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潘洪其:官员个人事项公开改革亟须加快进行

作者:潘洪其 编辑:田旻佳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3-11-30 10:37:52

\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近日刊登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解读文章《如何进一步健全反腐倡廉法规制度体系》。文章指出,要着力健全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等制度,推行新提任领导干部配偶子女从业、财产、出国(境)等有关事项公开制度的试点,建立健全对国家工作人员配偶子女移居国(境)外的管理制度。
 

  官员配偶子女从业、移居国(境)外、收入财产等个人事项,从公民权益角度看属于个人隐私,但官员不是普通公民,其个人事项很可能与行使公权力产生各种联系,因此需要对官员隐私权进行必要的限制,将官员配偶子女从业、移居国(境)外、收入财产等个人事项向社会公开。在许多法治发达国家,官员个人事项向社会公开,为舆论监督和公众监督提供便利条件,已成为一条行之有效的反腐败经验。近年来,我国逐步建立起较为成熟的官员个人事项报告制度,中央先后出台《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重大事项的规定》(1997年)、《关于省部级现职领导干部报告家庭财产规定》(2001年)和《关于党员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2006年)等一系列党纪政纪条规。这些条规中,官员个人事项只要求向上级部门申报,勿需向社会公开;官员需要报告的个人事项,不包括官员配偶子女从业、移居国(境)外等情况,报告的内容也勿需向社会公开。在法律层面,《公务员法》(2006年)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2008年)未对官员个人事项报告作明确规定。
 

  “无公开则无知情,无知情则无监督”,要加强对官员行使公权力的监督制约,官员个人事项需要从向上级部门报告,由上级部门内部掌握,发展为通过多种形式向社会公开,使公众可以通过一定渠道查询、知晓,才能达到通过监督官员个人事项、“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的目的。在推行官员个人事项报告制度的基础上,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首次提出,“推行新提任领导干部有关事项公开制度试点”,这是我国反腐败制度建设的一个新突破,对全面建立官员个人事项公开制度,健全反腐倡廉法规制度体系,具有特别的重要意义。
 

  推行新提任官员个人事项公开制度试点,是建立官员个人事项公开制度迈出的第一步。个人事项公开试点先拿新提任官员“开刀”,或许会受到“不敢大刀阔斧搞改革”、“专拣软柿子捏”之类的批评。这些多有意气用事的成分,却也反映了新官个人事项公开制度的“功用”所在。官员个人事项公开改革之所以迟迟不能启动,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这项制度将不可避免触及一些官员的实际利益,并可能将少数官员的“灰色人脉”、“灰色财富”曝光于世,因此将引起他们的强力阻挠和反弹。既然一些官员对个人事项公开抱有怀疑和抵触情绪,而这项制度一旦全面实施,很多环节和程序又必须经过官员之手来完成,这样一场由官员“主刀”、拿官员“开刀”的改革,很难想象能轻易成功。鉴于此,有必要先从少有历史包袱的新提任官员身上“开刀”,由点到面推行官员个人事项公开改革,这样既能有效减轻改革的阻力,又能使改革顺利启动并逐步运行起来。
 

  从新提任官员入手推行官员个人事项公开制度,体现了以增量改革带动全面改革的战略思路。改革启动、运行之后,当局部试点取得积极成果,就应当适时扩大试点范围,提高试点层级,努力创造和完善相关基础条件,加快将改革试点扩大为覆盖整个官员群体的全方位改革。随着新提任官员个人事项公开改革深入推行,公开个人事项的新提任官员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新提任官员也逐渐变成“老官”,不断扩大的增量改革将成为势不可当的强大洪流,推动官员个人事项公开制度全面开花结果。