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访谈首页 > 文字实录 > 吴玮:黔中水利枢纽工程最新建设进展 正文

吴玮:黔中水利枢纽工程最新建设进展

编辑:李涛涛   时间:2015-05-07   来源:当代先锋网   
  主持人:近段时间以来,贵州局部地区的春旱相当严重,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甘蔗当柴做饭”的揪心情况。俗话说,“久旱逢甘霖”,据悉,我省黔中水利枢纽一期工程具备下闸蓄水条件,即将下闸蓄水,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瞬间就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今天,贵州省人民政府网和当代先锋网特别邀请到了贵州省水利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副总经理吴玮,就黔中水利枢纽工程的有关情况作在线专访。下面,有请吴总。

  主持人:您好,吴总。

  吴 玮: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好!很高兴能通过贵州省人民政府网和当代先锋网为大家介绍黔中水利枢纽工程的相关情况。

  

  主持人:有报道说,黔中水利枢纽工程从设想到建设,前前后后历经了半个多世纪。吴总,这是真的吗?

  吴 玮:是的!自上个世纪50年代末起,我省水利部门就提出了“引乌江上游三岔河水润泽黔中”的构想,直到2009年11月,黔中水利枢纽一期工程才得以动工修建,前前后后确实经历了50多年。

  主持人:这么说,黔中水利枢纽工程承载着几代贵州水利人的梦想和黔中人民半个多世纪的期待。请你给大家介绍一下黔中水利枢纽工程的基本情况。

  吴 玮:好的。黔中水利枢纽工程,是贵州首个大型跨地区、跨流域长距离调水工程,是西部大开发我省的标志性工程,也是贵州水利“十一五”规划的龙头项目。工程位于我省中部地区,涉及贵阳、安顺、六盘水、毕节和黔南5个市州、10个县(区、特区)。工程主要以灌溉、城市供水为主,兼顾发电、县乡供水、人畜饮水等综合利用。

  黔中水利枢纽由水源工程、灌区工程、城市供水工程3大块组成。其中,水源工程由枢纽大坝、泄洪系统、坝后电站、灌溉取水系统等组成;灌区工程由输水渠系工程和田间工程组成;城市供水工程由贵阳供水工程和安顺供水工程组成。水源枢纽大坝位于乌江上游三岔河中游,说具体一点,就是六枝与织金交界的平寨河段。平寨水库总库容10.89亿立方米,坝后电站和渠首电站总装机140.2兆瓦。该工程分两期实施。一期工程概算总投资73.04亿元。截至今年4月底,工程已累计完成投资66.67亿元。

  主持人:黔中水利枢纽一期工程即将下闸蓄水,这对我们每一个贵州人来说,都是一件大事、一件好事,更是一件喜事。该工程在我省经济社会发展中处于什么战略地位,有何重要意义呢?

  吴 玮:黔中地区自古以来就是贵州的战略要地,是我省城市最密集、人口最集中、交通最发达、工业基础最好、耕地资源集中成片的地区,是我省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中心,交通便利、旅游资源丰富,处于贵阳—安顺—六盘水经济大动脉中心区域,是长江流域和珠江流域生态屏障建设的重心区,也是贵州省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区,也是发展基础好、发展潜力大的地区,在贵州省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由于该地区地处云贵高原苗岭宽缓山脊、两江分水岭河源地带、岩溶强烈发育的山区,具有山高谷深水源低、雨多水少不易蓄、坡陡土薄函水弱、旱灾频繁单产低等特点,水资源开发难度大,降雨量时空分布不均等原因,可利用的水资源非常紧缺,加上水利投入长期欠帐,水多、水少、水脏、水浑四大水问题较为突出,工程性缺水成为制约黔中地区发展的瓶颈。

  黔中水利枢纽一期工程建成后,可解决贵阳市2020年城市供水,贵安新区部分供水,以及六枝、普定、镇宁、关岭等7县42个乡镇51.17万亩农灌用水、5个县城和36个乡镇供水、农村41.8万人和31.5万头牲畜饮水,年调水量达5.5亿方;二期工程涉及贵阳、安顺和黔南州,主要是解决贵阳市2020—2030 年新增城市供水,以及镇宁、平坝、长顺等 4 县部份区域的农灌用水和人蓄饮水,年调水量 1.91 亿方。工程全面竣工后,长期以来制约黔中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工程性缺水问题将得到有效解决。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黔中水利枢纽工程是黔中地区生存和发展的生命线工程,是持续发展水利项目和工业反哺农业的基础设施工程,对于改善民族地区生存、遏制区域水环境继续恶化、保障退耕还林成果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正如克志书记所强调的,黔中水利枢纽工程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民生工程、德政工程和强省工程。

  另外,黔中水利枢纽工程是我省建设的第一座大型水利枢纽工程,对今后我省建设大型水利枢纽工程尤其是在工程的建设管理、立法保护等方面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主持人:作为重大的民生工程,黔中水利枢纽工程在开工前都作了哪些准备工作,又是怎样分步实施的呢?

  吴 玮:作为一项投资金额大、建设周期长、技术难度高、涉及范围广、牵涉部门多的民生大工程,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在国家水利部的关心帮助下,在省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开工前,主要抓了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工程审批立项。2008年启动了工程立项审批工作,当年11月26日获国家发改委批准项目建议书;2009年9月30日获国家发改委批准可行性研究报告,当年10月30日省发改委批准了初步设计报告;2010年10月工程正式开工建设。二是项目法人组建。工程立项审批后,省委、省政府成立了黔中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管理局作为项目法人,负责该工程的建设管理。2009年11月17日,黔中建管局挂牌成立,设立了建设处、水库水资源处、安全生产处、总工办等10个处室,组建了水源、总干渠和桂松干渠3个工程建设管理部,负责各工程区的现场建管工作。2011年10月,省委、省政府在黔中建管局的基础上组建贵州省水利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负责包括黔中水利枢纽工程在内的全省大中型骨干水源工程的投融资和建设管理工作。三是启动移民工作。该工程的征地移民工作实行政府领导、分级负责、县为基础、项目法人参与的管理体制,总体由省生态移民局牵头,各市州及有关县(区、特区)负责实施,黔中建管局负责资金筹措并参与相关协调。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2010年4月22日,黔中建管局与省移民局签订了《黔中水利枢纽一期工程输配水区征地补偿拆迁安置投资预付款协议》,由此就拉开了黔中工程征地移民工作的序幕。

  主持人:我们知道,贵州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岩溶地区,建设如此之大的工程,遇到了哪些困难和挑战?又是怎样克服这些困难的呢?

  吴 玮:工程的建设确实存在许多困难、面临很多挑战。贵州是全国唯一无平原支撑、以岩溶地貌为主的典型山区省。如此一来,要穿越崇山峻岭修建一条148公里长的“人工运河”,还要尽可能满足沿途的人畜饮水和农田灌溉问题,更具有挑战性,水利部水规总院副总工程师关志诚也曾感叹:“贵州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地质条件,搞大型水利工程难度非常大。在某些方面的施工难度甚至超过了‘南水北调’工程”。

  工程建设主要存在“三大难题”:一是水库的防渗处理难度大。刚才我讲,平寨水库总库容10.89亿立方米,坝高157.20米,正常蓄水位的水域面积有22平方公里、回水长度达40公里左右,不仅水域面积大,而且处于典型的喀斯特岩溶地区,地质条件复杂、岩溶发育,水库的防渗处理工作非常艰巨,特别是库首的防渗处理工作,其防渗帷幕投影长度约3.2公里、最大防渗深度240米、防渗面积达37.3万平方米、灌浆总进尺25.7万米,工程量非常大。防渗帷幕布置在地下、是隐蔽工程,为了控制好施工质量,我们采取“设计—施工—设计”的动态管理模式,同时委托有资质的检测单位进行跟综检测与评价,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难题。二是泄洪系统的抗冲消能难度大。平寨水库枢纽区山高谷深,地形陡峭、地势狭窄,水库的泄洪系统采取地下洞室布置,设计下泄流量大,流速更是达到了30米每秒,因此,水流的冲磨气蚀,以及闸门的流激振动对建筑物和山体破坏性非常大。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我们与设计单位反复研究,并委托了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水利部水规总院等国内一流的水力学科研单位,进行模型试验和咨询,有效地解决了这一难题。三是高大跨渡槽建设难度大。你想,148公里长的干渠要“穿山越岭跨深谷”,而水渠、水流不象公路那样,能“爬坡上坎 ”,下行的坡度也不能太大,从专业技术角度讲,我们设计的坡度在二千分之一和五千分之一之间,全程布置渡槽56座、总长度达18公里,其中,单跨达200米、跨高120米的龙场渡槽,以及采用连续刚构、单跨长180米的徐家湾等四座渡槽,在国内水利行业尚属首例。在施工过程中,我们委托水利、公路等行业的专业机构安全监测,并邀请国内知名专家技术把关,目前,几座渡槽的主体工程已基本完工。

  当然,在工程建设中,难免还有一些无法预估的困难和问题。在国家相关部委的亲切关怀下,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再难,也难不倒我们。为了发展民生水利,为了贵州人民同步奔小康,为了确保工程早日完工,从始至终,我们都充满了信心,哪怕是艰难险阻,我们也会勇于克服、勇于探索、勇于攀登。有句俗话说得好,“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这些困难并未阻碍我们水利工作者的前进步伐,特别是那些战斗在一线的水利建设者们,他们长期在那里默默的奉献着、探寻着、奋斗着,他们不畏艰险,不辞劳苦,一次又一次的从实践到理论,从理论到实践,一次又一次的攻破了天险与难关,他们有的在工程上相识相知相爱并走在一起,他们有的把家搬到了工地驻地,他们有的把小孩转到当地的学校读书,很多建设者管理者远离家乡、长期与水泥砂浆为伍、以钢筋机械为伴,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献身、负责、求实”的水利精神,彰显了“不怕困难、艰苦奋斗、攻坚克难、永不退缩”的贵州精神,他们为贵州的水利事业烙上了最鲜明的时代印迹。

  主持人:吴总,如此重大的水利工程项目,在施工过程中如何保证工程质量及安全?目前,已经建设完成的工程质量如何呢?运用了哪些新工艺、新技术?

  吴 玮:我们始终坚持“质量为本、安全第一”的管理理念,严格执行工程建设中的“四制”,建立健全了施工单位的保证体系、监理单位的控制体系、项目法人的检查体系、以及政府的监督体系,工程开工建设以来,各体系运行良好有效,工程质量及安全均处于受控状态。不久前,枢纽工程刚刚通过了蓄水阶段验收,共验了78个分部工程,合格率100%,优良率为82%。评定的单元工程7302个,合格率为100%,优良率为87.5%。

  工程建设中,关于新工艺、新技术的运用问题,我们在技术上有很多新的创造和突破,有些在国内外水利建设中都属首创。你想,难度系数这么大的工程,科技支撑肯定是首当其冲,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嘛!近些年来,随着科技不断发展,工程建设中新工艺、新技术不断出现,在黔中水利建设中也得到了广泛运用,如渠道防渗采用的涂刷水泥基、聚脲,采用聚硫密封胶嵌缝,如人工机制砂在高标号混凝土中的应用,如连续刚构渡槽的挂蓝现浇混凝土施工工艺,如帷幕灌浆施工中采用了智能控制等等,数不胜数。在此,我重点介绍大坝填筑中采用的智能碾压控制系统。平寨水库拦河坝是一座混凝土面板堆石坝,坝高157.5米,填筑量520万立方米,为了控制好坝体填筑质量,施工中引进了智能碾压控制系统监管压实过程,替代传统的监理人员旁站监督,实现了远程实时监控、不留死角。系统是利用GPS定位,对大坝填筑中的铺料厚度、碾压遍数、行走速度、搭接宽度、压实度等过程数据实时收集,并利用无线技术传送至网络,碾压结束及时生成报表。该技术的使用在水利建设中尚属首次。

  主持人:在一般人看来,搞工程,特别是大型工程,可能会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不利影响。黔中水利枢纽在环境保护、水土保持和水资源保护等方面都作了哪些工作?目前成效怎样?

  吴 玮: 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听取贵州工作汇报时,要求贵州要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省委书记赵克志强调:“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陈敏尔省长在深入黔中工程调研时也明确要求,要把兴修水利和造林绿化作为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的大事,要把这两件事关长远、惠及民生的大事办实办好。

  按照省委、省政府的要求,黔中水利枢纽工程从开工建设到下闸蓄水,每一个标段,每一个环节,我们都坚持把工程建设与环保水保、水资源保护有机结合起来,并作为一项基础性和重要性的工作来抓。

  首先是环境保护问题。我们做到了“五个到位”:一是顶层设计到位。经我国环保专家论证、环保部批复的《黔中水利枢纽一期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是工程建设与环境保护的纲领性指导文献。二是制度落实到位。我们编制完成了《黔中水利枢纽工程环境保护管理办法》、《环境保护管理工作流程》等管理制度,有力地指导了工程环境保护工作的开展。三是督促检查到位。坚持每年组织1—2次工程环保专项检查,从内部管理上配合外部管理加强日常监管,对检查中发现的问题及时跟踪、整改。工程开工建设5年多来,从未发生过环境污染事故或因环境问题受到群众投诉。四是调查研究到位。在下闸蓄水的前一年,我们就提前谋划,开始开展环保验收工作,按照每个阶段的环保重点及要求,一一对照检查落实,并委托专业机构对各项环保措施的落实情况及工程现场的环境影响进行全面调查,编制了《黔中水利枢纽一期工程蓄水阶段环境保护专项验收调查报告》。五是专家审核到位。前不久,国家水利专家验收组对工程发电取水口和灌溉取水口分层取水进行现场验收,各种指标均达标,得到了专家们的一致好评。

  这一系列措施,无疑为工程竣工和环境保护验收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更让我们增强了继续做好工程的环境保护工作的信心。

  其次是水土保持问题。我们注重“两个结合”,即“管控”结合。一方面,委托专业机构对工程施工过程中的水土保持进行监测、监理,在水土保持措施的落实上,统筹安排并优化设计,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水土流失防治体系。另一方面,在施工过程中,我们坚持“不破坏就是最大的保护”理念,尽量保持原貌,减少扰动地表,严格要求施工单位在弃渣处理上“先拦后弃”,坚持分层处理,营造良好的施工环境。工程建设以来,从未发生过因工程建设而造成水土流失的危害事件。针对黔中枢纽大(一)型水利工程,做到这一点是极其不易的。

  第三是水资源保护问题。我们做到“六措并举”抓落实。一是开展课题研究。工程开工时就委托贵州大学对黔中水利枢纽工程的水质变化进行课题研究,有针对性地制定污染控制措施,实现流域内生态环境的持续改善。二是搞好划分工作。目前,《黔中水利枢纽工程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分技术报告》已通过技术审查,拟报送省政府批复。三是推动立法保护。《贵州省黔中水利枢纽工程管理条例》已于2015年1月15日省十二届人大13次会议通过,自2015年3月1日起施行。这是我们省第一个为大型水利工程立法保护。四是争取资金扶持。向国家积极争取水资源保护和生态建设、石漠化治理“三位一体”的项目资金,搞好综合治理,真正做到涵养水源、保持水土、净化水质,构建良好的生态屏障。截止2015年3月底,我们配合林业主管部门及地方政府,实施水源涵养绿化共计29万亩。五是发挥监督作用。充分利用法律监督、民主监督、媒体监督等形式,加强对水资源的保护与管理。2011年至2013年连续三年均有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黔中水利枢纽工程的水资源保护工作”提出议案提案,这对于保护好水资源和我们的工作开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六是加大宣传力度。通过制发手册、运用媒体宣传等多种方式,进一步加大对水资源的宣传保护力度,在广大人民群众中掀起一股“用水、爱水、护水”的热潮。

  主持人:这项工程投资大、标段多,建设工期长,如何从工程招投标到建设管理确保资金安全和干部安全?

  吴 玮:在工程建设过程中,我们严格加强工程招投标以及工程建设的监督管理。针对工程投资大、标段多、工期长,社会关注度高的特点,我们成立了专门的招标管理机构,建立了《工程建设招标管理办法》、《招标代理机构抽签管理办法》、《招标代理机构考核管理办法》等管理制度。招标工作坚持“公开、公平、公正、科学、择优”的原则,严格按照国家和行业招投标管理程序,招投标活动均按规定进入贵州省水利工程建设有形市场,全过程接受水行政主管部门的行政监督和省监察厅驻水利厅纪检组的行政监察。工程中标后,按照“一岗双责”的原则,与中标单位层层签订廉政责任状;工程建设期间,我们还与省检察院和工程沿线检察机关建立了联系制度,定期开展警示教育,层层签订廉政责任状,加强预防职务犯罪工作,从制度上确保“工程安全、生产安全、资金安全、干部安全”。

  主持人:水利大工程都会涉及到移民搬迁,而移民工作又号称“天下第一难事”。请您介绍一下,黔中水利枢纽工程的移民情况以及移民安置等情况。

  吴 玮:省委、省政府始终把移民搬迁安置工作作为工程建设中的一项特别紧迫、非常重要的政治任务在抓。工程一开工,就积极动员各方力量,汇集八方资源,加强组织领导,健全工作机制,明确职责任务,强化督促检查,广泛宣传发动,精心组织实施,克服种种困难,化解重重矛盾,全力推进移民迁安工作,圆满完成了各个阶段的工作任务。目前,已搬迁移民10837人,占规划搬迁移民总数的97.6%。

  移民搬出后,党和政府就把工作重心转向后期帮扶上,大力推进“强村富民”战略,“一村一品”的产业格局已初步形成,集体经济日益壮大。移民区社会和谐稳定,初步实现了“搬得出、稳得住、能发展、可致富”的目标。

  的确,移民难,难在他们离开了祖祖辈辈生活的故土,难在他们离开了难舍难分的亲朋邻舍,难在他们对今后生产生活的担忧与顾虑。然而,在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的大局面前,他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劳动人民的朴实与担当。他们舍小家顾大家,正如河南省南水北调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刘正才在谈及移民问题时所说的:“他们扒掉祖祖辈辈居住的房屋,锯倒房前屋后的树木,卖掉自己亲手养大的牛羊;他们在残垣断壁前吃下最后一顿晚餐,他们在故居前留下最后一张照片,他们在祖宗坟前泪洒衣衫……”

  在移民搬迁过程中,他们纷繁复杂的心情,各种各样的担忧,我们非常能理解。在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和帮助下,他们的安置费用得到了及时补偿,新建住房得到了合理规划,产业发展得到了有效扶持。于是他们的心结被打开了,顾虑也减少了,生产生活已逐渐步入正轨,据了解,绝大多数移民的日子都比以前过得好。

  在上千个日日夜夜纷繁复杂的移民迁安过程中,还有我们各级移民干部为了做好移民工作,他们兢兢业业,精益求精,不怕吃苦,不怕劳累,不怕困难,不计个人得失,“五加二,白加黑”忘我地工作,不知渡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洒下了多少辛勤汗水;他们坚持原则,严格执行国家方针政策,廉洁奉公,拒腐不沾。他们的工作精神感人至深,成为激励我们干好工作的宝贵精神财富,他们为黔中水利枢纽工程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我们应该为他们点赞。

  主持人:下闸蓄水之后,接下来还有哪些工作要做?

  吴 玮:下闸蓄水是黔中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的新的里程碑,也是工程建设新的起点,为让工程尽早发挥效益,接下来,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一是抓紧进行平寨、渠首2个电站建设。目前平寨电站首台机组已安装完毕,争取今年10月份对电站进行调试,力争早日发电、早日产生经济效益。二是抓紧进行干渠建设。尤其是高大跨渡槽等节点目标任务的完成,力争早日向贵阳等地供水。三是抓好支渠建设的落实。黔中水利枢纽一期工程输配水区除总干渠、桂松干渠外,还有25 条总长度为247.44千米的支渠以及51.17万亩范围的田间配套工程,由于支渠建设点多、面广、战线长,建设任务仍十分艰巨。四是黔中水利枢纽即将进入生产准备阶段,尽快组建运行管理机构,立即开展工程调水、发电、灌溉的准备工作是当务之急。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可能也是网友最关心的问题。该工程受水范围广,水质如何保障?水量如何调配?水价会不会过高,老百姓能喝得起吗?

  吴 玮:的确,你说的这三个问题,都是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也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首先是水质问题,为了保证贵州省首个大型长距离调水工程的水质安全,我们从工程建设之初就启动了黔中工程管理的立法工作,《黔中水利枢纽工程管理条例》于2015年1月15日省十二届人大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3月1日颁布实施,《条例》明确建立黔中水利枢纽工程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对工程水质监测管理、检测体系、水污染防治等进行了规定,为工程水质提供了法律保障。水源区已同步采取退耕还林、石漠化治理、污染企业关停、城市污水处理等措施,输水渠道两侧已分别设置外延5米的保护区域。其次是水量如何调配的问题,我们将按照“先生活、后生产、再生态”的原则和省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下达的年度用水计划进行调配。至于水价会不会过高,老百姓能否喝得起水的问题。我认为,黔中水利枢纽工程测算的原水价格远远低于全国同类调水工程的价格。供水价格将由省人民政府价格行政主管部门会同水行政主管部门,按照“补偿成本、合理收益、公平负担”的原则确定。请大家放心,工程通水后的水价一定是在老百姓承受范围之内的。

  主持人:网名叫“高温奶茶”的网友问了, 正式下闸蓄水的时间大概会是多久?为什么不现在开始蓄水呢?

  吴 玮:这个问题比较专业,黔中水利枢纽按照设计的要求,在导流洞下闸封堵有一个最佳时段的选择,刚才我介绍了,黔中水利枢纽是一个157.20米高的一个大坝,总库容接近11亿立方米,按照设计我们选择了一个最佳时机,就是3月中旬到4月初,这么大的水库它有一个很大“死库容”,现在水位到今天为止比河床要高大概30多米,已经蓄水了有3000多万方。按照规范和水规总院对我们大坝安全鉴定做的要求,我们要分级蓄水,因为我们需要进行各种原型观测,以及对大坝和防渗帷幕要有一个检验的过程,因此整个蓄水要历时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蓄满。我们计划在明年的汛前达到设计的最高水位。

  主持人:今天的“在线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感谢吴总!感谢网民朋友们的关注。下期节目再见!

  吴 玮:谢谢主持人,谢谢广大网友对黔中水利枢纽工程的关心和大力支持。

版权所有、主办单位:贵州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联系我们

贵州省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闻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黔ICP备09000803号-5 Copyright @ 2003-2013 DDCPC.COM 当代先锋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贵州省委当代贵州杂志社主管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