧室。


  “像这样的山村幼儿园思南县有216个,但能够默默坚守大山30多年的就只有宋老师一人。”思南县教育局党组成员、学生安全监督管理站站长黄朝宣说,“2016年,杉树坡村最后一批小学生全部进入瓮溪镇寄宿制学校就读,原计划撤掉这个教学点,但是由于孩子们太小,家长们负担太重,宋老师便主动申请留在这里。因为他的留守,山里孩子们才能享受到与城里的孩子平等的教育。”


\
杉树坡山村幼儿园“全家福”。


  如今的杉树坡山村幼儿园还有9个孩子,都是留守儿童。宋长城除了负责上课,还要管孩子们吃穿,他的脸上挂着一种“子孙满堂”的笑容。逢年过节,他都会收到各地学生们送来的祝福,没有人忘记这位留守大山的启蒙老师。



热门推荐

速读24小时:贵州招三千特岗医生 |

贵州招3000名特岗医生,补贴现金奖励住房。...[全文]

领导艺术:纪检干部要当现代“铁包公”

“清心”“直道”,坚固为人做事的根本。...[全文]

领导必读:论新时期共产党员的修养

在新的历史时期,加强共产党员的修养仍然是共产党员的必...[全文]

周末48小时:房价涨势有所放缓 |

一起来,速读周末48小时!...[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